博物地理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博物

博文

不全化石证据拼凑出的企鹅起源说 精选

已有 2926 次阅读 2021-4-26 00:31 |个人分类:鸟的天堂|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企鹅的起源,是个十分令人迷惑的问题。因为在南半球的各大洲(这些陆块几乎都是由冈瓦纳古陆瓦解而来),几乎都出土过企鹅或类似企鹅的鸟类化石。然而,如同所有鸟类化石一样,它们珍贵而稀少(鸟类遗体形成化石的条件十分苛刻),目前所掌握的化石材料虽然十分零碎——那些大的和小的、高的和矮的、胖的和比较胖的、长嘴的和短嘴的……还很难拼凑出一棵清晰、完整的“企鹅进化树”出来,但根据这些遗骨所在地层的不同,根据这些地层沉积的时间先后,人们还是能够看出一点端倪,它们似乎经历了一个从小到大,再到小的过程。

JPG格式草图-企鹅的进化 拷贝.jpg

左→右

曼纳林威马努企鹅 Waimanu manneringi 6200万年前,0.75米

秘鲁大企鹅 Perudyptes deviesi 4200万年前,0.9米

卡氏古冠企鹅 Palaeeudyptes klekowskii 3700至4000万年前,1.6米

帝企鹅 Aptenodytes forsteri 现生,1.3米

白眉企鹅 Pygoscelis papua 现生,0.6米

被科学界所公认的、被发掘出的第一块企鹅化石是在新西兰南岛卡卡努伊附近的石灰岩层中找到的。那是在1848年底,一个叫沃尔特·曼特尔(Walter Mantell)的政府工作人员在旅行时获得的。化石是一块鸟类踝骨(不全,缺少一个滑车或脚趾的突出部分),后来这块化石被送到英国,到了有“达尔文斗犬”之称的英国著名博物学家托马斯·亨利·赫胥黎(Thomas Henry Huxley)教授手里,他惊喜地发现,这块踝骨属于一种未知的远古企鹅,生存年代距今2300万年,他将其命名为Palaeeudyptes antarcticus,意思是南极的有翅潜水者,并于1859年3月发表在《地质学会季刊》上。发现了极不完整的化石标本,产生出的最大问题就是给了人们广阔的想象空间,根据踝骨粗壮的程度,当时的人们猜测这只企鹅活着的时候可达8英尺(约2.4米),但通过现在我们已经收集的古企鹅骸骨来看,这个数值被大大高估了。

古冠企鹅属与今天帝企鹅属的体型对比.jpg

古冠企鹅属(下)与今天帝企鹅属的体型对比

而后的100多年中,人们又在新西兰、澳大利亚、南美洲和南极洲相继发现了20余种古企鹅,时间跨度从古新世中期至渐新世末期(约6000万—2300万年)。到了20世纪80年代,好运气再一次降临到美丽而宁静的新西兰南岛,距离基督城以北约65千米的地方,有一条叫作怀帕拉(Wapara)的小河,新西兰地质调查局的布拉德·菲尔德(Brad Field)在被河水切断的地层中找到了一层含有黑色泥沙的海洋沉积物,这层沉积物距今已有6000多万年了,距离恐龙灭绝的中生代不久。他以其敏锐的专业素养在那层沉积物中又发现了珍贵的企鹅化石,随即交给了新西兰奥塔哥大学地质系教授伊万·福迪斯(R.Ewan Fordyce)研究。1990年,他和克雷格·琼斯发表了有关这些化石的一些情况,但遗憾的是,这些化石材料还是不足以描述出这种神奇动物的更多细节。随后,坎特伯雷博物馆的古生物学家艾尔·曼纳林( Al Mannering)在这个层位中又发现了更多的古新世企鹅化石,越来越多的化石证据为福迪斯教授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持,很快,他的研究生安藤达寿(Tatsuro Ando)博士对这些化石进行了更为深入的研究,随后联合发表了更为详尽的报告,确认出这些化石是迄今为止人类所发现的企鹅科鸟类中最古老的一个新属,定名为威马努企鹅属(Waimanu),属名所用单词“wai-manu”来源于当地毛利人的语言,意为“水里的鸟”,为表彰艾尔·曼纳林所做的工作,第一个被发现的威马努企鹅属物种被称为曼纳林威马努企鹅(Waimanu manneringi),生存时间为古新世中期,距今约6200万年至6000万年。

曼纳林威马努企鹅.JPG

曼纳林威马努企鹅复原图

与现代企鹅相比,威马努企鹅具有很长的颈和喙,有更为复杂的翅膀,就像现生鸟类那样,可以折成三叠收在两胁。从这样的翅膀和它肥硕的身体,我们可以判定,它们已经放弃了飞翔的权利,转而向水中发展。这个样子有点儿像加拉帕戈斯群岛上的弱翅鸬鹚,由于饵料丰富、没有天敌的缘故,它们主动放弃了天空而转身投向大海的怀抱,翅膀虽然还保留着飞鸟的外形,却变得短小孱弱,不堪飞翔。以上证据,有力地说明了企鹅也是由飞鸟进化而来,彻底打破了有些人说企鹅翅膀由爬行动物的前肢进化而来,根本就没有过飞行经历的论调。(博物地理 段煦 文/手绘)

实验-2 拷贝.jpg

现生的白眉企鹅在水中游弋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458-1283752.html

上一篇:自然圣地探索:海鸟之国与鸟蛋之争
下一篇:我居然在北极苔原上观察到了兰花

11 黄永义 李剑超 张晓良 信忠保 白龙亮 杨正瓴 陈峰 闻宝联 李毅伟 尤明庆 易雪梅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5 19:3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