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安年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黄安年 我的博客宗旨:学术为公、资源共享、实事求是、与时俱进。

博文

王少石篆刻 冯其庸题评《红楼梦印谱》(增订本)提要

已有 872 次阅读 2022-1-24 11:12 |个人分类:书目提要评论(07-11)|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王少石篆刻 冯其庸题评《红楼梦印谱》(增订本)提要

黄安年推荐  黄安年的博客/2022年1月23日发布(第29234篇)

书名:         红楼梦印谱(增订本)

作者:          王少石篆刻、冯其庸题评

出版社:       复旦大学出版社

责任编辑:     顾雷

装帧设计:     马晓霞

题签题字:     沈裕君、启功、许麐盧、冯其庸、刘开渠

发行:         复旦大学出版社

印刷:         上海市丽佳制版印刷有限公司

出版时间:     202111月第一版

印刷时间:     202111月第一次印刷

开本:         787X 960毫米 16开

定价:         200

页数:         284

字数:         16.9万

ISBN         978-7-309-15913-4/J 462

 

感谢王少石先生惠赠吕启祥和黄安年。1231909 他在微信中告诉我

增订本好在:

●冯先生四序资料全备。

又增加恩师许麟庐序。

●封面用沈裕君先生篆书题签,是许麟翁生前所嘱。显得古雅。

●印章原大。

●有印文及边款释文。

●附录有文献价值,记载的很明白。

●精装。

 

《增订本》详情请见王少石先生在科学网的博文,迄今该文访问量已近4.8万多人次:《紅樓夢印譜》(增訂本)

已有 48477 次阅读 2022-1-13 21:54 wangshaoshi的个人博客分享http://blog.sciencenet.cn/u/wangshaoshi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3419963-1320932.html

紅樓夢印譜》(增訂本)簡介

復旦大學出版社202111月出版的王少石篆刻、馮其庸題評的《紅樓夢印譜》(增訂本),是繼1986年江蘇古籍出版社本之後的一種精裝新版《紅樓夢印譜》。由沈裕君、啟功、許麟廬、馮其庸、劉開渠題簽題詞。馮其庸先後作四序,許麟廬作一序。分為五卷,收印212方。卷一:卷首印(2)、書名印(5);卷二:人名印(102);卷三:大觀園景觀印(22);卷四:選句印(66);卷五:作者批者勘者印(15)。附錄一:馮其庸致王少石有關《紅樓夢印譜》的書信35通;附錄二:許麟廬致王少石有關《紅樓夢印譜》的書信19通;附錄三:《紅樓夢印譜》紀實。

《紅樓夢印譜》初序

□ 馮其庸

戊午(一九七八年)秋,予過竹簫齋訪麟廬翁,麟翁出《王少石印譜》示予曰:何如?予展卷驚而且駭,以為當世之俊才也,由是識少石。少石原名秉傑,皖之宿縣人,家貧,耕牧以自給。幼嗜金石書畫,及長見石濤、八大而心契焉。治印則出入秦漢,陶冶皖浙,於昌石、白石尤所心師,因自名為少石。客歲函請許麟翁,欲問予治印之事,予方校理《石頭記》,乃為謀曰:曷不作紅樓百印集以問世?麟翁聞之大喜,曰:此未經人道也。乃函少石,盡一歲之力乃成百印。每一印成,咸就教於許麟翁。今春復攜印稿入京。吾三人於竹簫齋中復一一詳加厘定,存其六七。今百印已成,少石書來問序於余,因述其因緣云爾。

庚申首夏薊門旅子江南馮其庸書於京華寬堂

●《紅樓夢印譜》再序

□ 馮其庸

 一九八零年六月,首屆國際《紅樓夢》研討會於美國陌地生市威斯康辛大學舉行,此譜予曾攜至陌城在大會展出,倍受國際紅學家之珍視,紛紛向予轉請求刻者日數起。今予歸國後,忽忽已三年,少石復揣摩精研,易其三之一,增若干方,是譜愈見精湛。嗣後陸續於國內外各雜誌發表,深獲同好者之讚譽。今重為訂正,都一百九十方,裝成三帙,以為定本。紅樓印譜,此為首創,亦紅學之佳話也。雪芹有知,當浮一大白乎。因補叙梗概如右。

馮其庸時寓黃石軒一九八三年十一月十六日午夜

●《紅樓夢印譜》三序

□ 馮其庸

戊午(一九七八年)秋,予過竹簫齋訪麟廬翁,麟翁出《王少石印譜》示予曰:何如?予展卷驚而且駭,以為當世治印之俊傑也,由是識少石。少石原名秉傑,皖之宿縣人,家貧,耕牧以自給。幼嗜金石書畫,及長見石濤、八大而心契焉。治印則出入秦漢,陶冶皖浙,於昌石、白石尤所心師,因自名為少石。曩歲函請許麟翁,欲問予治印之事,予方校理《石頭記》,乃為謀曰:曷不作紅樓百印以問世?麟翁聞之大喜,曰:此未經人道也。即函少石,盡一歲之力乃成百印。每一印成,咸就教於許麟翁。己未春,少石復攜印稿入京。吾三人於竹簫齋中復一一詳加厘定,存其六七。庚申六月,首屆國際《紅樓夢》研討會於美國陌地生市威斯康辛大學舉行,適此譜成,予乃攜至陌城於大會展出,倍受國際紅學家之珍視,紛紛向予轉請求刻者日數起。今予歸後,忽忽五更寒暑,少石復揣摩精研,易其初刻三之二,增若干方,是譜乃愈見精湛。今重為訂正,都一百九十方,分成五卷,以為定本。紅樓印譜,此為首創,亦紅學之佳話也。雪芹有知,當浮一大白乎,因叙其始末如右。

馮其庸叙於京華瓜飯樓中時乙丑(一九八五年)夏五蕉綠桃紅時節

●《紅樓夢印譜》四序

□ 馮其庸

吾友王少石治紅樓印十年而不覺其疲,且能自得其樂。一印往往磨之再三再四,而予猶未允,則再磨再刻,不厭其煩也。一九八零年予赴美參加國際紅學會,攜此譜展覽,見者恒摩挲不忍遽去。歸後又數改易,視前作已易其半,乃由江蘇古籍社刊行,並於哈爾濱國際紅學會上問世。與會者咸爭得此譜,一夕而馨。今又兩易寒暑,而少石又復增易其稿三之一,因請重為鈐拓,裝訂成帙,乃為題詩曰:

十年辛苦刻紅樓,一石磨成曆幾秋。

獨有癡人王少石,大荒山下待曹侯。

寬堂馮其庸題時戊辰(一九八八年)暮春於京華瓜飯樓

 

●《紅樓夢印譜》序

□ 許麟廬

少石初自皖來,以金石示予。觀其為人,一如漢印質樸敦厚,剛直不阿;觀其書畫刻,亦有大將風度。落墨奏刀,恰似持戈臨陣,咄咄逼人;經營佈局,頗如帥座軍帳,運籌帷幄。予愛少石人如金石,金石如人,乃直言不諱,對其書畫刻嘗加干涉,視少石為忘年之交,愛友、畏友、錚友也。好則勉之,不足則指疵。少石書畫刻日漸成熟,何訣竅之有?為人虛懷若谷,為藝苦心孤詣所致矣。凡古今得大成者,非這般人品藝品莫屬。予曾與紅學家馮其庸弟燈下撫歎,建議少石倘以《紅樓夢》人名、詩句為題治印,必蔚大觀。少石怦然心動,歸皖後閉門刻石,以面壁之功,禪心之靜,磨杵成針之勞,費時數載始成《紅樓夢印譜》。斯時,少石只知懷中石、手中刀,嚴冬不知風雪,酷夏不知蚊虐,磨了又刻,刻了又磨。予之先師齊白石先生曾有詩云:磨石書堂水亦災。少石想必銘記於心且心領神會。每有印成,必將印譜遙寄予與其庸弟。其庸與予把玩切磋,討論其章法佈局得失,再寄往少石。如此燕子來去,歲月更迭,不疲此道。觀少石印譜,陰文陽文,紅白之間,何處朱砂?何處心血?不免慨然萬端,良久唏噓。少石刻印汲秦璽、漢印以及元、明、清金石諸家之長,形成個人厚重蒼老之格調,識者玩味其印,當知予言不謬。是為序。

丁卯(一九八七年)中秋於雙鵝硯齋七十二叟許麟廬

 

●《紅樓夢印譜》後記

□ 王少石
一九七八年,予作一聯云:唯憐客遠是非少、但恨人忙謬誤多。從此在許麟廬、馮其庸兩先生關懷下潛心從事《紅樓夢印譜》之創作。越五個春秋,至一九八三年秋始得此譜。一九八零年交赴首屆國際《紅樓夢》研討會展出,收印一百二十方,時沈裕君老人尚健在,題為《紅樓百印集》,馮其庸先生敘之,即此譜之初稿也。
予嘗思雪芹如椽之筆,《紅樓夢》浩瀚精深,以予之淺見寡聞,欲以雕蟲之技治《紅樓夢印譜》,又豈敢輕言哉!及為黛玉、晴雯十易其稿,乃更知事非易易,而勤亦能補拙也。是譜雖未批閱十載,然增刪五次則過之。自初創至今,忽忽六年,其中甘苦,飲水自知。今雖譜成,卻是鏡中又添華髮,亦堪破顏一笑也。
一九八三年八月,予西遊龍門,登太華三峰,訪半坡、秦坑及漢唐諸陵,比歸,意有所得,復展是譜而審之,覺欲增改者夥矣,乃復刪之改之。譜成麟廬師披卷曰:“治印之道,難矣哉!囑予以百折不回之精神,繼續探討研究。予復以此譜詢之馮先生,先生復一一評議指點,予則隨指隨改。是故此譜之成乃得許、馮二公之教為多也。今以是譜公之於世,復得其庸先生賜序,石既感且愧,倘幸得作引玉之磚,予願足矣。謬誤之處,尚祈海內鑒家教之。
王少石記於黃石軒一九八四年三月七日

 

●《紅樓夢印譜》再記

王少石

今年6月間,予檢討歷年所刻《紅樓夢印譜》之印,覺一九八七年增刻之數十方不如人意,草率之作,斷然磨之。復整理是正,仍分為五卷,收印二百一十二方,較一九八六年江蘇古籍出版社出版之《紅樓夢印譜》多出二十二方。其中馮其庸先生所評之印計一百一十方,或談紅論藝,或褒揚拙作,或感世騁懷,不一而足,妙趣橫生。

一九八零年初夏,馮其庸先生為赴美展出之《紅樓百印集》作初序,一九八三年十一月,作再序;一九八五年五月,將前二序合而為江蘇古籍本《紅樓夢印譜》之序。一九八八年四月,第四次為《紅樓夢印譜》作序,即此本中之三序。《紅樓夢》(《石頭記》)早期抄本庚辰本每冊回目之後,均標明脂硯齋凡四閱評過,今其庸先生為《紅樓夢印譜》四次作序,乃予之幸矣。
恩師許麟廬先生,一九八七年為《紅樓夢印譜》作序,則予又幸甚矣。

一九九五年二月,廣東省某四家聯合發行《紅樓夢·中國郵票》一書,非法使用《紅樓夢印譜》部分印章,計五十二方次,誤作者為李少石,侵犯了我的著作權。一九九七年七月,人民法院對此侵權案作出判決,原作者王少石勝訴。《新華每日電訊》、《人民日報》、《法制文萃報》等十多家作了報導,稱之為我國首例篆刻藝術侵權案。

昔予憶及文化大革命結束不久,此譜初創之初而有《題菊》詩
當年潦倒似黃花, 
茅屋三間六口家。 
夜半燈窗人未睡, 
紅樓刻罷月輪斜。 
今增訂完畢復得詩一首:

紅樓皕印苦安排,

三十年來未忘懷。

何處此生多一夢,

大荒山上無稽崖。

王少石記於紅樓百印齋二零一六年七月三日雨夜

 

●《紅樓夢印譜》紀實

一九七七年底,王少石將專程從青田縣買來的青田石以大破小,打磨成石章料,在恩師許麟廬的指導下,創作了《毛澤東詩詞地名印譜》。

一九七九年五月十三日,許麟廬隨信寄出馮其庸給王少石的第一通信。
一九七九年六月,王少石將《毛澤東詩詞地名印譜》鈐印數冊後,將印面磨去,利用這批石章料,開始在許麟廬、馮其庸的指點之下,創作《紅樓夢印譜》。後攜印稿晉京,許、馮、王三人於竹簫齋中一一加以釐定。

《紅樓夢學刊》一九七九年第一期(創刋號)、一九七九年第二期、一九八二年第一期、一九八五年第二期、一九八九年第一期,發表王少石的《紅樓印選》。

一九八零年五月,《顰卿》、《寶釵》、《湘雲》、《鳳姐》四印參加第一屆全國書法篆刻展覽(國務院文化組·瀋陽)。

一九八零年六月,由沈裕君題簽,馮其庸作序的《紅樓百印集》收印一百二十方,馮其庸攜往在美國威斯康星大學舉辦的首屆國際《紅樓夢》研討會上展出。《金陵十二釵》印被與會各國代表當珍貴文物看待。

一九八零年九月,法國巴黎的紅學家拜訪馮其庸,見《紅樓百印集》愛不忍釋,馮其庸將一冊單本奉送。

一九八一年一月,顧平旦編《大觀園》書,扉頁發表王少石《大觀園》印,封面題字矛盾,扉頁題字啟功,封面畫戴敦邦,篆刻王少石。

一九八一年十一月,馮其庸訪問了美國哈佛大學、耶魯大學,兩大學圖書館均請王少石刻藏書章,並欲收藏《紅樓夢印譜》原拓本。

一九八一年至一九八五年,王少石繼續增刪紅樓印,計得二百方。

一九八二年四月,金庸將金陵十二釵印拓頁印入他所出版的《紅樓夢》。日本《新書鑒》雜誌發表《黛玉》印(款),日本書法家今井淩雪撰文介紹。

一九八三年,基本完成《紅樓夢印譜》之創作,十一月十六日馮其庸為《紅樓夢印譜》作再序。

一九八三年十二月,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香港分店出版馮其庸編著的《曹雪芹家世、〈紅樓夢〉文物圖錄》,扉頁發表王少石《紅樓夢》書名印六方。封面題簽馮其庸,扉一題簽朱屺瞻,扉三題簽沈裕君,扉頁刻章王少石。

一九八四年十月,馮其庸率中國文化代表團訪問蘇聯,《金陵十二釵》印受到極大的歡迎,冬宮博物館視得拱璧。

一九八五年五月,馮其庸將初序、再序合二為一,作為江蘇古籍出版社本《紅樓夢印譜》之序(實為三序)。

一九八六年五月,江蘇古籍出版社出版王少石篆刻、馮其庸題評《紅樓夢印譜》,作為哈爾濱國際紅學會的禮品。馮其庸題評、作序,沈裕君、啟功、許麟廬題簽。收印一百九十方:批語印二、書名印五、人名印八十六、齋名印二十、詩句印六十五、作者批者印十一。

《一九八七·紅樓夢檯曆》(文化藝術出版社)選用王少石紅樓印一百零二方。
一九八七年七月王少石再次增刪《紅樓夢印譜》。

一九八七年十月許麟廬為《紅樓夢印譜》作序。

一九八八年四月馮其庸為《紅樓夢印譜》作四序。

一九八八年六月,中國《紅樓夢》文化藝術展(中國藝術研究院·新加坡)展出:江蘇古籍本《紅樓夢印譜》、《紅樓夢印屏》原拓三幅。

一九九零年一月,《紅樓夢印譜》被收入《紅樓夢大辭典》。
一九九五年二月,發生《紅樓夢印譜》著作權案,廣東省某四家聯合發行《紅樓夢·中國郵票》一書,非法使用《紅樓夢印譜》印章計五十二方次,誤作者為李少石,侵犯了王少石的著作權。一九九七年七月,法院判決王少石勝訴。《新華每日電訊》、《人民日報》、《法制文萃報》、《文化週報》、《姑蘇晚報》、《新安晚報》、《書法報》、《中國書畫報》、《安徽工人報》、《江淮晨報》、《安徽法制報》、《安徽律師》雜誌、《消費報》等十多家報刊作了報導,稱為我國首例篆刻藝術侵權案

二零一六年六月,《紅樓夢印譜》增訂本完成,收印二百一十二方:批語印二、書名印五、人名印一百零二、大觀園景觀印二十二、選句印六十五、作者批者勘者印十五。
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六日,王少石將《紅樓夢印譜》原石二百一十二方、《紅樓夢印譜》(增訂本)稿本(包括電子版資料),捐獻給復旦大學圖書館(中華古籍保護研究院)。同時捐獻的還有馮其庸數序手跡、許麟廬序言手跡、許麟廬關於《紅樓夢印譜》創作的書信十八封、劉開渠關於《紅樓夢印譜》的書信一封、《紅樓夢印譜》著作權案件的相關資料。雙方協議書決定由復旦大學出版《紅樓夢印譜》(增訂本)。

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五日,復旦大學圖書館舉辦百年館慶·特藏展廳啟用儀式暨《印·紅樓王少石先生捐獻《紅樓夢印譜》印章展開幕式。

 

●王少石关于《红楼梦印谱》的诗

●《红楼梦印谱》增订后

2016.6.10

红楼皕印苦安排

三十年来未忘怀

何处此生多一梦,

大荒山上无稽崖。

●向复旦大学捐赠《红楼梦印谱》原石有感

2018.5.26

奏刀磨石印魂牵,

转眼人生四十年。

麟叟宽翁今不在,

北京无锡两长眠。

清风明月一床梦,

碧水浮云万里天。

复旦园中多学子,

来来往往应相怜。

●参加复旦大学图书馆百年馆庆特藏展厅启用仪式暨“印红楼—王少石先生捐献《红楼梦印谱》印章展”开幕式二首

(二○一八年十月十五日)

2018.10.15

黛玉印成衣带宽,

时当三十九年前。

京华相聚惠风畅,

鱼雁往来翰墨鲜。

瓜饭楼中知已待,

竹箫斋内老师传。

平生常作石头梦,

堪笑浮名一梦间。

痴心十载刻红楼,

老去自思无所求。

二百印章藏复旦,

九秋幽梦会曹侯。

抬头一片西阳好,

闭目几多风雨稠。

石破天惊成往事,

杜门抱膝隐庐州。

注:一九七九年六月,予在许麟庐、冯其庸先生关心下,开始创作《红楼梦印谱》。一九八六年五月,江苏古籍出版社出版王少石篆刻、冯其庸题评的《红楼梦印谱》,冯其庸作序,沈裕君、启功、许麟庐题签。二一六年六月,予完成《红楼梦印谱》增订本的审订工作,计收印二百一十一方:批语印二、书名印五、人名印一百零二、大观园景观印二十二、选句印六十六、作者批者印十四。二一八年五月二十六日,予将《红楼梦印谱》原石二百一十一方捐献给复旦大学(保存于中华古籍保护研究院)。

题复旦大学图书馆原拓本《红楼梦印谱》

2020.12.18

事非经过不知难,

十度春秋一梦圆。

艳艳朱泥思往事,

苍苍皓首忆当年。

宽翁已拜曹候去,

麟叟正参白石前。

今日相思何处寄,

夕阳望去总如烟。

复旦大学出版社出版《红楼梦印谱》(增订本)

2022.1.12

雨雪霏霏忆故人,

红楼印谱印痕新。

真真假假辛酸泪,

渺渺茫茫入世尘。

四十春秋石头梦,

半生潦倒布衣身。

今吾五卷行天下,

可哭西山黄叶村。

字,借韵。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3419963-1320932.html

另见《红楼梦印谱》作品选已有 2221 次阅读 2022-1-17 18:28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3419963-1321473.html

四年前,笔者的博文有1986年江苏古籍出版社版的详细介绍

王少石篆刻 冯其庸题评《红楼梦印谱》提要(一)

黄安年推荐  黄安年的博客/2017年2月21日发布

书名:           红楼梦印谱

      者:       王少石篆刻冯其庸题评

出版社:       江苏古籍出版社

责任编辑:       吴明墀,章耀达

装帧设计:        章耀达

封面题签:        启功

扉页题签:        许麟庐

卷首题签:         沈裕君

发行:           江苏新华书店

印刷:           淮阴新华印刷厂

出版时间:      19865月第一版

印刷时间:      19865月第一次印刷

开本:           787X 1092毫米

定价:            2.50

书号:          8354.014

      数:      135

    《红楼梦印谱》由王少石篆刻,冯其庸题评,且由启功、许麟庐、沈裕君三位先生分别题签,冯其庸先生作序,如今题签和作序的四位先生已经作古,《红楼梦印谱》不仅弥足珍贵而且成为我们永远的纪念。《红楼梦印谱》自1986年出版以来多次增补。初稿收印120方。这里发布的是依据1986年版选登的,不按顺序编排。感谢王少石先生的奉献,也为了缅怀冯其庸先生。

照片(一)26张,(二)26张,(三)26张,(四)15张,选自《红楼梦印谱》。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415-1034962.html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415-1034966.html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415-1034975.html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415-1034996.html

 

百度介绍(摘要)

王少石,194011月出生,安徽宿州市人。原名秉杰,号睡盦、红楼印痴、石叟等。室名红楼百印斋黄石轩九砚楼三缘堂百宋斋等。1964年毕业于合肥师范学院中文系。原宿州市书画院院长、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安徽省书法家协会艺术顾问。曾任政协安徽省委员会第五、六、七、八届委员、安徽省人民政府参事,2006年被聘为安徽省文史研究馆馆员 [1]  

创作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初即在安徽画坛崭露头角,经常发表篆刻作品和大写意花鸟画。早期治印向单孝天先生请教。先后师事萧龙士、许麟庐先生,并向李苦禅先生请教。精篆刻,汲取秦玺汉印及皖派、浙派之长,形成个人厚重苍老之格调。工篆书,将石鼓文、金文、汉碑额融会贯通,沈雄浑厚,自然天成。擅长写意花鸟,又喜画佛,从齐白石、吴昌硕上溯扬州画派、朱耷、徐渭、陈淳、梁楷等,以篆书入画,苍茫古朴,继承中国文人画之优秀传统,熔金石书画于一炉。作品多次参加国家级及国际性展览,多次在国内外一些有影响的刊物及书籍中发表。重要展出有全国第一届书法篆刻展览(沈阳)、首届国际书展(郑州)、首届国际红学会(美国)、中国《红楼梦》文化艺术展(新加坡)、中国驻外使馆陈列展(西欧)、第一届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优秀作品展(北京)。从二十世纪70年代起,作品先后发表于《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书法》杂志、《西泠艺丛》杂志、《红楼梦学刊》杂志、《中国书画》杂志、香港《大公报》、《文汇报》及日本《新书鉴》杂志等,并收入《中国新文艺大系·1976—1982书法集》、《中国篆刻全集》第五卷、《中国学者墨迹选集1900—1999》、《当代中国书法艺术大成》、《中国现代书法大系》、《世纪之光九九归一翰墨抒怀》、《3030中国改革开放3030位书画艺术代表人物作品选》、《影响中国100位艺术大家》、《100幅中国名画——中国画坛十大家百幅名画典藏》等重要典籍之中,得到国内外一些著名学者及艺术家的赞赏。许麟庐先生题其《荔枝图》曰:少石仁弟全以篆书入画,苍茫古朴,格调独到。题其《水仙双鸭》曰:少石弟此帧笔墨潇洒生动,精作也。题其《菩提古佛》曰:少石弟庚午春从事画佛,此帧以渴笔写成,大似金农一流。麟庐喜为题记。题其《松鹰图》曰:少石弟画雄鹰墨沈淋漓,其金石气概跃然纸上,佳作也。七十三叟麟庐题。冯其庸先生题其《菊石图》曰:此幅意在苍石白石之间,此黄石轩得意之笔也。题其《菊花八哥》曰:八大之神,青藤之韵。许麟庐先生评批其印稿曰:浑然无敌。曰:雄浑烂漫,方中圆圆中方,大似魏碑刀法。曰:似乎漫不经心,然精妙之处全在内心修养也。曰:布局简繁疏密有致,刀法顿挫有味,颇见功夫。曰:安排妙极,刀法韵味均臻上乘,可与西泠八家媲美矣。刘开渠先生评其《红楼梦印谱》曰:治印甚佳,章法构形多样,刀法灵巧而稳健,朴素而俊秀,富有风韵。(书信)20071017日,在宿州市书画晋京展专家座谈会上,美术史论家孙克先生指出:印象最深的是王少石先生的大篆,在近当代来看,能写得这样厚重有力,而且很随意、很自如,非常高的水准,非常少见。(录音整理)许麟庐先生自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来,嘱其所治常用印多达数十方,许先生最为常用之印出自齐白石、钱瘦铁、邓散木三家,其后即为王少石。为冯其庸先生刻印数十方,冯先生专著《梦边集》、《秋风集》、《曹雪芹家世、<红楼梦>文物图录》扉页用印出于王少石之手。曾为刘海粟、刘开渠、朱屺瞻、朱丹、萧龙士、秦岭云、张君秋、石少华、顾景舟、韩美林、侯北人(美国)、余英时(美国)、今井凌雪(日本)等国内外著名学者、艺术家刻印,并为美国耶鲁大学图书馆、哈佛大学哈佛燕京图书馆刻藏书印。所作《红楼梦印谱》1986年由江苏古籍出版社出版,冯其庸先生为之题评并作序。封面及扉页由启功、许麟庐、沈裕君先生题字。《人民日报》海外版、《瞭望周刊》海外版等数十家报刊向海内外介绍。

曾发表书画及文博学术论文多篇,为《中国书法鉴赏大辞典》撰稿人之一。主要论文有:《中国印章名称考》、《论书法艺术发展的客观规律兼谈当代书法热》、《继往开来各领风骚论历史对书法和书法家的选择》、《一件三国越窑白瓷熊灯引起的思考》、《请吴之璠松荫对奕图竹雕笔筒兼谈吴之璠的生卒年代》、《清黄花梨龙凤纹罗汉床》、《萧龙士与江淮大写意画派》等。重视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学习与研究,从中汲取营养。精鉴赏、富收藏,所藏古瓷、古玉、古砚及明清家具,珍稀之品甚夥。传略载入《中国美术家人名辞典》、《中国历代书画名家大辞典》、《中国艺术百科辞典》等多部辞书。1995年,中央电视台曾在《东方之子》作介绍。

https://baike.baidu.com/item/%E7%8E%8B%E5%B0%91%E7%9F%B3/3668010?fr=aladdin

 

照片16张,拍自《增订本》

1

 1 DSCN3103.JPG

2

 2 DSCN3119.JPG

3

 3 DSCN3016.JPG

4

 4 DSCN3017.JPG

5

 5 DSCN3136.JPG

6

 6 DSCN3142.JPG

7

 7 DSCN3138.JPG

8

 8 DSCN3144.JPG

9

 9 DSCN3146.JPG

10

 10 DSCN3111.JPG

11

 11 DSCN3112.JPG

12

 12 DSCN3147.JPG

13

 13 DSCN3148.JPG

14

 14 DSCN3150.JPG

15

 15 DSCN3153.JPG

16  

16 DSCN3102.JPG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415-1322407.html

上一篇:《文史知识》主编顾青《文史知识》(2019-11)中华书局《文史知识》2019】
下一篇:王少石《红楼梦印谱》和冯其庸的四个序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5-19 16:2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