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ngZhe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RongZheng

博文

端午话“流氓” 精选

已有 7952 次阅读 2009-5-30 09:23 |个人分类:门外诗话|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屈原, 屈子, 端午

夏娃和亚当受到蛇的引诱,偷吃了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被上帝驱逐出伊甸园。他们的后代,从此失去了家园,生活在人和人无休无止争斗的土地上。一部分人用自己制定的善恶标准折腾另一部分人,有些人走上了漫长的寻找家园之路……

现在一提起流氓,很容易联想到聚众斗殴、放刁撒泼、以及调戏妇女这些不法行为来。其实,“流氓”的原意,是指离开家园的人。朱骏声《说文通训定声壮部》解释说:“自彼来此之民曰氓,从民从亡,会意。”因为“流”和“亡”同义,古时也将“流氓”写作“流民”。

《诗经》中有一首诗就是用“氓”(音meng)字为题的,开头四句是:

“氓之蚩蚩,抱布贸丝。 匪来贸丝,来即我谋。 ”

这是假借一位女子的口吻写的,译成白话,便是:

小流氓呀笑嘻嘻,
抱著布匹来换丝。
换丝不过是借口,
他想和我成好事。

显然这位抱布贸丝的“氓”的身份,是一个离乡背井的小商贩。

近人郭沫若发表于1924年的自传体小说《行路难》里有这么一段:

“……流氓……流氓……流氓……
这是一个多么中听的音乐的谐调,这是一个多么优美的诗的修辞哟!
淡白如水的,公平如水的,流动如水的,不为特权阶级所齿的,无私无业的亡民!
啊,这把平民的尊严,平民的刚健,平民的勤勉,平民的辛艰,都尽态地表现出来了。
……流氓……流氓……流氓……
有闲有产的坐食的人们,你们那腐烂了的良心,麻木了的美感,闭锁了的智性,能了解得这‘流氓’二字的美妙吗?
……流氓……流氓……流氓……
啊,你这尊贵的平民的王冠,我要把你来加在我自己的头上,加在我妻儿们的头上。”

这段如同诗一般的流氓颂歌,用的也是流氓的原始含义。

说了以上这一大篇,是因为端午节。过端午节,自然就想起一个名字──屈原。许多年以前,我在墨尔本华人报纸上看到一篇文章,那篇文章提到上海有个评论家叫朱大可的说李白是流氓,还引了朱的一句话,大意是说,除了屈原以外,还没有谁比李白更流氓。我对此说颇以为然,觉得没有什么比“流氓”这顶“尊贵的平民的王冠”更能显示屈原的荣耀了。

屈原是贵族,但他心系平民:“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离骚》)。他“苏世独立,横而不流”(《橘颂》),坚守自我人格,因而遭谗见疏。他对内改革、对外抗秦的主张不被采纳。那个黄钟毁弃、瓦釜雷鸣的恶劣环境没有他的容身之地,幸抑或不幸,他被逐出郢都,成为名副其实的“流氓”。他不仅身体饱受流放之苦,更是精神上的流浪者,终其一生,他不断寻求失落的精神家园。司马迁说:“屈原放逐,乃赋《离骚》。”在《离骚》这篇宏伟的抒情诗中,诗人让为月亮驾车的女神当他的前驱,让风伯当他的后卫,让俊鸟作他的卫士,让雷师作他的侍从,他驾驭着凤凰驰骋,上天入地追求他的理想,却以失望告终。这位既失去地上的家园又找不到精神家园的诗人,最后写下:“已矣哉,国无人莫我知兮,又何怀乎故都?”(唉!举国没人理解我,我何必眷恋着故都?)

鲁迅写过一篇题为《流氓的变迁》的杂文,概述了中国的流氓变迁的历史。 在这篇文章中,鲁迅将自古以来不满于现状,要求改革的中国文人归结为“儒”与“侠”两类。用司马迁的话说,“儒以文乱法,而侠以武犯禁”,鲁迅指出,“乱”和“犯”都不 是“叛”。这个分析也适用于屈原,他当然也不是“叛”,他心里不可能发出项羽那种“彼可取而代之”的声音,他也不可能象后世的陶渊明那样,“心远地自偏”,远离政治的旋涡。虽然同样是遗世独立的精神漂泊者,陶渊明能把梦和现实分开,创造一个内心世界的桃花源,故可以在艰辛的劳作生活中“悠然见南山”,而屈原却是“涕泣交而凄凄兮,思不眠以至曙。终长夜之曼曼兮,掩此哀而不去”,悲苦如斯,最终投江自杀应是不可避免的结局了,非如此,则不是屈原。

屈原的一生是一个悲剧。作为政治家,他是失败的。他的爱国主义,在今天看来也有很大的历史局限性。他的投江,更不值得效法。然而长期的漂泊生活,造就了一个伟大的诗人。他的诗为后世留下了巨大的精神财富,而最光耀千古的诗句,大概是这一句了: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38063-235007.html

上一篇:吊屈子
下一篇:“山草碧而心逐兮”──读关燕清《思美人赋 》
收藏 IP: .*| 热度|

29 武夷山 杨学祥 李小文 黎在珣 徐磊 孟津 王桂颖 刘玉平 关燕清 谢柏松 阎建民 汤薇 刘进平 陈绥阳 曹广福 王安邦 王春艳 陈安 钟炳 邹斌 陈国文 徐建良 迟菲 徐会会 杨芳 郭磊 魏玉保 陈湘明 zhangxp

发表评论 评论 (1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9-28 05:0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