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lishi8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ulishi8

博文

我是物理博士-人物篇之一 精选

已有 9229 次阅读 2013-2-21 18:27 |个人分类:我是物理博士|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博士, 物理, style

 

我是物理博士-人物篇之一

石磊

貌似是四个月前,等待老婆到维也纳探亲的下午无聊所做,写到一半,发现再不去机场就要迟到了,故半途而废。今日偶然翻到,那么就作为我的博士日志,写下去吧,以此纪念我的博士生涯,谓之为,我是物理博士系列吧。 

先将那半篇贴于此,以为开始。
---------------------------------------------------------------------------

好像很久没有写博客了,是因为犯了懒的毛病。每天回家做饭吃饭,然后就想舒舒服服地躺一会,看看新闻,看看电影,看看科学网的新闻与博客大战,平平淡淡的一天就那么过去了。上个月就想写的题目,于是现在才拾起。

在这个德语的国度,生活是如此的艰辛。满眼的德语,不认识一个;讨论的时候听到他们讲德语,也是有点不爽。幸好,课题组不是所有人都会德语,否则,岂不孤单。

 

 
(一)我的到来

我的到来,似乎没有什么神秘。课题组的Paola和Christian在2011年7月份的carbon2011会议中凑巧见到了,虽然聊的不多,但让我对未来充满想象。飞机场等待迟到的Paola和两个博士生接我,看到满眼的外国人,让我意识到,我离开了祖国的怀抱。那时候Paola大着肚子开车来接我(现在想来,估计那时已有七个月以上的身孕了),让我很感动。

现在总结起来,我的到来,对课题组较大的影响,恐怕就是聊天中提到中国的任何事情的时候,都要先看看我的脸色。(他们聊的多是中国的东西是怎样的便宜,亦或有何问题,云云。自我来之后,貌似聊得已不多。)

(二)我的导师以及由此想到的

德语式的英语,比俄语式的英语清楚不少。所以Thomas一开口说话,立刻就让我紧张的心情马上静下来。他总是事无巨细地关心我的所有事情:学生注册,办银行卡,办户口纸,买保险。。。我问的第一个问题是,实验室有何规则?答曰:I hate rules! 这句话对我的冲击很大,让我意识到,老师竟然可以这样回答学生的问题;不过貌似对实验室的影响更大,因为实验室着实是有点乱的,一如他的办公室。。。

Thomas的办公室和我的办公室有门直接相通,所以有事就直接推门找他,讨论问题很方便。他的办公室有个清华大学的纪念品。想是开会的时候赠送的吧。

Thomas的脑袋秃顶,年龄其实也不小了,六几年生人;三个月之后,我才知道,他和Paola是夫妻,因为他那天对我说,今天我要早点走,Paola要去医院生孩子了。而我的第一反应竟然是,人家Paola生孩子,关你什么事。。。秃顶可能在欧洲比较常见吧,物理系的又是尤其的多。年终物理系开会的时候,满眼的光头,百分之五十以上毫无压力。我顶着满头黑发,阶梯教室,一览众山小。。。

既然说到物理系年终会议,让我想起我最不喜欢这里的一个地方,那就是绝大多数的学术会议,都是讲德语的;物理系的年终总结也不例外。我做博士的presentation的时候,别的候选博士都是用德语讲的,只有我是例外。那天其实很郁闷,干坐着等着轮到我,对别人讲的一点又听不懂。

Thomas在办公室的一半时间都在打电话,另一半都在和每个学生,讲师,自由讨论;这种轻松而自由的学术环境,是我所喜欢和享受的。

PS:昨天发生了让我很不爽的事情,那就是Thomas带着我去楼下找电镜组讨论,说着说着,他们就完全转换成德语交流了,偶尔给我说一下,他们在讨论什么。我待了半小时,受不了了,就说要离开了,Thomas竟然说,其实,你半个小时前就可以离开了。。。

(三)实验室的其他人

Paola是南美洲人士,能流利使用七种语言,比如和我说英语,转头和Thomas就是德语,再转头,和墨西哥来的博士生就侃上了西班牙语;真是让我暗暗佩服。Paola由于生孩子,所以在我到实验室的一年中,见面的机会很少;她总是在家休息,后来也在家办公,带孩子。我开始想做的实验,正好实验室没有甲烷,于是Paola说,那就用酒精吧,于是我就这么一路做下来。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刚去实验室的第二天,我把一台激光器的激光调没了,Paola走过来,不是批评我,而是对我说,恭喜你,说明你离成功不远了。

这种鼓励,让我至今难忘。

实验室有两个Christian,三个Alexander,这里外国人的名字重合率太高了啊。

第一个Christian是一名技术员,不怎么会说英语,只是管理实验室的杂事。我只有打印机没墨或者有问题的时候才会请教他。他每天来得极早,走得也早,往往Hans(导师的导师,可谓大牛是也)下午两点找他的时候,他早就自己下班了。

第二个Christian是University Assistant,相当于国内讲师,偶尔参加小组例会,但是总感觉他和我们组不是一路人。我们组都是做碳纳米管的,导师是不太喜欢研究神马石墨烯的,主要专注于碳纳米管掺杂的研究,如N-,B-,filling CNTs等等。全组也只有他在做石墨烯的研究。貌似在俄罗斯带着几个学生,但是很少去俄罗斯的,偶尔那边的学生过来一趟。至今我仍然听不懂他的英语,至少半分之八十不知道在说什么,说得极快,发音又是极不标准,而且几乎不和别人打交道。先前总是以为他是从俄罗斯来的,最近才知道,他是纯正的奥地利人,在格拉茨长大。我经常在想,哪天我要是能全部听懂他的英语,就意味着我的英语应该达到出神入化的境界了吧!

第三个Christian也是University Assistant,和我关系不错,是典型的科研技术男,估计年龄三十几,但是貌似还是单身,且对此毫无忧虑。年纪轻轻,不过H因子也有二十几了,被引两千多次,着实是我心目中的小牛。他有个最显著的特点,就是把问题复杂化;不管多简单的问题,到了他这里,都可以想得很深很远很复杂。比如我第二天要去看一个房子,让他帮忙看看地理位置和价格,比如我放假回来,发现拉曼光谱的测试有个很小的问题,最后他和我一起检查了整个的仪器,几乎拆了每个零件;我说是软件的小问题,他直接升华为硬件的问题了。最后调整CCD位置的时候,导致光谱轻微分散,我和导师花了一周的时候才最终解决。此人的故事众多,以后会专门讲讲的。

下一篇博文,将继续讲述实验室的其他人。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327614-663873.html

上一篇:来自实验的好结果
下一篇:我是物理博士-物理趣事之一
收藏 IP: 110.253.38.*| 热度|

25 曹聪 戴德昌 郭文阁 张鹏举 李宇斌 李冰 陈希章 陈安 王淳 周庆同 王善勇 任胜利 傅蕴德 郭向云 唐凌峰 黄育和 韩枫 张南希 周金元 梁建华 孙静宇 李志红 ncepuztf wiseflower qinzhaosu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7-18 15:2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