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云才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uncai 太原理工大学 物理与光电工程系教授 wangyc@tyut.edu.cn

博文

【老马44】想拿基金就要‘得人钱财,与人消灾’ 精选

已有 22409 次阅读 2017-3-3 19:56 |个人分类:小说|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基金, 老马

  岳麓书院的文大学者说过:“想拿基金就别想过年!”

1月14日,学校放寒假了,我告诉课题组的青年老师先别急着回老家,要集中精力思考今年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有了思路后再回家过年不迟。

过了十天,腊月28了,看到大家都归心似箭、心不在焉了,我觉得这样耗下去没啥意义,只好放大家回去过年,临别还叮嘱大家“一边想基金一边过年”。

从正月初五等到正月十五,老师们才陆续返校,早已心急火燎的我连忙召集大家开会,询问基金准备的怎么样了。最担心的情况还是出现了:果然大家光顾过年,对基金都还没一点思路。

这怎么行!我让小赵老师做临时负责人,召集要写基金的青年老师集中讨论,务必在两天内都有具体的思路!

两天后,我又召集大家,看看进展如何。

小赵讷讷地说:大家还是不知道写啥东西,依旧是一点眉目也没有。

我黑着脸问小赵:“你不是召集人吗?咋做的?”

小赵满脸的愧疚:“大家一直想不出来个好题目。后来我启发大家:想想对什么感兴趣,想着从好奇心上找点灵感,结果更乱了。”

大家一阵窃笑,我有点莫名其妙,瞪着小赵要答案。小赵不好意思地说:“大家对任何研究都不好奇,最感兴趣的是多拿钱、少干活,工作不考核、生活能快活。”

“基金的核心是提出一个科学问题,找到一个解决办法。你们怎么能靠好奇心想基金?好奇心只会害死人!谁让你们这样做的?”我有点不高兴了。

小赵低声说:“牛顿、爱因斯坦等都说‘好奇心是科学研究的动力’,丁肇中也说过这样的话。”

我不敢与这些大牛为敌,只好赶紧给自己解围:“这句话也没错!但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在确定了一个研究课题后,靠好奇心推动研究进行下去。现在的首要问题是选题目、确定科学问题。”

大家都不吱声了,为了不让会场总这样僵着,我决定先拿胸无大志、每天喝酒的小明开刀:“小明,你博士毕业都4年了,要是从上硕士期间算起,你做科研都10年了。今年你的基金准备研究啥?”

小明犹豫了几秒,说:“我发现啤酒沫挂杯的时间长短不一,这个问题我一直没弄明白。王老师,你说研究啤酒沫保持时间长短算不算个科学问题?”

“小明,咱们别总想着吃喝,志存高远一点好不好?” 我心里涌出一丝凄凉与悲壮,咱一没资源、二没智商,还要和国内外同行竞争,就像一群手拿大长矛的人,争夺别人用机枪把守的山头。明知取胜无望,但还不得不往前冲,万一咱靠人海战术侥幸赢了呢?我努力让自己的话听起来谆谆善诱:“科学问题要从文献中找,要分析别人的文章,要想如何才能改进他们的研究结果。比如说,他们的结果里,速度能否更快一点?浓度能否更高一点?信号能否更强一点?小明,你要好好读几十篇文献,想法自然就有了。”

刚刚博士毕业留校的小梅兴奋地说:“更快、更高、更强,这不是奥运会的口号吗?原来国家基金与奥运会是一回事!”

经小梅这样一说,我才发现自己无意识又揭示了一个真理,得意地说:“没错,奥运会是只认冠军,科学研究也是只有第一、没有第二。大家一篇文献一篇文献地集中研讨。对每篇文献都要想一想他们的方法有啥不足?他们的结果如何更好?这样下去,总能找到一个科学问题”

大家一阵手忙脚乱,有取电脑的,有拿出笔和笔记本的,准备集体讨论文献。“王老师,”突然我身后传来老马的声音,“我讲个笑话,来给大家换换脑子?”

不知道老马啥时候进来的,也不知道他葫芦里到底藏着什么药,我只好示意他坐到我身边,万一他说话太出格,我也能及时制止。

老马一屁股坐在我身边,绘声绘色地讲了一个故事:

“一天傍晚,一个黑社会老大照例牵着他的爱犬在别墅前散步。突然,一位蒙面杀手从草丛中跳出来,‘啪’的一声枪响,狗应声倒地。

老大发现自己逃生无望,只好故作镇静、双手抱拳地说:‘这位壮汉,你我无冤无仇,何故如此?’

杀手冷冷地说:‘老大,对不起了!有人出100万要我取你的狗命。’

老大觉得性命难保,马上双膝跪地,连声求饶:“壮士饶命、壮士饶命!”

杀手不为所动:‘冤有头债有主。兄弟我只是得人钱财、与人消灾。对不起了!’话音未比,朝还在抽搐的狗身上又补了一枪,随即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谨慎地问老马“讲完了?”

老马笑了笑:“完了。”

青年人们哈哈大笑起来,纷纷议论说:这个杀手的语文课肯定是体育老师教的。

我轻声问老马:“你的意思是,拿国家自然基金也是要给人消灾?但基金的定位是‘支持基础研究、坚持自由探索’呀?”

老马却嗓门很大:“让你们自由探索没错,你可以研究太阳的演化、高分子的可控合成、病毒致病机理呀……等等。如果你非要研究林黛玉是哪天出生的,李逵是不是喜欢裸睡这样的问题,谁会给你钱?”

“老马,你说的这两个问题不属于自然科学,而且都是杜撰出来的。曹雪芹想让林黛玉哪天生就哪天生,李逵是不是喜欢裸睡只有施耐庵知道。

老马头往上一仰,脖子上的青筋都露了出来,摆出一副吵架的样子:“从黄瓜里提取阳光、用粪便还原粮食、将冰块变成火药……,这些是科学问题,就可以申请钱?”

我一下明白了,老马这是用《格列佛游记》中的拉格多大科学院的科学家们来讽刺我们,就从老马笑着说:“老马,我知道你博览群书。我们不用杜撰出来的问题申请基金,这下行了吧?但你说的‘与人消灾’的人指的是什么人?是基金委嘛?基金是靠专家评的呀。”

  “纳税人呀!要想着纳税人需要你们解决啥问题,替纳税人消灾,不要总从纸堆里找问题。”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303458-1037352.html

上一篇:【老马43】混沌
下一篇:【老马45】 两个工程和一瓶水
收藏 IP: 202.207.246.*| 热度|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3 07:2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