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云才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uncai 太原理工大学 物理与光电工程系教授 wangyc@tyut.edu.cn

博文

【老马43】混沌

已有 16803 次阅读 2017-1-20 12:01 |个人分类:小说|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混沌, 杰青, 老马

学校要评职称了,让学院先排个顺序来。

院长感觉此事比较麻烦,且不宜专制,就召集我们教授们开会,先民主再集中。

会刚开了没几分钟,出版社的彭编辑又打来电话,问我两年前答应的《混沌信号与应用》书稿到底何时能交?不能再拖了。我厚着脸皮告诉老彭:混沌的特点就是初值敏感性,原来对书稿的工作量和对杂事的干扰无法准确估计。老彭,你就再宽限一年吧。我实在是忙,而且每天忙的事都像是大事、急事。

职称对于老师,就好比美貌对于女士,是老师们的第一理想,也是老师们心中最大的事。

我校的教授名额早超编了,省里每年只给学校15个教授指标,但我们学校光学院就有30多个。几年来形成的惯例是:只有各学院的第一名才能在学校的职称评审会上晋升为教授——一个学院多上一个教授,其他学院就少上一个,就会加大学科间的不均衡、出现新的不公平,投票的院长们可不是傻子。

今年我们学院申报教授的老师中,关平与张苞明显比其他人要高出一大截,关键是这两个人都非常优秀,且实力相近、难分伯仲、而且同龄。

关平博士毕业于普利斯顿大学,在国外做了几年博士后后回国,在大名鼎鼎的Nature刊物的两个子刊上发表过文章,这两个子刊的影响因子都大于30分,他人引用也超过800了;土鳖博士张苞是张院士的弟子。张院士在我校有个实验室,这个实验室实际上就是张苞在负责,因为院士太忙,两年才来一两天。张苞文章多、专利多、项目大,特别是还拿了个行业一等奖。

关平和张苞谁排在学院第一名,谁就能十拿九稳晋升上教授了,毕竟今年其他学院的竞争者都不太强。但如果排在第二,基本上也就没戏了。

会上,几位自认为对学院科研贡献不大、说话分量不够的教授小声建议:大家一人一票直接投吧?

果然他们的建议直接让院长和作为特邀代表的书记联合给否决了:上职称怎么大的事,我们必须弄个政策导向出来,来引导今后要上职称的老师。否则,如何体现学院的发展方向?

阅历丰富的吕教授说,还是按照去年的量化办法吧,拿到国家基金的30分,发表一区文章的20分,一件发明专利8分。这个办法去年已经用过一次了,不要变了。

去年刚成为教授的小黄很是瞧不起老教授们:你们上教授时的条件很低,要是按现在的条件,你们可能连副教授也不是,现在反而成了资深教授,话语权特别大,尤其是不把年轻教授放在眼里。于是小黄就急于发声:“去年的办法必须要修改,你看,周仓一年就有18件发明专利授权,光这一项他就能拿144分,肯定他排名第一了。”

小黄的话吓了我一跳,一看张苞也有15个专利,就连忙支持小黄,说:“去年的打分办法应该改改,成果不能数指头、水平不能计工分。”我心里其实是倾向关平排第一的。

院长让教师们各自表态,教授们的水平还是有的,大家都认为排在第一名的非关平或张苞莫属。但关平和张苞谁排第一,大家却分成了势均力敌的两派。

院长只好让大家投票,先从关平和张苞两位选出第一名再说。

本来教授委员会是单数,但作为特邀代表的学院书记也参加了投票,投票的结果竟然是关平与张苞每人各6票。

投票结果出来后,书记发话了:“投票要依据实力,更要依据潜力,而潜力除了自身努力外,还要看身后有无高人指点、贵人相助,看人情是否练达、世事是否洞察,看适应不适应学校环境和中国国情。张苞是张院士的得意门生。我事先已经征求过学校书记和校长的意见,领导对张苞比较认可。关平也不错,就是有点不合群,不过明年还有机会嘛。”

学院书记表态后,院长让大家举手表决,教授们谁也不好意思当面不给书记面子,结果大家一致同意张苞排在学院的第一名。

我有点小郁闷,会后就直接回到老马的传达室,向老马描述了一遍投票过程。

老马一言不发地听完,说:“完了,关平成不了杰青了!”

我大吃一惊:“老马,你别吓唬人。我本来只是个小内疚,让你这么一说,这下罪过大了。关平才35岁,这次只是可能评不上教授,怎么就害得他成不了杰青了?”

老马问:“关平今明两年能上博导吗?”

我说:“学校规定,上博导必须有教授职称。关平要是明年上了教授,后年才有机会申请博导。”

老马再问:“明年学院院长就要换届,关平有机会当院长嘛?”

“当院长必须是博导,关平当不了博导,肯定就当不了院长。”

老马三问:“关平能否评上晋国青年学术带头人?”

我如实回答:“晋国青年学术带头人我校每年才有一个指标,估计他出学校都很难。”

老马这才悠悠地说:“关平当不了博导,就没有博士生替他干活。哪个牛人不是靠自己学生的成果堆上去的?他当不了院长,就没有资源和人脉,争取经费就困难。没有大钱投入,能砸出来杰青来?关平与张苞同龄,不管你们说锦上添花也罢、择优资助也罢,反正今后的好处都肯定堆在张苞一个人身上了。关平他连学校都出不去,今后还有什么机会争取国家的杰青?差之毫厘谬以千里,你这个混沌专家不会不懂吧?”

老马的一席话,让我目瞪口呆:“老马,照你这样说,关平是成不了杰青了,但张苞就没问题?”

老马依然不慌不忙:“关平的杰青肯定没戏了,至于张苞能不能评上杰青,也是一个混沌现象,看他今后每一步都能否走到点上。”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303458-1028807.html

上一篇:【老马42】副处级门卫
下一篇:【老马44】想拿基金就要‘得人钱财,与人消灾’
收藏 IP: 202.207.246.*| 热度|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2 04:1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