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散步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qng1008 前三十年写日记,后三十年写博客

博文

《马坪少年》(10):周业信

已有 832 次阅读 2022-1-7 17:03 |个人分类:感悟人生|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周业信是我从小学到初中的同学,也一直是我们的班长。暮然回首,我又翻开了他的《四毛的经历》,因为自己记忆力很差,许多事情会忘得如同没有发生过一样。

业信大我一岁半,我一直把他当兄长看。在他的书里,记载了他跟同学们讲故事的事,我对这个印象非常深刻。那时候,学校每周有个班会,同学们自己活动,常常以他讲故事为主体。虽然故事都记不得了,但大家都听得津津有味。没想到,他还在街上跟不同年级的伙伴们讲,难怪他早早就写出了自己的回忆录,爱讲故事的人记忆力都很好,我的父亲也是。

他在书中提到我与张和平吵架的事,大约是二年级。他看到班主任老师有些偏和平,旁边的同学姚大江站出来为我抱不平。好像和平的父亲是公社干部,老师要我留校写检讨什么的。大江一下子火了,拉起我的手大声说:“不理他们,看天塌不塌?”竟然把我带走了。这件事,我一点印象也没有,他在书中写得有鼻子有眼睛的。2007年,姚大江到深圳他儿子家帮忙照料,通过业信请他来我家玩。在酒店吃饭时,谈及此事大江也当场佐证,让我不得不信。不过,文革前被歧视的感觉似乎并不明显,可能与姚老师的袒护有关。

有一个星期日,业信约我去长岭供销社玩,他的三哥在那里上班。我们一拍即合,沿铁路推着大铁箍就朝长岭方向走。马坪到长岭20里地,我们边聊天边推箍走,不到两个小时就到了。他的三哥很高兴地接待我们两个小老弟,午饭后还到他们的活动室打乒乓球,玩的不亦乐乎。之后才推箍往回赶,到家时已经天黑下来,电灯都亮了。由于自由行动没跟大人讲,他被父亲狠狠地揍了一顿,屁股都打肿了。我也被父母猛训了一遍,但没挨打。他十分感慨和羡慕:受教育不同,教育子女的方法也不同。

有一件事,我的记忆特别深刻。那是个暑假,大大小小的孩子们都到“会馆桥”戏水。我刚刚学会头埋在水里游五六米远,估摸着可以往深区游一段再掉头回到浅水区,就勇敢地尝试了起来。出乎意料,我游到河中间后只转向了90度而不是180度,以为可以站起来的时候,脚却打不到底。下一刻就慌了神,一边扑打,一边喝水。幸亏同班同学张家志也在,抓住头发把我推向岸边,至今我都由衷感激他的救命之恩。他后来在县城自来水厂工作,到武汉看过他的顽固性睡眠障碍,帮他找过名医也效果不佳。退休后,他在宁波与子女住在一起,享受天伦之乐。

业信还详细记载了1971年初,街道没有推荐他上高中的经历:

本来四毛是班长,成绩是前几名,成分又是城镇贫民,还是学校首批准备入团的积极分子。按这些的优势条件,四毛觉得升高中应该稳稳当当,但没想到录取大权在街道居委会。......居委会当时为什么掌握学生的录取大权?又凭什么条件择优录取学生升高中呢?四毛当时不知道,也无权查问,只记得公榜时没有自己的名字。

四毛十分痛苦地去找班主任,班主任和几个平时关心四毛的老师们也都表示同情,还找了新调来的张校长。张校长说:“校方无权干涉街道居委会的推荐选拔名单。”他们建议四毛去找街道,但居委会平时根本不认识,一个学生怎么找一个不认识的大人谈升学呢?再说四毛的父亲是老实巴交的人,没钱送礼,又不会说奉承话。而且,父亲就知道听天由命,甚至不读书更好,早点出来就早点工作挣钱。

几天后三毛回来休假,听说升高中没有四毛,也感到不解,他气愤地和四毛一块去找校长,张校长还是说:“第一,升学大权在街道推荐到政府审批;第二全县才几所高中,初中毕业生那么多,大家要发挥高姿态。正因为你成绩好,可以先到社会上去边工作边学,人家成绩差,说明更需要继续学习。你们莫闹事,起不到作用反而不光彩。”

三哥还想去找街道,但他能力不够。四毛说:“我们不认识他们,又没什么东西送,既然已经定了名单,到时候还不是自取其辱。”

很快就高中开学了,四毛就这样天天藏藏躲躲地在高中附近转悠,还梦想出现奇迹,来个补取通知就好。那时,四毛、聂大新、仇雨、王胜等好几个尖子均没录上高中,后来仇雨的父亲是国家干部,有人缘相帮又补上来了,还有个毛桂同学因哥哥造反牵连也补上来了,其余的一律没戏。

书中,他详细地记载了帮父亲承接农机厂做罗圈的经过。一是出于同情,二是同学的感情,他主动帮忙父亲联系并将父亲介绍给车间主任和验收员,获得了罗圈的具体要求、特点、木质、尺寸等。几天后,父亲做出了样品,把握十足地找他到总装车间请主任和验收员查看,获得了好评:“这秀才老师就是秀才老师,做什么都是精益求精。”很多同事也围拢来观看,从里到外做工精密,尺寸分毫不差,会计当场开了收据,财务科也一路绿灯。

此后,父亲乘胜进军,大干起来,业信还帮他拉大锯下材料。父亲跟他向讲一些学医看脉、绘画人像、山水画技巧等,以及写作文和写诗词的声韵之学。父亲也是故事大王,毕竟文学功底要高出许多,从“石头记”里面的诗词歌赋、医学、算卦、官僚等级到市民的社会风俗等,让业信感受到知识的乐趣,也受益匪浅。

书中写到:聂干爹常常感慨地说:“有的人,光会看书,又会评论,这写的不好,那也写的不好,本人却一辈子也难以写成一本书。因为他们只看,只评论,没有自己动笔去写,就不知作家的苦。那真是:千修万改一本书,千思万虑无人知,千辛万苦难回报,不知不觉头白了。”许多年之后,四毛记起上面的话就象是昨天说的一样。

当然,《四毛的经历》也描写了他来深圳近20年的打工生涯,虽然做会计一行,仍然尝尽人生百味,世态炎凉:

2001年3月2日,聂大新来电话说:“速来深圳,路上难行,不必带被子。深圳气候温和,什么也好买的。”四毛一接电话,心里异常激动,终于要下海了。

其实也没什么准备的,四毛赶紧打电话请仇雨帮忙订张火车票,又叮嘱大容在家小心对付生意上的尾事,空闲就把板车推到街上修鞋挣点小钱,然后带了一个旧箱子装些衣物毛毯和旅行包,带了四百元钱,象因公出差一样简单。

......

图22  业信的自传体小说《四毛的经历》(自印本封面和封底)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79293-1319974.html

上一篇:《马坪少年》(9):恒新哥
下一篇:打开中医药宝库的钥匙
收藏 IP: 120.229.59.*| 热度|

1 张晓良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8-16 16:0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