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驿站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老李 一个行走者的思想历程

博文

国外顶尖国家实验室建设的主要特点、核心经验与顶层设计 精选

已有 7596 次阅读 2023-3-22 18:13 |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R-C (4).jpg

国外顶尖国家实验室建设主要特点、核心经验与顶层设计

 

鲁世林   

1. 北京大学 科学技术与医学史系,北京 100871;2. 上海交通大学 科学史与科学文化研究院,上海 200240

 

 国外顶尖国家实验室建设的主要特点包括:关键实验室由国家部委直接管辖,实施实验室主任负责制;人均研发经费较多,非竞争性经费远多于竞争性经费;实验室人数由研究需求决定,但总体规模效应明显;人事管理灵活,拥有大量全球顶尖科研设施;以政府大型科研项目为主攻任务,论文成果及产学合作为副产品;注重评估体系的完整性,强调国家使命的完成情况。建设的核心经验主要有:完成国家使命,部委直属管辖,政府资助为主,发挥规模效应,人事管理灵活,主攻大型项目,注重持续评估。为促进我国国家实验室建设及国家实验室创新发展体系建设,应该大力加强国家实验室顶层设计的理论研究与实证研究;以国家科技领导小组牵头加强各部门合作以共建国家实验室创新发展体系;严格落实实验室主任负责制,加强实验室与隶属部门的联系与对接;以重大项目支持科研设施建设,调整经费拨款方式提高非竞争性经费比重;建设具备一定规模效应的国家实验室,组建跨学科研究团队;注重可持续性评估制度设计,评估指标要体现国家使命。

关键词国家实验室;实验室建设;研究特色;管理体制;创新发展

中图分类号G322.24        文献标识码A

 


 

1  试点运营创新发展的国家实验室

2021年1224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科学技术进步法》完成修订并于2022 11日正式实施,修订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科学技术进步法》第四十八条指出:国家在事关国家安全和经济社会发展全局的重大科技创新领域建设国家实验室,建立健全以国家实验室为引领、全国重点实验室为支撑的实验室体系,完善稳定支持机制[1]。这从法律层面阐明了国家实验室建设的纲领,也进一步明确了国家实验室的地位和作用。

我国国家实验室试点运营已有四十年的历史,在接下来建设国家实验室方面具有一定的历史基础与发展经验。我国在1984年就开始尝试建立国家实验室,最早的国家实验室是1983年立项、1984年开建、1991年建成的国家同步辐射实验室(原国家计委批准建设的我国第一个国家级实验室)、正负电子对撞机国家实验室(2003年国家批准建立北京正负电子对撞机重大改造工程),从1984年到2003年又逐步建立了北京串列加速器核物理国家实验室(1988年)、兰州重离子加速器国家实验室(1991年)、沈阳材料科学国家(联合)实验室(2000年,目前已转为沈阳材料科学国家研究中心),主要依托单位包括中科院、中国原子能科学研究院、中国科技大学等;2003年,科技部又批准筹建了5所国家实验室,实验室名称中皆有“筹建”二字;2006年,依托中国海洋大学、中科院海洋研究所等单位建立了青岛海洋科学与技术试点国家实验室,在此之后从2006年到2012年又筹建了10所国家实验室但是均未被批准立项[2][3][4]。2017年《国家科技创新基地优化整合方案》指出,现有试点国家实验室将被组建为国家研究中心,纳入国家重点实验室序列管理,这就明确了前期建设和筹建的国家实验室的性质,同时指明了这些实验室的未来去向。

2015年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强调,要在重大创新领域组建一批国家实验室[5]2017年8月科技部、财政部、国家发展改革委出台《国家科技创新基地优化整合方案》,标志着我国国家实验室建设迈上了新台阶,该文件提出按照中央关于在重大创新领域组建一批国家实验室的要求,突出国家意志和目标导向,采取统筹规划、自上而下为主的决策方式,统筹全国优势科技资源整合组建,坚持高标准、高水平,体现引领性、唯一性和不可替代性,成熟一个,启动一个[6]。同年10月,上述三部门出台《“十三五”国家科技创新基地与条件保障能力建设专项规划》,在“建设目标”部分明确了要布局建设若干体现国家意志、实现国家使命、代表国家水平的国家实验室[7]。上述文件的出台具有非凡的意义,它不仅明确了前期批准立项的国家实验室、国家实验室(筹)归为国家重点实验室,而且国家研究中心也将纳入国家重点实验室管理序列;同时,即将建设的国家实验室则处于我国科技创新体系的核心位置,引领国家科技创新基地向国家科技创新基地体系转变,具有极其重要的战略地位。

虽然国家实验室及国家重点实验室建设取得了一些成绩、获得了一些经验,但当下我国国家实验室建设在规划层次、投入机制、管理体制、布局方向、评估体系等方面还存在一些亟需解决的问题,与美国、英国等发达国家顶尖国家实验室之间还存在着较大的差距,如在满足国家战略发展需求、重大科技难题攻关、推动科技管理体制创新、吸引与培育国际顶尖人才、重大国际奖项如诺贝尔奖和菲尔兹奖获评、大科学装置和大型科研设施建设与共享、产学研合作等方面仍有待提升。基于国外顶尖国家实验室的建立与发展、投入与布局、运营与管理、评估与改革等方面的经验,分析了国外顶尖国家实验室建设的主要特点、核心经验与顶层设计的模式,期望对我国国家实验室的建设与发展提供有益的借鉴。

 

2  当前国外顶尖国家实验室建设的主要特点

2.1  关键实验室由国家部委直接管辖,实施实验室主任负责制

从隶属关系来看,多数关键的国家实验室直接隶属于政府机构,受到国家部委的直接管辖,部分国家实验室采用了“委托管理”的方式。这就使国家实验室的地位较为凸显,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了因权力层层下放导致的发展低效问题。具体来看,美国的国家实验室一般直接隶属于能源部、国防部、国土安全部、农业部、卫生部和国家航空航天局等联邦政府部门,隶属单位覆盖较广、均衡,且很多部门如国土安全部都有直接管辖的直属国家实验室;英国的情况基本与美国类似[8]。德国的公立研究院所大多以国家意志为服务目标,完成政府和社会的重大科研任务,可视为德国的国家实验室体系,包括从事自然科学、人文科学、社会科学领域基础研究的马克斯—普朗克科学促进学会(简称马普学会)、从事应用研究的弗朗霍夫学会、从事综合性跨学科战略研究的亥姆霍兹联合会。[9]作为德国最大的国立科研机构,德国亥姆霍兹联合会是由德国原本各自独立、学科分散的机构逐步汇聚而成,现由18个德国国家实验室构成。[10]法国国立研究机构众多、类型多样,比较著名的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CNRS)隶属于法国高等教育和科研部,在法国及全球共有1144个研究实验室。[11]在管理模式上,美国国家实验室主要实行GOGO(政府所有、政府管理)、GOCO(政府所有、委托管理)的管理体系[12],其中GOCO模式的委托管理单位一般为大学、企业、研究机构联合体等,这从形式上看较为多样,但最关键的实验室还是直接掌握在国家政府部门手里,比如美国国土安全部和NASA的国家实验室。在管理体制方面,直属管理和委托代管机制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了多头管理、层级不明、权责不清等问题,同时还通过经费审批制度等形式确保了国家实验室与宏观管理单位之间的紧密联系。国外顶尖国家实验室严格实施实验室主任负责制,下属各研究中心都要服从实验室主任的领导,实验室在人事、财务、招聘、资产等方面享有充分的权力,而这些权力又会受到依托单位、主管部门、国会以及实验室自身等多主体的各种监督。此外,美国很多国家实验室都是成立于二战时期及与苏联进行国际竞争的过程中,部分实验室直接以人名、地名或者项目名命名,如费米国家加速器实验室就是成立于1967年并在1974年为纪念美国物理学家费米更名的[13],这在一定程度上能够增强国家实验室的荣誉感与使命感、激发科研人员的科学精神。

2.2  人均研发经费较多非竞争经费远多于竞争经费

即使在新冠疫情肆虐的情况下,美国研发经费还有增加的趋势,德国也承诺在2030年前向科学机构额外投资180亿美元,英国政府宣布将研究资助从现在每年110亿美元增加到269亿美元[14]。以美国能源部国家实验室为例,2019财年共计投入经费66亿美元,能源部17个国家实验室总计员工70096人,人均投入经费约60.86万元人民币[15]。依托曼哈顿项目成立于1943年的橡树岭国家实验室2019财年预算为20亿美元,员工有包括来自60多个国家的100多个学科的科学家和工程师5100名,管理和经营承包商为UT-Battelle LLC,人均投入经费约253.48万元人民币[16]。美国国家强磁场实验室基础研究总投入达到1.92亿美元(约为人民币12.41亿元),2019财年预算总计达到58813194美元(约为人民币3.8亿元),按照实际员工数715人(2017年)计算,人均投入约53.17万元人民币[17][18]。根据欧洲研究排名European Research Ranking)的数据,1939年建立的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CNRS)的项目总数位列欧洲研究机构第一,人均参与项目经费也是欧洲第一,财政预算为33亿欧元,86.5%的经费用于实验室,77%的资源来自公共服务补贴,而23%的资源来自CNRS产生的收入(研究合同、提案征集、服务提供等资金);其收入有一半来自研究合同,三分之一来自项目或研究计划资金,与私营公司签订的研究合同略多于1/10;CNRS拥有近33000名员工,其中包括15000多名研究人员、14000名工程师和大约4000名技术人员,人均经费投入约为77.52万元人民币[19][20]。德国亥姆霍兹联合会年度科技经费超过45亿欧元,70%是由联邦政府和所在地州政府直接划拨的基础科技经费,30%属于第三方竞争性经费,全体员工约为4万人。[21]可见,发达国家的顶尖国家实验室有着大量的财政支持,人均研发经费较高,此外实际上非竞争经费远多于竞争性经费,对于初期建设的实验室而言尤其如此,这为深入开展基础研究奠定了基础。

2.3  实验室人数由研究需求决定,但总体规模效应明显

实验室人数由研究需求决定,但是完成国家大型科研项目必然需要国家实验室具备一定的规模效应。美国能源部国家实验室人员总数为70096人,17个国家实验室平均人数为4123人,平均人数是我国学科国家重点实验室平均人员数量的26.77倍[22]。具体来看,美国现有的能源部国家实验室人数最多的国家实验室和最少的国家实验室分别为10600人和450人,总体规模都比较大[23]。与美国能源部关系紧密的美国国土安全部下属的国家实验室办公室ONL)维持和扩大国土安全部国家实验室与美国能源部的国家实验室以及其他政府研究机构的关系,国土安全部5个内部实验室包括化学安全分析中心、国家生物防御分析与对策中心、国家城市安全技术实验室、梅花岛动物疾病中心、运输安全实验室 [24]。这五个实验室和相关场所的超过650名联邦和合同员工分布在美国5个州(AL,FL,MD,NJ和NY)它们与美国能源部和农业部关系紧密,是当地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STEM)领域的重心[25]。另外,目前国土安全部按照美国农业部的任务要求建立国家生物和农业防御设施(NBAF),截至2021年8月,12.5亿美元的NBAF项目完成约97% [26]。此外,美国国土安全部目前还下属卓越中心、国土安全研究与分析研究所、国土安全系统工程与发展研究所[27]。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下属10个实验室和研究中心,分别是艾姆斯研究中心、阿姆斯特朗飞行研究中心、格伦研究中心、戈达德太空飞行中心、喷气推进实验室、约翰逊航天中心、肯尼迪航天中心、兰利研究中心、马歇尔太空飞行中心、斯坦尼斯太空中心,仅兰利研究中心就有约3400名联邦员工和承包商[28]。美国国家实验室通过以下方法来确保实验室研究方向的特色:一是国家实验室的预算要经过美国国会批准,实验室要对自身预算提出合理规划和评估;二是国家实验室所属的部门如美国国土安全部下属部门ONL会对本部门所属实验室以及与其他部门所属实验室之间的关系进行评估与协调;三是国家实验室会承担所属部门和其他部门的大型科研项目,这些项目一般与国家经济社会发展联系紧密,依托大型项目能够保持实验室的研究特色和充足的研究经费。

2.4  人事管理灵活,拥有大量全球顶尖科研设施

国外顶尖国家实验室在人事招聘与管理方面相对比较灵活,实验室除了有联邦员工也就是有编制的员工作为固定人员之外,还会招聘一些合同制员工,这些合同制员工涉及研究工作、行政管理、技术支持等工作类型,在合同到期后需要根据员工意愿和评估结果确认是否能够进一步合作。以美国能源部国家实验室为例,目前7万人的人员总数中技术研究人员不到3万人,占比不足50%,加上博士后、研究生和实验室资助的本科生共计3万6千多人,其余人员与人数分别为高级领导247人、技术管理人员4962人、运营管理人员3144人、运营支持人员25061人[29]。在薪资方面,以美国布鲁克海文国家实验室为例,该实验室的平均工资为83008美元,中位数工资为73520美元,工资范围为49500美元至206900美元,薪水与实际工作职位相关[30]。多数实验室都有独特的、在全球顶尖的科研设施,如阿贡国家实验室拥有全球顶尖的Argonne领导力计算设施(The Argonne Leadership Computing Facility),可以使用人工智能来预测大规模交通模式[31]。另外,国家实验室利用这些大型实验设施与产业界进行了紧密的合作,在提高实验设备使用效率的同时还增加了经济收益和影响力,它们在开放使用方面有着较为完善的流程,如与美国能源部的国家可再生能源实验室合作可通过技术合作伙伴计划和各种协议类型经过7个分步过程开展,分别是讨论项目建议书;确定项目是否符合条件;制定工作说明书,审查和/或批准;审查和谈判;签署协议;汇款并开始工作;管理承诺[32]。一些顶尖国家实验室会欢迎全球科研人员进行学术交流,但是在利用他们的科研设施方面有着一套严格规范的流程,管理制度比较完善。

2.5  政府大型科研项目为主攻任务论文成果及产学合作为副产品

国外顶尖国家实验室一般都是建立在大型科研项目的基础上,例如美国曼哈顿项目的实施诞生了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橡树岭国家实验室等,直至现在美国国家实验室还有十分强烈的项目制色彩。美国国土安全部的五个实验室目前基本都是在政府的各类项目支持下开展研究的,这类项目一般工程量大,是关系国家和地方经济社会发展的重大项目;NASA下属的国家实验室也是主要根据项目的需求来展开研究的,同样也是大型项目或其子项目。国家生物防御分析与对策中心是美国国土安全部创建的第一个国家实验室,自成立以来国家生物防御分析与对策中心及其150多名员工填补了需要捍卫公众免受恐怖主义行为侵害的在生物学方面科学知识的严重不足,同时它也是德特里克堡国家生物研究机构间联合会(NICBR)的合伙人[33]2006年成立的化学安全分析中心负责识别和评估美国的化学威胁与脆弱性并对潜在化学危害做出回应,以杰克·兔子项目(Jack Rabbit)为主要优势回应各部门需求,从2010年至今已开展了Jack Rabbit I、Jack Rabbit II、Jack Rabbit III三期连续性项目工作[34][35]。国家城市安全技术实验室在测试和评估以及研发方面开展活动帮助急救人员准备、保护和应对国土安全威胁[36]。运输安全实验室核心任务是通过研究、开发和验证解决方案来检测和减轻简易爆炸装置的威胁,从而加强国土安全[37]。梅花岛动物疾病中心是美国唯一可以研究活口蹄疫病毒(FMDV)的实验室,该实验室及其近400名员工共同提供了一系列在疫苗研发、诊断、培训和生物法医学等方面的不可或缺的准备和响应能力[38]。正在建设的NBAF是在美国目前尚没有最大生物收容(BSL-4)空间实验室设施用于研究影响大型牲畜的严重人畜共患病的情况下建立的,将加强美国进行研究、开发疫苗、诊断新兴疾病以及培训兽医的能力[39]。可见,美国国土安全部各个国家实验室之间各司其职,共同致力于满足部门需求,并通过科学技术局下的创新与合作办公室与政府机构、行业、外国合作伙伴以及学术界保持联系,具有系统性。值得注意的是,与产业界的合作大都是项目或者合同任务完成的附属产品,并不是国家实验室的主要工作任务。大型项目的开展催生了美国国家实验室一大批国际一流的科研设施,这又使其具有开展高深研究和产学研合作方面的优势,从而吸引了全球顶尖人才来进行学术研究与交流合作。国家实验室研究方向也会根据国家战略需求和经济社会发展的变化有所调整,但是每个国家实验室在研究方向方面的先进性、前沿性以及紧跟国家战略需求的根本使命是没有变化的。

2.6  注重评估体系的完整性,强调国家使命的完成情况

国外顶尖国家实验室在评估方面与我国国家重点实验室在评估体系、评估标准、评估流程等方面有一定的差别。美国国家实验室的评估由实验室所属政府部门、国会、实验室自身、依托单位等主体共同开展,国家实验室所属部门如国土安全部通过下属部门国家实验室办公室(ONL)对国土安全部国家实验室进行宏观管理[40],对实验室的运行情况进行监督;国家实验室根据实验室发展情况制定经费预算并经国会批准,国会对政府各部门及其所属国家实验室的经费预算享有决定权;有的实验室依托于研究型大学等单位,实验室在开展自我评估时还要与大学开展合作。美国国家实验室的评估体系不仅参与主体较多,同时美国国会作为最高立法机关还要审核国家实验室的预算,国家实验室的所属政府部门还有专门的办公室对实验室的发展进行评估、调整与引导。对美国国家实验室的评估相对来说较为简单,主要核算其当前项目的进展情况、未来承担某些项目的可行性以及实验室的产学研合作情况等,评估流程相对简易,实验室主任负责制使得实验室主任在其中需要充分发挥自身的作用,同时实验室所属政府部门会进行把关。从历史角度来看,美国国家实验室主要是因为承担美国政府的重大科研项目而建立和发展的,直至现在其运行模式大都未有根本改变,科学研究生产的论文、产学研合作带来的收益对于实验室本身的使命来说都是其次的、只是附加成果,国家实验室一直将致力于为其所属政府部门如能源部、国土安全部、国防部的需求服务,因此对美国国家实验室的评估也由其所属政府部门以及国会承担主要责任并通过评估使得实验室发挥自身的使命。

 

3  国家实验室建设的核心经验顶层设计

3.1  核心经验

在成立原因方面,国外顶尖国家实验室多是国家为从事国际竞争出于军事、科技、经济等目的设立,如美国在二战期间为研发原子弹迅速成立的国家实验室。在管理方式方面,国家部委因国家使命需要设立以项目攻坚为主的国家实验室,关键实验室皆由国家部委直接管辖,同时充分发挥实验室主任负责制。在经费投入方面,国家实验室的投入以政府资助为主,其他竞争性经费为辅,通过经费使用充分体现政府在其中的主导作用。政府投入大量研发经费,根据项目和任务的进展情况调整年度经费的使用计划。实验室拥有大量非竞争性经费,主要成员不必耗费大量宝贵时间申请竞争性经费。在人员规模方面,国家实验室的人数由研究需求而决定,多数顶尖和关键实验室少则百人、多则千人,从总体上看规模效应明显。在核心能力层面,人事管理较为灵活,研究人员、技术人员、支持人员等人员类型多样,全职、兼职根据情况设立,注重跨学科团队的组建,在大规模经费支持下拥有全球顶尖科研设施并在世界范围内享有声誉、吸引人才。在工作任务层面,国家实验室一般以不同国家部委的大型科研项目为主攻任务,深刻凸显了国家实验室的“国家使命”,在这一过程中不同政府部门科研任务的完成情况是主要关注和考核的重要内容,在完成“国家使命”的过程中产生的科研成果则是核心工作任务的“副产品”,而这些“副产品”因依托大型科研设施因而也是在全球范围内具有独特性的。在评估体制方面,对国家实验室的评估由其所属部委等单位主导,根据国家科研任务和项目的完成情况调整经费预算,并通过部委下设国家实验室办公室等机构来协调不同实验室之间的关系,评估注重将短期评估与长期评估相结合进行可持续性评估,评估注重考查国家实验室国家使命的完成情况。

在成立原因、管理方式、经费投入、人员规模、核心能力、工作任务、评估体制方面,国外顶尖国家实验室具有如下核心经验:完成国家使命,部委直属管辖,政府资助为主,发挥规模效应,人事管理灵活,主攻大型项目,注重持续评估。其中,完成国家使命、部委直属管辖和政府资助为主,奠定了国家实验室发展的基调,整体上确保了国家实验室能够按照国家战略需求的目标方向发展;发挥规模效应和人事管理灵活,促使国家实验室在运营层面可以充分发挥和保障实验室的基本功能和主体地位,能够有效针对不同政府部门和单位的具体需求调整自身的组织形式;完成大型项目和注重持续评估,从实践层面进一步确保了国家实验室围绕“国家使命”来开展工作,可以通过评估调整国家实验室发展的具体方案。

3.2  顶层设计

美国著名科技政策研究专家克罗教授和博兹曼教授指出,制定政策的模式需要具备以下原则:体现主体原则;体现系统原则;体现辨证发展原则;体现比较优势原则;体现机会成本原则[41]。但是,对于任何国家来说,国家实验室从建立到运营都是一个不断尝试的过程,不同国家因基本国情、政治体制、科研基础等方面的不同国家实验室在具体实践层面会有不同的体现,即使美国的国家实验室也面临着一定的发展问题[42]。但不管怎样,加强国家实验室的顶层设计是最基础、最根本的工作,这直接关系着国家实验室的发展方向及运营情况。研究发现,国家实验室在顶层设计方面具有如下特点。

首先,由国家相关部门提出主要研究诉求,主要研究诉求要经过反复论证,并通过国家权力机关得到确认,提出建立某种类型的国家实验室的基本构想。在这一过程中,国家相关部门对国家战略需求的把握至关重要,同时也需要不同部门之间的协调合作。然后,经过综合评估选择合适的科学家或者科研团队,相关部门向科学家或者科研团队解释自身的研究诉求及其重要意义,在获得肯定回复的基础上进一步协商国家实验室运行的整体准则,如国家实验室的发展目标、定位选址、经费保障、科研团队、任务考核等。其次,发挥国家实验室具体事务主导作用的首席科学家就需要根据研究的需求组建国家实验室的研究团队,研究团队的构成要涉及到主要研究方向的PI选择问题、不同PI之间的科研协作问题、经费的分配使用问题等。在这一过程中,实验室主任仍然与实验室所属部门进行充分的沟通与协调。再次,国家实验室完成国家战略需求相关任务,在这一过程中考核与评估就显得尤为重要,评估体制的设计要根据国家实验室的发展阶段、任务类型有所不同。关键之处在于,评估机制的设计是在充分体现国家使命和部门意志的基础上完成的,评估指标的设计是根据任务类型确立的,同时将短期评估和长期评估结合起来进行可持续性评估。最后,在国家实验室完成使命之后再考虑国家实验室的未来发展问题,如发展方向问题、依托关系问题等,进一步发挥国家实验室在某些领域的引领作用。基于上述经验,尝试提出我国国家实验室建设的顶层设计思路如图一所示。

 

图片1.jpg 

图一 国家实验室顶层设计的基本思路

 

4  结语:对我国国家实验室创新发展体系建设的启示建议

在当前国际科技竞争日趋激烈的背景下,充分吸收国外国家实验室建设的经验对于我国国家实验室建设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当然,国情和国体之间的差异、国家意志和使命的不同也会体现在国家实验室建设的过程中。基于对国外顶尖国家实验室发展的主要特点、核心经验与顶层设计的分析,提出我国国家实验室创新发展体系建设的若干政策建议。 

4.1  大力加强国家实验室顶层设计的理论研究与实证研究

科学社会学家默顿指出,社会政策问题的建议基础可以是从经验主义到系统的应用研究,包含:从以前积累的研究中得出的标准化实践、以专门研究为基础提出建议等。[43]在历史分析与调查研究的基础上,要重视国家实验室顶层设计的理论研究,为国家实验室的制度设计提供重要历史与哲学基础;也要重视实证研究,分析前期国内实验室尤其是国家级实验室建设中的问题,为接下来国家实验室的制度设计提供经验材料。也就是说,要在深入研究的基础上,再进一步提出国家实验室建设的具体建议或者意见。

4.2  以国家科技领导小组牵头加强各部门合作以共建国家实验室创新发展体系

当前国家实验室建设主要协调单位为科技部,建议以国家科技领导小组牵头加强与其他部门的合作,了解其他部门在推动国家战略实施、服务国计民生、促进国家经济社会发展方面的计划与需求,协调共建国家实验室创新发展体系。同时,为了更好地推进国家实验室建设,在国家科技领导小组的指导下,科技部及各部门可以下设国家实验室建设办公室类似的机构,用来处理国家实验室建设的各种综合事务。以科技部为协调单位加强部门间的协调,对国家实验室的目的使命、发展类型等进行设计、规划与论证,形成国家实验室创新发展体系,更好地发挥国家实验室的引领作用。

4.3  严格落实实验室主任负责制加强实验室隶属部门的联系与对接

要严格落实权责统一的实验室主任负责制。从前期建设国家级实验室的历史经验来看,实验室运营发展中的多项权力如招生、招聘、财务等还是主要依托于大学或者各类研究所甚至其二级单位,导致实验室主任不能够以实验室为单位更好地处理与协调各种工作,一言以蔽之,实验室主任负责制总体落实情况不够到位。另外,权力层层下放导致国家级实验室与宏观管理部门的交流与沟通不够密切,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实验室的长久发展。因此,接下来国家实验室建设要严格落实实验室主任负责制,加强实验室与隶属部门之间的联系与对接,及时根据实验室运营情况调整实验室的发展规划。

4.4  以重大项目支持科研设施建设,调整经费拨款方式提高非竞争性经费比重

要加大国家实验室的研发投入,通过重大项目的形式为国家实验室的发展提供稳定经费,以此支持国家实验室建设大型科研设施,形成具有研究特色和基础研究能力的科研团队。中国科学院理论物理研究所蔡荣根院士指出,国际上基础科学研究的投入,一般占研发投入的15%左右,最高达到20%,而我国长期停留在5%左右;我国企业对基础研究的投入在1%以下,而美国企业对基础研究的投入在50%以上,日本在30—40%[44]。通过调整项目经费的方式可以降低国家实验室竞争性经费的申请压力,使研究人员能够专心从事实验室的大型项目研究。

4.5  建设具备一定规模效应的国家实验室组建跨学科研究团队

要建设具备一定人员规模的国家实验室,实行灵活的用人制度以适时调整实验室的研究团队,在此基础上发挥国家实验室的规模效应。爱迪生19155月曾在《纽约时报》指出:政府应当维持具有超大规模的研究型实验室……只有依托这类实验室,才能……开发那些没有海量投资就无法获得进步的陆军和海军所必需的技术[45]。国外具备世界水平的国家实验室规模一般都在几百到几千人,且具备跨学科的研究团队。因而,要充分发挥实验室主任的领导作用,组建跨学科研究团队,通过灵活用人制度针对国家战略需求灵活调整团队结构,确保国家实验室的研究方向能够与国家战略发展目标相匹配。

4.6  注重可持续性评估制度设计,评估指标体现国家使命

评估制度能够发挥“校准”与激励作用,有效调整评估对象的目标与行动。国家实验室建设要注重国家实验室评估制度的设计,构建基于国家战略需求与政府部门发展利益的评估制度,将短期评估与长期评估相结合,注重可持续性评估制度的设计。评估只是形式,目标在于促进国家实验室的良性发展。评估指标的设计可在咨询专家、智库的基础上以我为主,根据国家实验室的发展目标与类型设计多样化的评估方法。

 

参考文献:

[1] 中华人民共和国科学技术进步法[EB/OL].中国人大网http://www.npc.gov.cn/npc/c30834/202112/1f4abe22e8ba49198acdf239889f822c.shtml

[2] NSRL介绍[EB/OL].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国家同步辐射实验室,http://www.nsrl.ustc.edu.cn/10988/list.htm

[3] 中心简介[EB/OL].沈阳材料科学国家研究中心,http://www.synl.ac.cn/about.asp

[4] 徐晓丹,柳卸林.北京市建设国家实验室的基础与对策研究[J].科技进步与对策,2019,36(19):41-49.

[5] 中华人民共和国科技部.中国科技发展70年:1949—2019[M].北京: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2019:322.

[6] 科技部 财政部 国家发展改革委关于印发《国家科技创新基地优化整合方案》的通知[EB/OL].科技部,http://www.most.gov.cn/tztg/201708/t20170825_134601.htm2017-08-25.

[7] 科技部 国家发展改革委 财政部关于印发《“十三五”国家科技创新基地与条件保障能力建设专项规划》的通知[EB/OL].深圳市科技创新委员会,http://stic.sz.gov.cn/xxgk/zcfg/content/post_2910067.html2017-10-24.

[8][9] 李建强,黄海洋.国家实验室的体制机制与技术扩散研究[M].上海: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2009:9;11.

[10][21] 德国亥姆霍兹联合会.德国国家实验室体系的发展历程:德国亥姆霍兹联合会的前世今生[M].北京:科学出版社,2019:iii.

[11][20] The CNRS[EB/OL]. The French National Centre for Scientific Researchhttp://www.cnrs.fr/en/cnrs

[12] 周寄中,蔡文东,黄宁燕.GOCO模式及其对我国国家科研院所体制改革的启示[J].中国软科学,2003(10):95-100.

[13] 唐琳.费米实验室:科学与艺术的完美结合[J].科学新闻,2013(08):38-39.

[14] 疫情将如何影响多国科研经费支出[EB/OL].科技日报,http://digitalpaper.stdaily.com/http_www.kjrb.com/kjrb/html/2020-06/09/content_446392.htm?div=-12020-06-09.

[15][22][29] Diversity & Inclusion[EB/OL]. The National Laboratorieshttps://nationallabs.org/staff/diversity/

[16] ORNL Fact Sheets[EB/OL]. Oak Ridge National Laboratoryhttps://www.ornl.gov/content/ornl-fact-sheets

[17] By the Numbers[EB/OL]. The National High Magnetic Field Laboratoryhttps://nationalmaglab.org/about/facts-figures/by-the-numbers2018-06-06.

[18] Funding[EB/OL]. The National High Magnetic Field Laboratoryhttps://nationalmaglab.org/about/maglab-funding2020-07-22.

[19] Institution statistics[EB/OL]. European Research Rankinghttp://www.researchranking.org/index.php?action=partner&p=deb

[23] Where we are[EB/OL]. The National Laboratorieshttps://nationallabs.org/our-labs/where-we-are/

[24][27] National and Federal Laboratories and Research Centers[EB/OL]. Official website of the Department of Homeland Securityhttps://www.dhs.gov/science-and-technology/national-federal-laboratories-research-centers#.

[25] S&T Office of National Laboratories[EB/OL]. Official website of the Department of Homeland Securityhttps://www.dhs.gov/science-and-technology/office-national-laboratories#.

[26][39] National Bio and Agro-Defense Facility[EB/OL]. Official website of the Department of Homeland Securityhttps://www.dhs.gov/science-and-technology/national-bio-and-agro-defense-facility

[28] NASA Fact Sheets[EB/OL]. National Aeronautics and Space Administrationhttps://www.nasa.gov/news/media/factsheets/index.html

[30] Brookhaven National Laboratory Salary[EB/OL]. SalaryListhttps://www.salarylist.com/company/Brookhaven-National-Laboratory-Salary.htm

[31] THOMPSON L. Building a better traffic forecasting model[EB/OL]. Argonne National Laboratoryhttps://www.anl.gov/article/building-a-better-traffic-forecasting-model2020-11-12.

[32] Technology Partnership Program[EB/OL]. The National Renewable Energy Laboratoryhttps://www.nrel.gov/workingwithus/technology-partnership-agreements.html

[33] National Biodefense Analysis and Countermeasures Center[EB/OL]. Official website of the Department of Homeland Securityhttps://www.dhs.gov/science-and-technology/national-biodefense-analysis-and-countermeasures-center

[34][35] Chemical Security Analysis Center[EB/OL]. Official website of the Department of Homeland Securityhttps://www.dhs.gov/science-and-technology/csac

[36] National Urban Security Technology Laboratory[EB/OL]. Official website of the Department of Homeland Securityhttps://www.dhs.gov/science-and-technology/national-urban-security-technology-laboratory

[37] Transportation Security Laboratory[EB/OL]. Official website of the Department of Homeland Securityhttps://www.dhs.gov/science-and-technology/transportation-security-laboratory

[38] Plum Island Animal Disease Center[EB/OL]. Official website of the Department of Homeland Securityhttps://www.dhs.gov/science-and-technology/plum-island-animal-disease-center

[40] Office of National Laboratories[EB/OL]. Official website of the Department of Homeland Securityhttps://www.dhs.gov/publication/st-office-national-laboratories

[41][42] []克罗等著.美国国家创新体系中的研究与开发实验室[M].北京: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2005:253-254;254-261.

[43] []默顿.科学社会学[M].北京:商务印书馆,2003:99.

[44] 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百名院士谈建设科技强国[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9:7.

[45] 李昊,徐源.国家使命:美国国家国家实验室科技创新[M].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2021:225.

 

 

OIF-C.jpg


【博主跋】鲁世林博士的实验室研究系列继续推进,国家实验室建设在当下已经成为提升中国科技实力的重要举措,希望他的博士论文以及相关研究能为这轮改革提供一些借鉴。这篇文章发表在《科学管理研究》2023(1),也祝福他在博士后阶段取得更大成就,是为记!

说明:文中图片来自网络,没有任何商业目的,仅供欣赏,特此致谢!

2023-3-22于南方临屏涂鸦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829-1381477.html

上一篇:三场学术报告
下一篇:警惕!ChatGPT或将重塑我们的情感模式
收藏 IP: 101.88.47.*| 热度|

12 杨正瓴 农绍庄 许培扬 刘立 黄永义 郑永军 鲍海飞 武夷山 王涛 陈智文 姜春林 guest12160155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3-5-31 17:5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