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itage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editage

博文

专访甘阳:我建议大家慎读博

已有 1316 次阅读 2022-6-1 17:52 |个人分类:意得辑 X 20个科研学者访谈|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编者按

意得辑20周年之际,我们邀请了20位具有代表性的科研学者进行一对一专访, 采访对象从60后到95后,他们中有论文被诺贝尔得主引用的学术大拿,也有刚刚启航的大学青年教师,有在非洲为慢性病做艰苦斗争的医学博士,也有希望通过读博走向从政道路为人民服务的学生干部。

通过他们,我们看到了一群对科研怀抱热情和使命感的科研学者群像,我们深受鼓舞,也对未来怀抱信心。这是意得辑的20年,也是科研的20年,“做科研人员学术生涯的忠实伙伴”,是我们始终不变的信念。


“怕导师”可能是大部分硕博生的苦恼,可我们今天采访的这位博导甘阳,却以幽默见长。做直播聊学术,他谈笑风生,有学生直接留言“甘阳的讲座,yyds”。他还有一种理想主义的纯粹,他写爱因斯坦,写“反成功学”,还写了一首名叫《理想》的小诗。科研20余载,他发表过70多篇SCI论文,其中,2003年发表的一篇论文,被2010年诺奖得主Geim教授在获奖演讲中引用。

可想而知,专访里关于SCI经验的分享都是字字珠玑,读来受益匪浅。如果你正在迷茫是否要迈入读博大军,访谈中的一句“不要把读博当作硕士毕业找不到工作的避风港”,可能会带给你不一样的思索切入点。

这场对话深入探讨了科研、生活、甚至做人等各个方面,读完我们会自发明白,原来一位好导师,应该是这样的。

【访谈内容】

意得辑:很多人一听SCI就觉得高不可攀,您已经发表过70多篇SCI论文,其中有什么诀窍或经验分享给大家吗?

甘阳

首先要强调一点:研究做的差,就不可能有好文章。一般我指导学生写论文,大概是下面三点很重要:

1、写初稿,万里长征先迈出第一步,很多刚开始写论文的学生都是卡在了这一关,被吓住了,千头万绪动不了笔。这个时候,要把相关数据准备好,思路整理清楚,不需要先考虑文字内容,不需要多完美,当务之急先把初稿写出来。有了一个完整版本,心理就不慌了。如果英语不好,初稿就用中文写,总之,先写出一版来。

2、解构工作的完整性和讨论部分,分析清楚,最难写的是introduction,其次是discussion,一个是提出问题,一个是解决问题,最后把摘要和title拟好。庖丁解牛,逐个击破。

3、反复修改。第一篇改几十稿很正常。这个过程有一个好导师很重要。一个好导师愿意帮你一遍遍改,手把手地教,让学生体会到从不好到好这个过程,培养学生对论文和学术的美感和高标准,而不是一味以发稿为目标。

导师愿意改,学生就要有耐心看导师怎么改,静下心来,勤加琢磨。

意得辑:您觉得发论文是研究做到位之后水到渠成的事吗?做研究后发表论文的意义您觉得是什么?

甘阳

这个怎么说呢,好的研究是必要条件,但不是充分条件,工作是essetial,写作要critical,二者相辅相成。

发表论文的意义在于发表后可以对同行对社会有帮助,促进该领域的进一步前进。不是为了发文章而发文章,其他评职称,奖金,职称等都是相应的一种认可。
意得辑:很多的年轻科研人员对写论文还是多少有种恐惧心理的,你起初也有这样的感觉吗?做了什么克服的?

甘阳

有一点,但是很快克服了。

这里我想举一个自己的例子。我的第一个博士生论文工作系统性很强,属于基础研究。虽然论文发表的期刊影响因子并不高,投稿的经历也很曲折,而且博士论文盲审的时候还遭到了不公正打击,但是一篇文章在14年就获得了一个国际期刊的竞争性非常强的首届最佳论文奖!这个例子也成为我给学院研究生上学术写作课的绝佳例证。

对于刚开始从事学术的科研人员,要耐得住寂寞,对于论文既不要妄自菲薄,也不要轻视无谓,踏踏实实耐住寂寞,一步一个脚印走下去。

意得辑:你是如何看待科研压力的?又是如何调节的?

甘阳

有适度的压力是正常的。清楚自己的目标和外部的要求的差异。可以妥协折中,但是要谨守本心。

还有一点很重要,就是家庭的和睦,可以极大缓解工作上的压力。

有时候科研很累,但看着蹦蹦跳跳的儿子和笑呵呵的夫人,不由感到全家在一起,其乐融融。事业上有挫折不可怕,如果家庭这个支柱也失去了和睦和安康,打击才会更大。所以,上次一位许久未联系的朋友来信问我最近如何,想来是问我工作忙不忙吧,我想了想,答复说“全家均安康”。

意得辑:能介绍一下你典型的一天是什么样的吗?一般时间是怎么分配的?

甘阳

要上课,要做研究,和学生讨论工作,讨论研究思路,还有心理问题,所以我的每个学生情况都很了解,除此之外,还有学院的社会服务,评审,开会,校外委员会的一些服务等等。 

业余时间也会做做运动,俯卧称之类,伸展运动,打羽毛球等。

意得辑:您过去的科研和教学经验中,最难忘的一个经历是什么?这个经历对您后来科研和教学有什么样的影响?

甘阳

难忘的经历有很多,分享一个我刚到哈工大工作时的轶闻吧。

一次,学院起草规划文件发给各位教授提意见,本可以随便翻翻不写一字的,但我基于兴趣和对文字的敏感,将文件从头到尾改了一遍,改动包括文字、措辞、数据等有百十处。这一举动给院领导留下了我认真、文字水平好的初步印象,这也许对后续推荐我任一些职务有正相关性。

这也让我进一步认识到了诚信在学术生涯中的分量,人无信不立。其实,在高校内找到值得信赖、专业上能合作的人并不容易,我特别珍视目前与校内几位教授的合作关系,因为他们都是实在人。

意得辑:您找博士生遵循的选取原则是什么?

甘阳

我曾发过一个博士招生的帖子,对申请者的要求如下:

阅读文献能力强,英语好,能主动学习,善于和敢于提问。最重要的一点:对科研感兴趣!须知博士毕业后就业面很窄,走这条路会很辛苦(包括读博和找工作),不要把读博士当作硕士毕业找不到工作的避风港,请慎重!!!

之所以上来先“劝退”,是想让学生知道读博的难度和我的要求,要有知难而上的勇气和准备;然后培养批判性阅读文献的能力,钻研理论和实验技术的能力;最后是文章写作的能力,尤其是第一篇文章的写作,需要手把手地带学生尽心多次的修改。我希望我的博士生应该是诚实,努力,有一定的好奇心的。

最后,我希望他们对科研有浓厚的兴趣,这是一切的原动力。

 
意得辑:如果请您对年轻的科研人员说几句话,你会说什么?你期待他们成为怎样的“未来科学家”?

甘阳

可能不是几句,是几段吧:

1. 不要急着成功。要先失败,后成功。此话怎讲?早成功,不如晚成功,使你能平和地对待名和利;早失败,好过晚失败,能使你更坚强地面对更大的挑战。我建议大家多读书、修身养性,讲西点军校人才培养的一本书的名字《品质是成功的催化剂》。

2. 不要完全融入社会。完全融入社会,你就成了一个全同性的粒子,失去了自我,随波逐流。经过合格科学研究的训练,最重要的是培养出了批判意识和问题意识,应该能理性分析自己面对的人、事和问题。你可以平庸、但尽量不要庸俗,我欣赏《孟子》的话“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

3. 不要忘了理想。这几点既是嘱咐,也是期望,希望他们做好的研究,不要去灌水,在科研上才能留下自己的印记。

意得辑:您20多年的科研生涯也是中国科研事业蓬勃发展的20年,回顾过往,假如今天的您可以对20年前的自己对话,您会对20年前的自己说什么呢?展望下一个科研20年,您希望有什么不同吗?

甘阳

我会说:“做的还不错!”。以后,我希望能把基础研究和应用结合地更紧密,为社会创造更大的价值。

受访者简介

甘阳,哈尔滨工业大学,新能源材料和器件系教授,博导,英国皇家化学学士,曾任哈尔滨工业大学能源化工系主任。发表过 70 多篇 SCI 论文,曾获 Frans Habraken 最佳论文奖,并在多家国际期刊担任编委。中国化工学会化工新材料委员会理事,国际半导体产业协会(SEMI)中国化合物半导体标准技术委员会核心委员,国际衍射数据委员会(ICDD)委员。


Editage 20th with tagline 1[703].png

在我们从事发表支持工作的二十年里,最受欢迎的一项服务当属意得辑优质润色它既包含两位英语母语编辑对稿件的三重检查,又为作者解决投稿信、查重、和排版等几项前期准备工序,还为应对期刊的返修要求免费提供无限再润色,从头到尾陪作者走完发表路,尤其适合有志发SCI或SSCI的作者。

为什么说这项服务对SCI及SSCI投稿有所助益?

英文期刊投稿的入门选项——有成效:据用户调研结果显示,在优质润色加持下发了第一篇SCI或SSCI论文的人数十分可观。

助你通过英文思维的检验——智力贡献:不局限于语言语法的修改,编辑同步进行高一级的逻辑检查,弥合中英作者在思维方式与写作习惯上的差异。

为你归置投稿材料——省事:代你操心排版、查重、投稿信撰写三样费心力却不可或缺的预备工作。

和你一道面对返修——保险:首轮返稿后的365天内不计次数免费再润色给拒稿与返修上好了保险,好事多磨的路上也有人兜底。

欢迎前往意得辑官网了解论文初审服务详情。

科学网博文活码WSS.png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769813-1341162.html

上一篇:传统的研究论文格式有了变体,结论部分不再板板正正
下一篇:专访Nouhoum Bouare:公共卫生事件下,我们和第三世界的慢性病专家谈了谈流行病
收藏 IP: 101.86.160.*| 热度|

1 段含明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8-10 20:2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