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自在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nyouyou 举世誉之而不加劝,举世非之而不加沮。定乎内外之分

博文

生物基础研究到底多烧钱? 精选

已有 36376 次阅读 2010-11-18 15:57 |个人分类:未分类|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最近让lab manager做了一年的财务报告,结果还是让我很吃惊。尽管我知道自己属于学院里给学生发补贴最高的实验室之一,但人工费只是占据了开销的20%左右(当然,如果按照973、自然科学基金的人工费支出比例,这还是远远超额的了),而最大的费用花在了试剂耗材上,占到了50%以上。当然,最初建实验室买了一批仪器,所以这一年的仪器费用比例就比较少。

我最近在思考一个问题,就是生物基础研究到底多烧钱?在美国,对生物学科的投入非常之巨大,他们傻吗?

目前生物基础研究作为重要的学科之一,与社会经济生活也密不可分。我们的经费主要投入在以下几个方面:仪器、耗材、测试、房租物业水电、人工费用(因为固定人员的工资是由学校负责,所以这个人工主要是对学生和技术员而言)。

这其中,人工费用等于是返还到了纳税人手中。我不知道某些经费资助部门怎么这么想不明白,非要给人工费设定一个这么低的阈值(不超过10%)。也许由于我自己经历的原因,我赞同给博士生博士后高工资。大家都不是不食人间烟火,博士生待遇在国内外的巨大差别也是我们对于缺乏吸引优秀学生竞争力的原因之一。何况物价涨的这么厉害,给大家的工资也该相应增长吧?也只有生活上没了后顾之忧,才能专注于阳春白雪的科研,不是吗?

测试啊、房租水电啊,基本都是交给了国内公司或部门的手中,对于国家而言,没有流失任何财富,相反,还帮助了一些小的诸如测序公司的发展。所以我不心疼。

而仪器试剂这一块,是最让我心疼的!白花花的银子流往海外啊。我回国之初,信誓旦旦支持国货。凡是仪器试剂能用国产的一概不要进口的。可是残酷的现实逼得我在半年之后心灰意冷。同样是摇床,进口的可以保证内部整体恒温,而国产的则靠近出风口的一半E. coli已经长到OD 1.0,远离的那一边只到0.5;FPLC、超速高速离心机等精密仪器压根就没有国产品牌,而低速小离心机,不是整天坏就是设计上使用不方便......当然,国产的好处是报修方便,上午坏了,下午就有人修,但架不住老坏啊!不过,即便这样,我们还是能用国产仪器的就尽量用国产。

仪器还好办,国产的再不好,也能凑合;进口的再贵,也是一次性投资。但试剂耗材这一块,真是无底洞。我们依旧是在一些要求不高的试剂上,什么氯化钠盐酸之类的,一概国产化。但是到了结晶等重要步骤,为了保证reproducibility,还必须是通过Sigma。而实验室最花钱的却是detergent、medium、resin等。我一直试图在国内找同类产品,很抱歉,没有!即使有,质量上也无法保证纯度和稳定性。可恨的是,在国内买这些试剂耗材,是国外的数倍。比如,我们买Invitrogen (Gibco)的SF900细胞培养基,06年在美国Princeton做到了20美元一升的单子,回国之初,一咬牙谈了一个大单子,270元人民币一升,说好分三期到货。结果第一批之后,对方单方面毁约,大幅提价,一下子涨到了500元一升,据说是为了和国内其他市场达到一致,nnd。抬价的原因,一方面是垄断,另一方面,哼哼,哼哼,没有证据不敢乱说......

唉,看看我们用的那些江浙一带小作坊生产的tip、eppendorf tubes等等,我有时真是疑惑:为什么不能把质量做好一点,哪怕贵一些我也认了。

在美国做生物,实验室烧钱,但整个国家在赚钱。因为大量的经费又回到了本国公司。本国公司的壮大又成功地攻占了外国市场(如中国),利润源源不断涌来。可在中国,因为我们精密仪器制造业的落后、试剂药品制造业的落后,确实是在把大把纳税人的金钱往国外扔(当然,你也可以说,所有这些加起来也及不上美元贬值给我国购买美国国债带来的损失大,谁让你非按照人家的游戏规则玩呢?)

我这里只说了生物技术产业,至于生物制药,我不熟悉,也不敢妄评,只知道一个Lipitor一年的利润一百多亿美元。当然,许多原创性基础研究的成果也不能简单地用这些投入来做衡量。我在这里只是很简单地用经费的花销走向来分析我国在生物基础研究上的一个问题。生物基础研究,如果运作好了,不仅不是烧钱,不仅能够产出原创性的成果,其工作本身就是国家经济发展的助力;但运作不对,也就真是把纳税人的金钱拱手送人了。在基础生物研究的体量越来越大的现状下,希望我国能有自己的仪器、试剂品牌公司,真正把质量做上去。我依旧发自内心地希望支持国货。我希望,肥水不要流外人田。



进口仪器vs国产仪器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65865-385072.html

上一篇:[转载]转载:《陋室铭》-- 清华宿舍变迁简史之三
下一篇:网络监控请不要因噎废食!

84 霍艾伦 董志刚 薛长国 陈苏华 易文凯 邸利会 郭文炎 赵明 韩文娟 李培光 王春艳 琴英玉 李升伟 吴仁智 武夷山 刘全慧 彭思龙 陈儒军 李万峰 孙学军 朱志敏 王涛 杨远帆 寸玉鹏 武永军 梁建华 张亮生 王修慧 杨顺楷 侯高垒 刘立 张晓锋 毛培宏 唐小卿 吉宗祥 熊李虎 刘钢 吕喆 关法春 牛丕业 苏红 赵宇 张天翼 魏玉保 高建国 李学毅 许培扬 韩健 王有基 陈阿鹏 欧阳建华 韩魁 蔡津津 李宇斌 钟君 廖宝剑 李璐 黄顺谋 吕磊 水迎波 张林 陈飞 鲍朋 蔡龙龙 孙会玲 王惠 huxin2007 taro2002jsf rachelmily rosejump hjddmsh 侯振宇 yiboqinglei scnlong songshu123 chord88 bridgeneer greensleeves lvkoukou pingfan2008 zengfeng lab0731 xqhuang huxuanlai

发表评论 评论 (4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5-21 16:3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