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学人生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in

博文

不可遏制的急剧衰老

已有 2877 次阅读 2022-2-10 15:34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疫情已经两年了。最近我发现,身边的朋友都突然老了很多,迅速老了一大截,似乎与以往比,衰老正在迫不及待、不可遏制的急剧提速。二三十岁的时候,人生正值风华正茂,心里很少考虑到衰老的问题。这两年,年龄过了四十岁,心理上开始对衰老敏感起来了,而生理上也的确开始走了下坡路,一溜烟地朝下、永不回头地衰老下去。从外在表象上,衰老的痕迹也确凿可见,因此,我对这两年快速衰老的现象,更是确信不疑了。

赵先生六十有五,两年的疫情,年纪快速奔七。疫情之前生龙活虎,精力充沛,文章和书法都是出类拔萃,作诗更是一绝。最近,隔离出来后的赵先生,再也找不到以往作诗的感觉,这让他心里很是着急和落寞。钱院长五十来岁,疫情前喝酒过一斤,轻松平常,没有多大感觉。前几日,我又与钱院长相聚,没有喝多少酒,钱院长已经不胜酒力。酒后钱院长,坐在沙发上竟然不知不觉打起盹来,身体虽然一如往常的笔直,但脑袋不断地点头和抬头循环,遏制不住的困意控制了他。这一幕,令人感慨时间无情,岁月易老啊。

刚刚步入四十不惑的孙编辑,至今仍不吃肉,也不找对象,孤零零的一个人飘在北京。这两年,他头发突然掉了一大半,只剩下脑袋周边一圈,稀疏、花白、弯曲的头发,充满了与年龄不相称的苍老和沧桑。这两年,肥胖和皱纹已经彻底改变了他的模样,只有他的下巴和牙齿,才能依稀与当年那位翩翩少年联系到一起。李教授小我两岁,提起这两年难以遏制的衰老,他也深有体会。这两年,他啤酒肚子更大、更圆了,像吹起来的硬皮球。脸上开始皱纹纵横,靠近细看仿佛破了相,但头发仍旧漆黑、浓密,挺拔的像钢针一样,和年轻小伙别无二致。

在这两年疫情里,我的研究生毕业了两茬,还有一茬来到毕业大门口。他们在写学位论文过程中,体会到了对自己的失望和无奈,长期拖延症与临终歇斯里地被动科研,让他们遭受了精神和体力双重折磨,等毕业后,他们体会到了生死疲劳后的劫后余生感觉。在找工作过程中,他们体会到了无尽的无助、无奈、迷茫和挣扎,也体验了江湖险恶,人心不古。与我们这些老同志不一样,他们似乎并没有衰老,相反,赤脚走过布满荆棘的两年疫情之路,从此走向了成熟,更加独力有能力了。

这两年,也老了一大截。头发秃然掉的一塌糊涂,白发零星可见。眼角纹出了一堆,过劳肥让我长出来了双下巴。每天中午饭后,困的我四肢乏力,坐着四肢酸痛,头脑晕眩,难分现实与梦境,困得我一塌糊涂,一旦躺下睡着了,便有一睡不醒的冲动。记忆力大不如从前,身心懒惰,提不起精神,每天热衷喝茶、养鱼、散步以及看历代书法作品。这两年,我的性格更加内向了,交际恐惧症更加明显,对人对事更加敏感。相比聚会,我更喜欢一个人独处,每当电话一响,惊得我丢魂落魄,惶恐难安。

这两年也有保持了青春,并没有发生明显衰老的人。一个是我的好哥们周教授,他生活潇洒,喜欢骑车、听戏、打树轮钻,爱好云游乡野,生活的无忧无虑,认识他好几年了,但每次见他,都觉得他保持了鲜活。另一个是我家里老姑。老姑生于北洋时期,再过两三年就一百周岁了。从我有记忆以来,每次见她,她老人家都似乎变化不大。老姑思想独立,始终没有参加过公社,也没有吃过大锅饭,是村里的单干户,因此,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她家里一直没有挨过饿,保持了温饱甚至一定程度的富余。老姑虽然没有什么文化,没有念过书,但是她老人家心胸开阔,思维敏捷,具有批判精神和独立精神,不管在哪个年代都过着属于自己想要的生活,并没有迷失在时代潮流之中。

年过四十后,又遇到了疫情,人体快速衰老,说到底除了自然衰老之外,还可能是对名利的狂热追求透支了身体,折腾的自己疲惫不堪,面容脱了像。科学家原本应该每天都心平气和、不紧不慢地,按照自己的兴趣爱好,在好奇心和国家需要驱动下,慢工出细活地搞研究,探索未知世界。实际上天天念念不忘人世间的名与利,想拥有一切,又生怕错过一点,每天都执着于:争项目,抢帽子,天天为位子、票子、职称犯愁。不舍昼夜、永不停歇的热情与疯狂,终日生活在焦虑和恐惧中,终归将自己折腾的身心俱惫,无情地加速了自然衰老过程。

时间真是客观又无情啊!不知不觉人生过了一半,爬到了人生的山顶。站在山顶上的时候,一定要好好考虑好,后半段下山路如何走啊。我们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自己想要什么,又要失去什么。行文至此,得到以下感悟人生在轮回重复、迭代更新中摸索前行,说到底,“不争”和“有为”才是人生最高境界。“不争”才能心平气和,做好自己,忠于自己,能有个平和的好心态。“有为”是要做事,不能躺平,躺平就啥也不干了,那也不是办法啊。“有为”才能不辜负自己的一生啊。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58729-1324750.html

上一篇:酣睡不醒的流浪狗
下一篇:难熬的四五六月

29 谢力 李宏翰 尤明庆 宁利中 黄安年 郑永军 夏炎 闵应骅 李学宽 程少堂 刘进平 周阿洋 孙颉 梁洪泽 周忠浩 李万峰 康建 汪育才 王飞 范振英 刘立 代恒伟 任晓勇 郁志勇 罗春元 许培扬 李明阳 文永蓬 陈永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7-1 06:3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