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高望远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qsqhopeiggcas 天马行空,寻求真谛

博文

何种人才能实现科研领先? 精选

已有 8276 次阅读 2023-3-27 20:42 |个人分类:建言献策|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Vito等最近在期刊Chaos, Solitons & Fractals上发表了一篇题为“Scale-free growth in regional scientific capacity building explains long-term scientific dominance”的论文【1】。该文3个领域(半导体、胚胎干细胞、互联网技术)为研究对象,涉及1941—2019年全球98000个研究机构2000多万研究者发表的600多万篇论文,根据统计分析得到如下结论【1-2一个地区在某个科研领域是否能够建立领先地位,与投身其中的科学家数量之间无显著关系唯一与领先有关的变量则是尽早开始。谁能做到此呢?当然是那些真正做出重大原创工作的科学家(超一流人才)和重要创新工作的科学家(一流人才)正如哈佛大学前校长Conant2】所说:“每个领域科学事业进步的快慢取决于超一流和一流人才的数目;据我的经验,十个二流人才抵不上一个一流人才。”

前几天,在朋友圈看到了一张图(图1),该图所要表达的意思与上述说法有异曲同工之妙。是啊,奠基人的工作开创了某一新学科领域或新理论,之后开拓者认识到了奠基人工作的强壮科学性和潜在重要意义——有先见之明,通过深化研究把奠基人的工作向前推进了一大步;再之后,“学术大牛”沿奠基人和开拓者工作的“骨干”扩展到“枝节”;至于后续的小幅不同程度完善工作,就成了 “学术小牛”乃至后续众多跟随者撒欢的乐园。鉴于此,可把奠基人成为超一流人才,开拓者称为一流人才,“学术大牛”称为二流人才,其他的则不足为道。

                                               

图1 论文数与年份的关系

(图片来自网络,无商业目的,在此致谢!)

毋庸置疑,重大原创和重要创新工作能极大地拓展人类认识世界、改造世界的知识库,大幅促进社会发展。因此,研究者应以此为导向攻坚克难,而不是做“克隆式”或“捡漏式”科研以追求发表顶刊论文为目的,这才是其科研初心所在,也是其生存的真正价值所在。

中国科技人力资源发展研究报告(2020)》【3】指出:“截至2020年底我国科技人力资源已达11234.1万人,继续保持科技人力资源规模世界第一的地位”然而,我国超一流人才和一流人才的数量,与如此庞大的科技人力资源相比,并不相称。鉴于此,我希望广大研究者瞄准科学难题持续攻关,聚焦卡脖子技术协力突破;如此,重大原创和重要创新工作将不断涌现,超一流和一流人才占比将不断攀升,科技强国之梦可期,世界科学中心之位可盼。

参考

1Vito D.P. Servedio, Márcia R. Ferreira, Niklas Reisz, Rodrigo Costas, Stefan Thurner,

2023. Scale-free growth in regional scientific capacity building explains long-term scientific dominance, Chaos, Solitons & Fractals, Vol.167, https://doi.org/10.1016/j.chaos.2022.113020.

2要成为世界科学中心,科研人海战术能实现弯道超车吗? 

https://www.sohu.com/a/630726361_199523

311234.1万人!截至2020年底,我国科技人才家底稳居世界首位

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736589225108550844&wfr=spider&for=pc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575926-1382050.html

上一篇:一次难忘的学术交流会
下一篇:不负春天好时光
收藏 IP: 111.197.236.*| 热度|

35 杨正瓴 王涛 何应林 许培扬 黄永义 杨顺楷 高友鹤 郑永军 尹志远 秧茂盛 张学文 李文靖 刘浔江 毛善成 曾杰 郑强 窦华书 胡泽春 庞峰 贾玉玺 武夷山 晏成和 岳建军 卜令泽 檀成龙 崔锦华 李剑超 梁洪泽 丁海霞 赵一帆 汪凯 郁志勇 刘闻铎 苏德辰 丁志义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3-6-5 08:5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