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uchaodo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huchaodong

博文

吴燕如先生89岁访谈录(二)

已有 1127 次阅读 2022-11-26 12:32 |个人分类:前辈学者|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吴燕如研究员89岁访谈录

        人:吴燕如研究员

    访    人:李鹏

视频采集人:宋浩铮

文字整理人:周青松、卢一苇

记录时间:  20211224

采访人:那时候入党是不是也挺严格的?

吴燕如:我觉得是应该那个时候更严格,那个时候刚建国的时候,53 54年毕业的时候已经转成党员。

采访人:那时候怎么想到入党?

吴燕如:那时候反正是受到我们党的教育吧。那个时候看一些电影特别印象深刻的是赵一曼那个电影,印象特别深刻。就到了关键时刻你敢不敢献身,这个给我印象特别深,特别感动。

当时我们毕业的时候两个(党员),一个男同学那个出身好,我当时出身没给我定性,这时候给我定个城市有产者,就是因为我们家里租房。因为我们家孩子多,6个孩子三男三女,到现在为止故去的两个都是高级知识分子,电力的和医学的医生,我这个是昆虫,反正都是属于高级。这个跟家庭教育很有关,我父亲很早就去世了,但是母亲对我们的教育是终身难忘,没有她那么辛劳我们6不可能个个都上教会学校。你知道教会学校每一年不是用钱付,付学费是放袋儿面。当然我们小,我们不知道那放袋面一袋多少钱。可是,每到该交学费就知道母亲的辛苦。所以我们从大学毕业以后一个个的都没辜负母亲的期望。我从你的提纲里看到好像对为什么我学了昆虫挺有兴趣,学昆虫就是我刚才跟你讲的那个变化。那个大学期间,还有人家的谈恋爱夫妇个人的要求。

我作为党员我觉得我做到了就是对别人的照顾,我那时候没想什么个人的兴趣啊个人的前途,一切都听从党的指示最后起到一个螺丝钉的作用,指到哪干到哪。所以,后来毕了业回来以后我第一件事就196013号一上班马上就到标本馆把所有蜜蜂标本找出来,根据我所学和北京能够查到的文献资料就把这个定了种。在64年就我鉴定的了150多种吧,大概是这个数,就写成了《中国经济昆虫志》。我的目的就是要了解,因为当时昆虫所没人做蜜蜂的研究,我要了解我们标本馆到底有多少蜜蜂标本是我可以认识的。所以呢,就最后总结出这么一本中国经济昆虫志。

完了交了稿就去四清,就是刘少奇王光美搞那个就是四清。是要到东北梨树县去。那时候所里头的党委书记派来了一批就是业务上他信的过的,不能说我们好,因为我们还没表现出来,业务上政治上可靠的去四清。到了梨树县四清,那个环境是中国最贫困的地区。基本上水就靠井水,睡炕睡在一个屋子里头。到冬天因为那冷,冬天那个房屋也这么白,都是白的冰霜。屋里就一个炕,我们5个女同胞和一个老太太住在一个炕上。那不可避免的身上虱子、臭虫、跳蚤。吃呢也很简单玉米棒、玉米饼、玉米粥还有咸菜大酱黄酱。他们冬天也没菜吃,提着葱也不给洗,提溜着这葱往桌上一搁,一盘酱酱里还有蛆。我们一桌五六个人,有比我年长的也有比我年轻的男男女女,特别有意思。我们一位老先生特别幽默,他拿起那根葱,提着这个头,一个叶子一个叶子往下捋,把那个泥捋下去,用这叶子蘸酱就有点味。基本上就是玉米饼玉米粥,不过我们吃的都很香,因为那是新鲜玉米,吃着一个个都胖了,身体还没受太大影响。这样呢,去了一年多四清。就是我们科研工作者是否要去参加?但是事实上我们都必须到农村去改造思想,看看贫苦老百姓的生活。

回来后不久66年开始文革,这样一下影响了10年。到76年恢复科研,各个研究所都派了党委书记整顿,把那个造反的那些群众慢慢给他们安置,不能再在研究所里祸害了。造反派就不许你看书,我们的一些实验材料搁在冰箱里,等待能够做研究的时候用,不久被造反派看见了,什么?你还想走资本主义道路?就又给收回去了。最后那个留捷克的留学生,他干脆一气之下不再用猪肝喂那些线虫,干脆扔了不干了,这样研究的材料就没了。到后来76年整顿以后,我原来跟刘崇乐老先生,是跟随他,他成立的资源昆虫研究室。这文化大革命以后,我们的刘崇乐老先生也被迫害死了,那个场面至今难忘。他有糖尿病,70多岁,真是后来就血糖增高、酮体出现。就是那么一次,跟着我们一块到外边去劳动。老先生糖尿病饿得就捡地里的老玉米棒子,老先生就掰着那个粒儿吃生的,他饿呀!回来的时候他穿的那些衣服兜里头搁了几个,偷着搁了几个回来解饿。结果回到研究所,不得了被造反派发现。踢,这么大岁数的老头就从车上给踢下来,这个老头最后是糖尿病死了,就是这样的一个情况。后来76年党委书记就整个整顿了各个研究室,就取消了我们原来研究室,我就到了分类室。

我工作到92年,但当中有十几年是文革四清,后来干校。干校我去养老母猪,一个圈12头老母猪。我和一个生理室的管着一个圈,打扫卫生喂食接生。老母猪一下生1213个。挂个气灯我们坐在那接生,这是经常的事,干小一年多了。所以你算我的虽然工龄不短,但是前头四清、文化大革命,再加上后来干校十几年了吧。我的工龄是从1956-1992,我应该90年退休,但是后来因为还有题目就92年退休。所以实际上我算了算,我就干了二十六七年的工作。但是这二十六七年我还是按照国家的要求,基础工作你必须踏踏实实地做,查文献资料。后来能跟国外交往要资料,后来又能出国,到英国到美国,到日本到韩国都去过,收集一些资料。特别是到大英博物馆,不光为我自己看标本收集资料,把当时实验室谁提出来需要复印什么东西列一个名单。最后,基本上改善了大家文献资料缺乏的状况。

我现在归纳起来,我的老师对我就是业务上绝对很严格,打基础这就是第一。然后就是蜜蜂和植物之间的关系很密切,没有植物蜜蜂几乎不能生存,它没有蜜源。所以啊,老师基本的思想到现在我也是认为:你研究蜜蜂第一研究它的种类;第二研究它和植物之间的这个相互依存的关系;第三到最后到最理论的东西,那就是蜜蜂和被子植物之间的并行演化的关系。但最后这个问题不是一代人两代人能够研究透的,可是这个问题确实是生物界的一个大问题。因为植物要靠蜜蜂去采蜜传播花粉,这个过程也推动了植物和昆虫之间的互相适应。

而且呢,这个就是说这个植物界裸子植物和被子植物,被子植物如果没有昆虫的传粉,那它怎么繁衍,怎么能够遍布到世界各地,怎么为能为人提供粮食?当然现在特别重视生物多样性,这个就是蜜蜂作为生物多样性的类群之一比其他的昆虫对植物来说更重要。当然,蜜蜂是益虫,其他的昆虫不少是害虫,它没有它们的危害作用。但这是对于蜜蜂来说,它是伴随着植物并行演化。这个问题反正我觉得是今后科学上应该特别研究的。最近对于生物多样性提得也比较重视,国际也重视,就是将来这个蜜蜂能成为生物多样性研究的重要课题。这个我听说已经纳入到这个研究,这个我觉得特别好,特别感到欣慰。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536560-1365388.html

上一篇:吴燕如先生89岁访谈录(一)
下一篇:吴燕如研究员89岁访谈录(三)
收藏 IP: 59.109.216.*| 热度|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3-1-31 18:4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