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uchaodo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huchaodong

博文

2022年夏季青藏高原考察:吉隆镇如噶村、冲堆村、吉甫村 精选

已有 3420 次阅读 2022-7-29 16:00 |个人分类:野外考察|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记录人:国科大2022级硕士研究生,蒋雯

队  长:达娃、吴清涛

7月23日

今日,仅剩下我和吴老师两人,继续在吉隆进行最后三日的采集。我们计划再去如噶村、冲堆村和吉甫村,把前几日阴雨天没能尽兴的采集完善一下。我们朝着如噶村方向行驶,今日倒是没有下雨,但也有层层叠叠的云遮住了太阳。草叶上的露水仍然厚重,在偶有透出的阳光下闪着星星点点的光。

723云雾笼罩.jpg

云雾笼罩

723制作收集管.jpg

制作采集管

723出发采集.jpg

出发采集

我们来到如噶村外一片山坡上,将车停好,便带着采集工具,沿着河道徒步进入一片开阔草地。我们打了溪水,在草丛中放置了黄盘。前几日在这里采集到了多种熊蜂、分舌蜂、黄斑蜂、地蜂以及隧蜂等,但由于天气阴沉,除了熊蜂,其他的蜜蜂数量较少。我们今天便继续上次的工作,在这里进行大面积的采集。这一片半山腰中的草地,面积虽不大,却也有着丰富的植被,有许多豆科、紫花科、毛茛科植物,正值花期,星星点点遍布草间。我们避开放置黄盘的草地,分头在周围广泛扫网。渐渐有一束束阳光透过云层,草叶上的露水也随之蒸腾。

723放黄盘.jpg

放置黄盘

临近正午,我们在草地上休息片刻,就地将上午采集的蜜蜂制成标本,为晚上的标本处理工作稍作分担。午后,我发现扫网兜里有多种小蜂。朱老师建议我多多练习拍摄小蜂。我便向吴老师请教,学着用微距镜头拍摄网兜里的小蜂,可是它们爬来爬去,有的活力十足,甚至直接飞到我的镜头上。我来回寻找能乖乖被我拍摄的小蜂,一番折腾下来满头大汗,直接坐在地上翻看我的成果,但大多都是虚虚的残影。如吴老师所说,太需要多多练习了呀。

723拍摄小蜂.jpg

拍摄小蜂

傍晚,我们来到工作站,普布姐姐带着几位藏族同学在处理蝴蝶和一些其它传粉昆虫标本。吴老师见一位在处理熊蜂标本的同学操作不规范,非常细致地帮助他纠正小小的错误。大家都围过来安静地倾听,哪怕是听不懂汉语的藏族同学,也抱着如此积极严谨的态度,非常努力寻求朋友的帮助。原本是不同民族难以交流的陌生人,却因对昆虫的热爱,对青藏高原的热爱,借科考助力,紧紧团结在一起。大家相互学习,共同为青藏高原综合科学考查献出自己的点点星光。

723吴老师讲解蜜蜂标本插制.jpg 

讲授技艺

7月24日

昨日,我们将之前保存在吉隆沟生物多样性观测站的马来氏网收集的标本进行了整理。由于收集工作时隔已久,许多酒精已经挥发,标本也出现了些许腐烂迹象。我们将收集瓶打开,一一检查并更换了酒精。吴老师被标本腐烂的气息熏得头晕,但这些都是宝贵的科研基石,容不得半点马虎。今日的天气终于晴朗起来,我们将各类标本摆放整齐,又提起满满的热情,进入冲堆村后山进行采集。

723整理马来氏网收集瓶.jpg

整理样品

724山路崎岖.jpg

山路崎岖

我们沿着山路向上,在一大片花末期的大蓟前停下来。吴老师凭多年的采集经验告诉我,大蓟是熊蜂的最爱。于是我抄起扫网和相机,刚一靠近大蓟丛,便听见熊蜂特有的嗡嗡声。不同于蝇类隐隐约约的声响,熊蜂的振翅声格外强劲抢耳。经验丰富的吴老师能听声辨蜂,甚至一网盲扫下去,绝不空网。我也向吴老师学着眼力耳力双管齐下,配上迅速的挥杆,逐渐也练出了些许捕蜂功力。吴老师也夸我,有希望青出于蓝啊,哈哈!

723熊蜂访花.JPG

熊蜂访花

724地蜂访花.JPG

地蜂访花

724康定翠雀花.JPG

康定翠雀花

724满脸花粉.JPG

满面花粉

我们今日收获了许多熊峰,简直是熊蜂专场了。傍晚处理标本时,我也果然不可避免地被尚存一息的熊蜂蛰了。小心如被蛰次数寥寥无几的我,甚至还连续被蛰了两下。这下两只手指都僵硬了,还伴随着钻心的疼痛。我只好继续专注于插制标本,试图转移注意力,减轻疼痛感。还好,大约过了一分钟,疼痛感便消失了,仅留下仍僵硬着的指尖。看来不管多么熟练的操作,还是需要小心再小心啊。

724被蛰.jpg 

标本“蜇手”

724收获满满.jpg

收获满兜

7月25日

今日是我们采蜂小分队在吉隆采集的最后一天。按照疫情防控规定,从吉隆离开需持48小时核酸阴性证明。于是,我们特意赶到吉隆口岸医院做了核酸,预计下午便能出结果。

中午,我们重回吉甫村,在吉甫大峡谷吊桥边的草地上发现了一片被破坏的紫花象牙参。我们原本想循着象牙参找一找奇特的长喙虻,可这些天只见到了寥寥几棵。今天却意外的发现了一大片,却是被连根拔起胡乱丢弃的象牙参。我们非常疑惑。恰好远远见到三位也像在做科考采集的同学。上前询问,竟然是中科院华南植物园的同学们。我们非常热切地互相问候,分享在吉隆采集的趣事和经验。他们也告诉我们,紫花象牙参确实有药用功效,很大概率是被当地村民挖出可用的根而丢弃了茎叶部分。这大规模的采挖,导致我们今年很难寻找到大片盛开的紫花象牙参,也更难见到它的专性传粉昆虫长喙虻了。

725紫花象牙参.jpg

紫花象牙参

725被拔的象牙参.jpg

破坏了的象牙参

725偶遇华南植物园科考队.jpg

偶遇华南园队员

今日,在吉甫村的收获也算能令我们满意地收官了。午后,我们在村里的老友洛桑老板家喝了茶。稍作休息,把采集的蜜蜂制成标本。少时,天色又暗了下来,细细的雨丝也飘飘落在我们发梢。我们只好喝尽杯中的茶,不舍地同老友道别,期待明年再见。

725整理标本.jpg

整理标本

725做核酸.jpg

核酸检测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536560-1349280.html

上一篇:2022年夏季青藏高原考察:吉隆镇冲色村、萨勒乡、热玛村、错当村
下一篇:2022年夏季青藏高原考察:吉隆至普兰
收藏 IP: 159.226.67.*| 热度|

4 李璐 闻宝联 孙颉 郑强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0-3 19:4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