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安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陈安博士 御风而行,把酒邀月,穷极宇宙,留意身边

博文

教授们怎样才肯在教学上用些精力? 精选

已有 5000 次阅读 2023-6-15 15:30 |个人分类:事论|系统分类:教学心得

和硕士生博士生们聊天,问:“最近上课的你们几个,从老师们那里也能有些收获吗?”

学生们纷纷回答:老师们都在划水。

搞得我有点懵,什么叫划水啊?还在知乎上问了一句,结果有回答说“既然学生们都在摸鱼,老师们当然可以划水。”划水就是装作努力的样子但是并没有使上任何力气。

嗯嗯!吾得之矣!

但还是想问一句,教授们如何才愿意在教学上稍微下点功夫呢?

 

有一位副教授,在学校一直在被表彰奖励,因为他带的学生不是这个杯得了冠军,就是那个比赛得了奖励。因为这位老师没有花功夫去发表论文,也没有下力气去申请项目,半生就是陪着学生们在转,学生得了各种荣誉,他至多是个指导教师。

而这个指导的成效全大学都知道,甚至大学里为他专门准备设立“教学型教授”的路子,一定要让他在退休前成为教授——他也配成为这个大学的教授,事实上,大学的教授就应该是他的样子,而不是其他已经是教授的那批教授的样子。

连学校的校报都报道了他即将成为大学的第一个教学型教授的消息。

结果,投票还是没过,领导们并没有为这位老师设立单独的名额,还是放在大池子里让评审教授职称的评委们投票,可惜,没有过!

于是,这位本来应该成为教授的副教授在退休前一年失去了所有的机会,以副教授的名义荣休。

此事传遍全校,副教授们纷纷相互提醒,某老师的教训一定要吸取,我们重视的还是论文项目,项目论文,其他都不作数的,千万不要上当,万万不要犯傻。

 

那么,为什么教授们要划水呢?以上的例子只是一个方面的理由,那就是教学完成要求的最低任务即可,做多了并无用处,反而会耽误你做科研的时间。

第二个理由也是上面已经提到过的:既然学生们都在课堂上摸鱼,为什么教授们在课堂上就不能划水——根本就没人听你讲课啊!

但是,其实学生们对于认真教课的老师还是有印象的,我的学生在否定完所有老师之后,来了个“但书”,就那个叫袁军鹏的老师讲课还用心。

嗯嗯,我认识他,他的夫人是我的师妹。抓紧把这个消息告知了袁军鹏,至少要让他高兴高兴吧,至少那格外用力付出了的还是有学生领情的。妹夫回了微信,说这就够了!

他说他甚至从来没有想过申请个申请教学奖项。他这个苦楚我知道,得了教学奖的都是不认真上课的教授,认真上课只是学生(也不是所有,部分吧)知道,这个决定不了得奖的结果。

我认识一位科学网的博主,之前一直在稳稳地每年给研究生上课,效果也一直很好。要知道,他上课的那些年,一门课的课酬只有几千元。不过,爱上课的教授就是爱上课,哪怕是报酬低也愿意倾力上好这门课,他的成就感就来自于自己上课时学生们认真聆听时眼睛的闪光。

从某一年开始,课酬骤然提升了不少。随后,据他说,居然就请了另外的老师去上他一直在上的这门课,人家把他给彻底甩掉了!

对于他而言,有大量的科研可做,并不是只有讲课一条路。但是,利益机制就这么古怪,当报酬少的时候,你还能保住自己上得很不错的一两门课;但当利益机制调整了,就要有人抢这个利益,主管者马上就会进行调整,状态就发生了巨大变化。

 

那么,最后的问题来了:教授们怎样才能好好上一门课呢?

有兴趣,有人就喜欢教书,传道授业解惑就像闪耀着的星星。

成就感,是另外一个方面,教书的过程要产生愉悦和收获感。

报酬高,也许是一个方面,但要管理人员端平自己的那颗心。

机制好,从教书渠道也能到达个人追求的顶点,而非无力感。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53483-1391858.html

上一篇:黄永玉:一个有趣的人走了......
下一篇:冯克勤、李尚志怀念万哲先先生
收藏 IP: 159.226.34.*| 热度|

18 刘全慧 杜学领 吕建华 郑永军 葛及 王启云 农绍庄 郭战胜 冯兆东 杨锦忠 王成玉 杨正瓴 汪波 周忠浩 任国鹏 张利华 王林平 郁志勇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2-29 04:1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