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fter50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After50

博文

安全资源学1:安全资源的已有相关研究概述 精选

已有 2386 次阅读 2024-3-14 08:17 |个人分类:安全科学理论|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安全资源学1:安全资源的已有相关研究概述

内容源自:

吴超,王秉.安全资源学的学科理论研究[J].中国安全科学学报, 2024, 34(01): 1-9. DOI:10.16265/j.cnki.issn1003-3033.2024.01.0475.

WU Chao, WANG Bing. Research of disciplinary theory of saferesourcesology [J]. China Safety Science Journal, 2024, 34(1): 1-9.

人口、资源、环境与安全是当今全球共同关注和越来越被重视的几大问题,近年来有大量人员研究全球安全、人类安全、社会安全、资源安全、环境安全、生态安全、经济安全、生产安全、生物安全、网络安全、数据安全、科技安全、文化安全等,上述多种安全问题是相互关联和交融。在某种意义上,人口、国土、环境、生态、经济、生物、网络、数据、科技、文化等都属于广义资源的范畴,因而广义的资源安全成为一个巨大的研究领域,并发展为一个庞大的学科体系。

在长期的社会实践中,安全被当作资源是普遍存在的事实,特别是硬安全资源(如安全科技资源、安全物质资源等),更是众所周知的事实。然而多年来学界把安全本身视为资源开展研究的却极为稀少,偶尔有一些文章研究某些具体领域的安全资源的优化配置问题,如王芳等[1]基于安全投入产出模型的城市安全资源优化策略开展了研究;杨振宏等[2]研究了城市安全资源整合问题;耿红杰等[3]开展了海外石油工程项目社会安全应急资源管理的实践;王金凤等[4]开展了企业安全资源配置逆优化模型的应用研究;武文霞等[5]研究了城市群应急资源共享的基础性问题;吴林等[6]研究了大数据视域下安全信息资源管理模式。还有一些文章将保障安全的相关要素视为安全资源加以描述[7-9],而实质涉及有关安全资源的理论研究极少见。2005年,杜世海等[10]提出良好的企业安全资源能够为企业创造竞争优势,企业的安全意识、安全制度与安全设施等均属企业中的安全资源之列,企业安全资源与其他资源一样,具有价值性、稀缺性、不可模仿性和不可替代性等优势资源的禀赋,企业安全资源优势可以降低企业的长期平均生产成本等,同时还阐明企业安全资源有助于调动企业对安全资源投资的积极性和主动性,不过文章的视域局限在企业生产安全。2019年,吴超等[11]从大安全的视角明确提出经济学视域下的安全新内涵命题,即安全是一种资源,并可将其进一步引申为一种等效生产要素、资本或产品,其理论意义可以促进安全经济学学科理论体系的重构,其实践意义可重新定义安全管理、创新安全管理模式,基于安全经济学的视角对安全资源进行科学计划、组织、指挥、协调和控制。安全不仅是生产生活的目标,而且是人类一种正常生产生活的资源,是人类的一种共同需要,而这种需要并不是所有人都随便可以拥有的,因而拥有安全就需要拥有安全资源。2021年,《现代职业安全》策划了一期安全资源专题[12],认为对于安全生产工作而言,企业如果能够统筹运用好各类安全资源,往往能够有效提升工作效率,更好地确保工作目标的实现,促进企业安全生产水平的提升,并邀请了数位来自现场的安全专家就安全资源的界定、配置、管理等方面进行探讨[13-14],但相关研究并没有深入下去。从上述极少的相关研究看出,多年来学界忽视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视角——那就是从通用层面把安全本身视为一类极其重要的资源开展普适性的学科基础理论研究,并创建安全资源学,迄今安全资源的学科建设理论问题研究依然为空白。

安全是人类最基本的需求之一,人类的一切活动都离不开安全和需要安全作为保障,安全理所当然应该成为一种不可或缺的重要资源。目前,安全资源紧缺与需求众多的矛盾尤其突出,安全资源的开发与利用的可持续性更是成为安全和资源领域的紧迫需求和研究热点。鉴于此,笔者拟基于安全资源是一类极其重要的资源的学术思想,在经过数年的文献查阅和思考的基础上,萌发了开展安全资源学的学科理论和知识体系研究的决心及行动,并基于新学科学创生的理论和方法[15],站在科学学的高度和运用交叉学科的特性[16],对安全资源和安全资源学的定义、安全资源的性质与分类、研究对象、基本原理、研究方法及其研究方向等学科基础问题开展探索性研究,以便形成安全资源学新学科的雏形和使安全资源学在未来成为一门独立的新学科。

参考文献

[1]王芳,赵林度,虞汉华.基于安全投入产出模型的城市安全资源优化策略[J].中国安全科学学报, 2005, 15(3): 21-25.

WANG Fang, ZHAO Lindu, YU Hanhua. Optimization strategy of urban safety resource based on the Input-output model of safety investment [J]. China Safety Science Journal,2005, 15(3): 21-25

[2]杨振宏,何娟霞,杨向峰,.城市安全资源整合及事故应急救援体系的研究[J].西安建筑科技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2006, 38(6): 869-872877.

YANG Zhenhong, HE Juanxia, YANG Xiangfeng, et al. Study on safety resources configuration and accident emergency system of city [J]. Journal of Xi’an University of Architecture & TechnologyNatural Science Edition, 2006, 38(6): 869-872877.

[3]耿红杰,周海彬,穆帅伟.海外石油工程项目社会安全应急资源管理实践与思考[J].中国安全生产科学技术, 2012, 8(7): 133-138.

GENG Hongjie, ZHOU Haibin, MU Shuaiwei. Practice and thinking of security emergency resources management in overseas petroleum engineering projects [J]. Journal of Safety Science and Technology, 2012, 8(7): 133-138.

[4]王金凤,秦颖,翟雪琪,.企业安全资源配置逆优化模型及其应用[J].中国安全科学学报, 2015, 25(12): 27-33.

WANG Jinfeng, QIN Ying, ZHAI Xueqi, et al. Research on inverse optimization model for enterprise safety resource allocation and its application [J]. China Safety Science Journal, 2015, 25(12): 27-33.

[5]武文霞, 吴超, 李孜军. 城市群应急资源共享的基础性问题研究[J].灾害学,201732(4) : 230-234

WU WenxiaWU ChaoLI ZijunResearch on the basic problems of emergency resources sharing on urban agglomeration[J]Journal of Catastrophology, 2017, 32( 4) : 230-234

[6]吴林,吴超,吴娥.大数据视域下安全信息资源管理模式研究[J]. 科技管理研究, 2020,40(9):156-162.

WU Lin, WU Chao, WU E. Research on safety information resources management mode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big data [J]. Science and Technology Management Research, 2020,40(9):156-162.

[7]SUZANNE C B R N. Safety resources for perioperative clinicians [J]. AORN Journal, 2004, 79(4): 853-855.

[8]CHEN Chao, RENIERS G, KHAKZAD N. Integrating safety and security resources to protect chemical industrial parks from man-made domino effects: a dynamic graph approach [J]. Reliability Engineering and System Safety, 2019, 191:DOI10.1016/j.ress.2019.04.023.

[9]ELLEN W E, ELIZABETH C R. Assessing existing food safety resources with United Kingdombased chemotherapy patients and family caregivers for future learning purposes [J]. Journal of Food Protection, 2022, 85(2): 287–310.

[10] 杜世海,丁慧平,姜文生.企业安全资源的资源观分析[J].中国安全科学学报, 2005, 15(3): 17-2034.

DU Shihai, DING Huiping, JIANG Wensheng. A resource-based view analysis of the safety resource in enterprise [J]. China Safety Science Journal, 2005, 15(3): 17-2034.

[11]吴超,王秉.安全经济学应用原理及新观点[J].安全, 2019, 40(10): 27-33.

WU Chao, WANG Bing. Application principles of safety economics and new viewpoints [J]. Safety & Security, 2019,40(10): 27-33.

[12]袁辉. 安全资源[J].现代职业安全, 2021(3):10-11.

[13]牛成杰, 张梅梅, 李海彬. 企业安全资源配置模式探讨[J]. 现代职业安全, 2021(3): 26-28.

[14]王光辉. 合理配置安全资源须有科学方法[J].现代职业安全,2021(3): 22-25.

[15]吴超.“新学科学的基础理论研究[J].技术与创新管理, 2022, 43(3): 342-350.

WU Chao. Research on the basic theory of science of new disciplines [J]. Technology and Innovation Management, 2022, 43(3): 342-350.

[16]吴超.安全科学学科建设理论研究[J].安全, 2019, 40(1): 1-681.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532981-1425246.html

上一篇:李花,小白美
下一篇:安全资源学2:创建安全资源学的学科意义和实际价值
收藏 IP: 58.20.26.*| 热度|

3 宁利中 崔锦华 郑永军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5-19 10:0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