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物天堂-Saraca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araca 靠近植物,贴近大自然,心情故事,点滴记录!

博文

优良绿化树种-肋果茶,毒药树? 精选

已有 1988 次阅读 2024-7-10 15:13 |个人分类:认识植物|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优良绿化树种 -- 肋果茶,毒药树?

一提起毒药树,人们就会情不自禁地问:它有毒吗?昆明植物所的植物化学博士好奇之余,采了枝条做了化学分析,从鲜叶片中分离鉴定了三个主要成分:(+)没食子儿茶素、(+)儿茶素和芦丁。虽没发现有毒物质,但从植物化学分类学的角度证实了毒药树属和山茶科的厚皮香属较近。有资料记载,在毒药树的产地,当地人会采集其枝条放在河里钓鱼,大意是起到麻醉鱼儿的作用。但也有人说,毒药树还以代替茶饮食用。但这些传闻,在野外调查时均未得到证实。

IMG_3662.jpg

图1. 云南易门县龙泉公园的肋果茶(Sladenia celastrifolia

不过,毒药树,又称为肋果茶,作为优良的乡土绿化树种,倒是值得一提的。这是导师作为专家团队之一,为当地林业局推荐的10种优良乡土树种资源里被运用较广和较为成功的代表。从滇中的易门县龙泉公园的野生肋果茶居群,到县城里一条整齐高大的行道树,再到玉溪市或昆明市等城市内的街道两边,都可看到肋果茶行道树的样子。例如,昆明市海源寺附近的一条街的两边也种了两排肋果茶,树干笔直高大、树冠浓密、枝繁叶茂、四季常绿。更令人深思的是,肋果茶作为优良的行道树种,是在昆明植物园元宝山环形路边种植几十年后被发现的。据植物园的引种记录,这丛三木成林的肋果茶引自南京,当时是一株小苗,但如今已树大分枝、树干笔直、树冠浓绿,成为路边的一道风景,也成为我去植物园的理由之一。令人反思的是,为何一棵生在云南深山老林,“子子孙孙无穷尽也的绿化树种,被带到异乡列为优良绿化树种,但在本地却面临着“出口转内销的尴尬局面呢?在易门县龙泉公园,上百年的肋果茶巍然屹立在水库两岸,绿荫婆娑,苍劲有力。在哀牢山的古州野林,无数棵肋果茶,成丛生长,葳蕤茂盛,抒写着“三木成林”“树大分枝”“儿孙满堂”等自然趣味。

sladenia2.jpg

图2. 新平古州野林的肋果茶野生居群,通过根茎萌生新枝,一幅“儿孙满堂”的盛景。

平心而论,比起其它奇花异卉,毒药树实在是芸芸众木中最普通不过的树种。它喜欢凉爽、湿润的沟谷等常绿地带。它花型小巧、花色淡雅,形成的聚伞花序在四、五月的春风中默默开放。朵朵尽情绽放的花儿吸引了一些不知名的小虫子在它的浅黄色的雄蕊群间忙忙碌碌,而这些小虫子也仅是贪图花瓣基部的甜汁。到了秋天,一串串成熟的褐色果枝挂在常绿的树枝。秋风拂过,成熟的蒴果带着宿存的萼片象小船一样滑落水面,去寻找新的家园;亦或落到湿润的丛林地带,开始新的生活。

f1b8796f16216dd58fbe5a72e97ecee6.png

3. 毒药树,又名肋果茶(Sladenia celastrifolia)的花结构,花型小巧雅致。

我喜欢它什么呢?没有山茶花那样绚烂的花朵,没有猕猴桃那般可口的果肉,没有五桠果树那么宽大舒展的叶片。第一次与它见面是在四年前的夏天,一行人到了无量山, 导师向我介绍了它,并采摘了部分幼果用于论文实验。那时对它的印象并不深刻,只记得那是长在崖下的一棵大树,枝叶繁茂的样子,我们站在崖上触手可及,但悬崖之下就是群山深处流淌着的一条河,携裹着夏天的泥沙,一条泥沙并俱的黄泥浆河。

接下来的秋天,我和这棵树欣然邂逅了,就在易门龙泉公园附近的沟谷旁。自此开始了我和一棵树之间的缘分。我认认真真、上上下下地打量着这棵略显沧桑的大树,树很高, 至少 20 米,树干也很粗,两三个人才能合抱过来,胸径上还挂了个牌:保护古树。 仰望上去,还真有点直冲云霄的味儿。树顶生长并不茂盛,中部枝叶繁茂,3 米高的地方有个绿意葱葱的枝杈,基部冒出一簇新枝。我忧喜半掺,忧它那么高,怎么采得到花果?喜它离昆明近、方便,不用长途去无量山。

可喜的是,次年三月,能借助高枝剪就可及的那个树杈吐放花蕾了。于是每半个月我都去采集一次花,一直到十月份的成熟果实。起初,心里一直在祈求这棵老树平平安安,但后来去的次数多了,渐渐地发现这棵老树并不孤单。在它周围有许多年轻的毒药树,颀长、茂盛,大约碗口粗的样子,可惜就是不开花。它们就像长在昆明植物园里的毒药树一样,看上去是很漂亮的行道树模样,但就是不开花,让我不屑一顾。也许是树龄不够大吧?每次我都这么想。第三年的春天我为了补充实验材料,又去拜访了我的老朋友 —  毒药树。我欣喜地发现长在沟旁一排的年轻毒药树里,有一棵较为粗壮的树,开花了!星星点点的花儿在嫩绿的叶子中频频向我招手。我眉开目笑,快速地跑近它,在花从中感受花开的声音和味道。我喜欢毒药树,喜欢它们这样逗我,在我实验即将结束时,给了我这样一份惊喜,不多,就一树不起眼的浅黄色白花。

 博士论文实验N多年前就结束了,论文也束之高阁,但成为我从事植物科学研究的重要奠基石,帮我迈出了可贵的第一步。在毕业时,我从心底里已经喜欢上了毒药树。当时,我在论文后记里写道:不知什么时候,老朋友,我还会来看望你?我想跟你说,芸芸众木里,谢谢你的花为我盛开!如今,每当我带着研究生路过校园教学楼前的肋果茶林时,也忍不住提醒学生观察,让他们说说这是哪个科的成员?是山茶科?猕猴桃科?厚皮香科?还是肋果茶科?科学就是这样永无止境,不断地刨根问底,不断地扔出谜团,不断地吸引着一代又一代的人探索和发现!

后记:这是博士论文《毒药树属的系统学研究-兼论广义杜鹃花目的一些系统学问题》的后记,N多年后的今天,稍作修改和补充,作为记录。

   看到这,你觉得作为行道树,到底是称为“毒药树”,还是“肋果茶”呢?对于当时做论文的我来说,因为它的系统位置不确定,为了不引起误导或有人为预判性,老师说还是写作“毒药树”比较公允。至于它是不是山茶科,应该用科学证据来说话。自然,作为一种优良的行道树,将其称之为“肋果茶”是比较适宜的,至少不会引起人们的恐慌,而多一份安心和怡人。

sladenia3.jpg

图4.  易门龙泉公园的肋果茶居群

sladenia4.jpg

图5. 易门县城内的肋果茶行道树。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434526-1441728.html

上一篇:路边的珍稀濒危植物-大果枣
收藏 IP: 112.115.90.*| 热度|

9 杨卫东 宁利中 李璐 晏成和 杨正瓴 汪运山 郑永军 孙颉 孙南屏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7-20 14:5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