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engxuejun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hengxuejun

博文

[转载]张峰:图书馆的专业性和热情

已有 705 次阅读 2021-10-19 15:59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文章来源:转载

原文:张峰at欧洲资料站2021-10-15

https://mp.weixin.qq.com/s/BVuM6_n5v-tqPCxI4gtBGw


在应聘的时候经常被问及的一个问题就是:在离开图书馆工作的9年里,你的图书馆专业是不是已经有些荒废了?当这个问题被反复问及的时候,忽然觉得如果把它展开讲一下会很有意思。 

首先,无论是否是一个HR,无论是不是一个图书馆从业者,或者您是其他的什么人,您认为一个合格的、当下的图书馆从业者的专业知识和专业能力应该是什么呢? 

在几个星期以前,站长到清远访问了两个朋友,也是自己从前在图书馆行业的同事。聊天之余,站长发现他俩的生活现状非常有趣:其中一个从勤工助学学生做起,转正后自始至终的从事着流通部门(或者更直接的说“借还部门”)的管理、勤工助学学生的管理以及图书馆实体馆舍的日常开放,他的工作在9年来几乎完全没有什么变化,包括他个人,除了日常发胖和娶媳妇生娃买房供娃上学以外,他的职业生涯平静到几乎无所改变,甚至连他自己也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好;另一个是计算机专业毕业,除了日常管理图书馆的服务器、网络、自动化系统和电子资源以外,在我们还做同事的2009年到2012年,他做了很多系统开发的工作,比如:信息检索课在线答题系统、图书馆手机短信催还和公告系统、多媒体室预约系统、甚至学校(不仅仅是图书馆)绩效工资考核计算系统等等等等……后来我问他在我离职的这段日子里他又开发了什么有意思的东西,他竟然说什么也没有——因为馆长换了、理念也就换了,“原来的馆长喜欢‘图书馆要表现出自己的价值’,而现在的馆长则认为‘图书馆应该通过服务于别的部门来体现自己的价值’”。 

有意思么?如果我再告诉你,原来的馆长是一位非本行馆长,而现在的馆长则是一位图书馆学专业馆长,你又会作何感想? 

领导者的个性、爱好与人生定位固然是很重要的因素,但排除这些因素之后,你会发现,对作为一个部门和机构的图书馆,非专业的人更注重它满足现实、发展、动态的社会需求的价值;而专业的人则更愿意首先聚焦于它传统的、历史的、因而也是成熟的功能所满足的那部分基础性的社会需求,从而实现它的传统价值 

在这里我并不想评价这两种理念,而是想起俄国教育家、思想家别林斯基说过的一句话:我们称之为“西方派”和“斯拉夫派”的两群人,很重要的前提首先是“他们其实都是自由主义者”。 

推演别林斯基的话,我们可以知道:左派和右派其实都是自由主义者,因而把“叛国者”认为是右派的极端、把“独裁者”视为左派的极端,这都是不对的,因为他们都没有自由基础。同样的,“图书馆消亡论”和“图书馆现场论”在我看来也都不属于正常的图书馆专业理论。 

那么下一个问题就是,图书馆运营理念的基础是什么呢?就是信息自由,进而是知识自由。作为现代概念出现的图书馆,里面其实隐含着很多的自由因素,例如:收藏自由,图书馆应当有收藏一切文献信息而不受干涉的自由;组织自由:图书馆有按照文献信息客观情况对其进行组织而不受干涉的自由;著作权认同和价值实现的协商机制;选择自由的保障和机会自由保障。

 

  好了,到这里我就停下我们的思想教条,来告诉你什么是我认为的图书馆行业的专业性,以及为什么我没有荒废它。 


1. 图书馆专业的专业性之一,在于始终不渝的关注自己的信息自由权利、知识自由权利,从而认同并关注和追求社会大众的信息权利,包括知情权、选择权、表达权,以及这些权利的完整性,从而不使自己、进而也不使社会大众中的每一个人因为权利的不完整而失去追求幸福的权利; 

举一个例子说,当某个电商平台不允许我们在非登录(即不提供个人数据)的情况下搜索信息,这就违背了我们的知情权和公平选择权。 

持续的关注信息权利及其保障机制是我所理解的图书馆第一专业性,也是第一个热情所在;

 

2. 图书馆的第二专业性在于对信息原理的把握,从而掌握复杂信息工具的原理、运作方式和实际价值。简单的说,就是不被新工具和新概念所迷惑,更加不被假概念所绑架,成为“大忽悠”所收割的“韭菜”。图书馆的这一专业性,可以在工具选择和普通生活中追求基于人本的均衡。 

简单的说,了解工具、有选择和平衡的使用信息工具,追求以人为本的信息工具生态是我所理解的图书馆第二专业性,也是第二热情;

 

3. 正如传播学家、社会学家麦克卢汉所说“媒介即是信息”,媒体工具及其背后的传播设计(比如算法),作用于人的感官、进而产生生理心理学影响。而这种影响往往因为“媒介”的作用而歪曲了人对信息的正常感知,进而产生扭曲的生理心理学影响。图书馆的专业性在于通过“媒介批判”让人接近信息的本来面目从而减少人的扭曲。 

因而,“媒介批判”与“媒介自由”是图书馆的第三专业性

 

4. 当“自由权利”“工具理性”“媒介批判”和“感官解放”的基本结构建立起来以后,从我个人的角度,并不希望图书馆的专业性只是一种左派专业性,因此有必要补充一条:图书馆的专注于著作权,致力于著作权价值的均衡实现。既不盲目认同商业利益的最大化,也同样不苟同于暴力剥夺的合理性。图书馆致力于在所谓的自由市场与所谓的计划管理之间寻求信息价值的协商机制,有区别的对待原生信息、信息资源与信息成果,追求协商均衡的价值实现机制,避免因不均衡造成的反噬现象。 

信息价值的均衡实现机制是图书馆的第四专业性

 

5. 图书馆应当认同一般信息的一般化和特定信息的特殊化,并在这两个层面上构建信息工具和信息服务。举例来说,不同语言文字、不同分类法、不同信息组织工具内在的都具有总体上相似的功能,图书馆应该构建工具和服务来进行联系、转换、重构;从另一个层面,图书馆应该承认某些专业领域的信息不是一般图书馆信息工具和服务能够处理的,应当交由领域专家,但图书馆可以建立一般信息工具和服务与专门领域的联系;更进一步的,我个人认为信息科学乃至信息哲学还不是能够纵贯整个世界的学科,信息也有其止步之处,就像巴别塔建不成,当然这有点悬,你可以姑妄听之。 

我只是想说:一般信息之间的融通,一般信息和领域信息之间的联系是图书馆的第五专业性。比如说你可以告诉读者:《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这本书之所以在苏联火的一塌糊涂是因为“钢铁”在俄语里面读作“斯大林”。

 

好了,写完上面这些,不知道有没有让你相信“我在离职的9年里依然对图书馆的专业性保有热情,并且一直在训练自己的专业性”,反正我是信了。 

当然,以上的都还是“理论”,现实中的图书馆自有其现实。有的传统、有的激进,有的富丽堂皇,有的简朴庄严……在不同的面貌背后,一个现实的图书馆从业者也同样是一个现实的机构与行业的从业者,ta离不开的一些东西自然包括国家的政治和政策,社会历史早就的民情,人事财务资产所构成的管理学,以及行业行政和社群形成的公共关系和人际关系,凡此总总,并不是一个图书馆员的特殊性,而是属于一个社会历史中的人通过对自己的定位和追求,通过学习和阅历来获得。对一个再一般的图书馆员来说,学习的机会总是多过其他很多人;至于阅历,这恐怕比学习要有更多的偶然性,而图书馆必然不会成为这种阅历产生的主要场所。这也是我在9年前离开图书馆行业的一个原因


网注:HRHuman Resource人力资源,hr就是对我们进行面试的人)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408901-1308562.html

上一篇:[转载]2021资源建设助力一流本科教育+2021 Library Systems Report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7 10:0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