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DPI开放科学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dpi https://www.mdpi.com/

博文

距离你最近的一次物种灭绝可能是现在——与地球生物多样性一同消逝的分类学家

已有 508 次阅读 2023-12-5 15:40 |个人分类:学术软文|系统分类:论文交流

原文出自 Diversity 期刊

Löbl, I.; Klausnitzer, B.; Hartmann, M.; Krell, F.-T. The Silent Extinction of Species and Taxonomists—An Appeal to Science Policymakers and Legislators. Diversity 2023, 15, 1053. https://doi.org/10.3390/d15101053


研究背景

“虽然经常被忽视或贬低,但分类学在生物研究以及生态学和生物多样性管理等其他领域的作用至关重要。套用一句名言,如果所研究的生物体未被识别和命名,那么生物学就没有意义,因为它们在特殊单位 (类群) 中的分类位置提供了有关其特征、关系和进化的不可替代的信息。生物体的错误识别或错误命名可能不仅会影响生物学工作的准确性及其可重复性,而且还会影响医学、药理学、育种、农业、保护生物学、生态系统管理和气候学等领域。(Dubois et al., 2013)”

世界上当下生活着多少个物种?又有多少个物种在此刻彻底灭绝?国际自然保护联盟 (IUCN) 的最新数据显示,所有受评估的物种中有28%面临灭绝威胁,这引起了越来越多社会人士的普遍关注。这个令人不安的数字还只是基于我们现在已知且具有数据支持的不到130,000个物种,而目前普遍认为整个动物界在地球上就至少有5到800万个物种。我们对与我们共享这个星球的物种多样性的无知令人震惊,甚至变得近乎超现实。近年来随着科技的发展,全球自然栖息地不断加速丧失,绝大多数尚未发现的物种似乎注定要悄然灭绝。因此,记录和研究我们星球上仍然存在的生命多样性应该是现代生物学的首要任务之一。而在这两代人的时间里,分类学工作却一直处于资金不足和价值严重被低估的地位。2023年9月30日,来自德国丹佛自然科学博物馆的Frank-Thorsten Krell博士及其合作者在 Diversity 期刊发表了一篇文章,针对分类学家与未被分类和描述的物种一同消逝的现状提出了他们的看法。

研究内容

分类学家发现、诊断和分类生物多样性的基本实体,为大多数有机生物学家 (如进化生物学家、寄生虫学家和生态学家) 以及从业者 (如林务员、农民和自然资源保护主义者) 创建了参考框架,分类学家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而在公众和政治生活受到生物多样性下降的影响时,这种多样性的发现者和记录它的机构却常常得不到足够的支持,甚至遇到障碍。Frank-Thorsten Krell博士认为导致这样的悖论出现主要有以下五个原因:

1、对分类学认识不足

许多人由于分类学家的描述性工作以及因身份识别秘钥的广泛使用简化了识别流程而误认为分类学工作简单且缺乏科学性,且仅凭分类学工作的最后结果将分类学武断地归类为目的仅为命名物种的学科。而实际上分类学已经变得更加重要,分类学家经常参与确定物种在生态系统中的生态作用、它们的进化、生物学和习性,身份识别秘钥的简化正是由于付出了大量努力。

2、发表指标作为衡量科学绩效的扭曲标准

期刊影响因子创建最初是为了帮助选择科学引文索引的期刊,而如今却被用于评估发文作者的科学能力。除了期刊影响因子普遍不适用于作者评估之外,分类学特殊的引用模式使情况更加恶化,不论是期刊影响因子还是H-index均未考虑到分类学结果通常在最初几年的引用率较低,但在未来几十年甚至几个世纪中继续被使用和引用。此外,随着近年来许多电子期刊的兴起,学术团体、当地自然历史协会、自然历史机构或私人资助的专业期刊面临着激烈的竞争。开放获取出版的电子期刊可以提供较高曝光度,但在具有良好影响因子的知名期刊上发表论文的处理费用可能很高,很大一部分分类学研究是由没有资金的私人学者或退休人员、专业研究人员在机构预算有限的情况下进行的,或者是在生态或系统发育项目方面进行的,难以支付高额出版费用。

分类学需要花费大量时间进行修订工作,往往几年才只出版一份文章。在现行评价标准下,长期、全面的修订研究已成为这份职业的劣势,因为论文数量或结果论文较少,投入的时间较多,并且在出版后与职业相关的时期内的预期引用数量很可能非常低,而研究一个不知名的类群更是加重了这样的劣势。

3、专注于研究技术

随着科技的发展,越来越多新兴科学技术被运用于分类学研究中。然而,技术应该是获取知识的手段,而不是目标本身。例如DNA分类学,DNA条形码的运用虽然可为分类学研究节省时间和金钱,且能关注单个基因2%的差异,而仅凭此描述数百个新物种,则在很大程度上没有考虑明显的表型差异。新的方法和技术吸引了资金和新鲜血液,提供了新的数据集,通常是积极的发展,然而过分强调新技术,则会损害长期建立的、经过测试和验证的方法。

4、自然历史博物馆的优先事项转变

自然历史博物馆收藏和记录了地球过去和现在生物多样性标本,当前自然历史博物馆为更好地获得政府和公众的支持,将工作重心由生物分类学研究转向更为流行的话题。且由于决策者和部分科学界对自然历史收藏品的低估,以及对凭证标本的认识论功能缺乏了解,虽然博物馆中的标本数量不断增加,但馆长和技术人员的数量却急剧减少,这也造成了标本的错误鉴定。此外,决策者对于博物馆标本数字化的懈怠也给分类学家查阅资料与数据带来阻碍。

5、意识形态和立法机关

当今世界各地的立法机构都出台了相关法律法规以保护生物多样性,这些规定在很多方面有助于保护自然,但同时某些“繁文缛节”的实行也给动植物的科学采集带来了阻碍,导致分类学家的研究受阻,对于相关物种的保护束手无策。

研究总结

如果我们想在地球上未描述的物种灭绝之前发现和了解它们,就必须改变法律和社会态度,为基础生物多样性研究创造有利的条件。基于此,Frank-Thorsten Krell博士认为,想要改变这种现状就必须显著增加一般分类学领域的财政支持和带薪无期限分类学工作的职位数量,并避免使用单一的期刊发文指标来评估研究人员及其工作的质量。各大自然历史博物馆需要推进数字化工作,并专注于现有藏品的研究。此外,还需结束对分类学标本的科学收集和国际交流实行的禁止性立法。

Diversity 期刊介绍

主编:Michael Wink, Heidelberg University, Germany

期刊涵盖了从分子、基因、种群和物种到生态系统的有机体和分子多样性相关的所有主题。研究范围涵盖但不限于生物多样性及多样性保护、分子进化与生态学、多样性评估等。

2022 Impact Factor:2.4

2022 CiteScore:3.1

Time to First Decision:16 Days

Time to Publication:39 Days

科学网banner (1).jpg

Picture15.jpg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3516770-1412555.html

上一篇:JCR 2区,IF 4.5!聚焦微生物学优质期刊——Microorganisms
下一篇:柬埔寨王国的第一个恐龙:来自柬埔寨西南部戈公省下白垩统的蜥脚类腓骨 | Fossils
收藏 IP: 61.242.144.*| 热度|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3-1 19:1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