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iminhu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iminhu

博文

穷的透底的我如何从硕士熬到博士 精选

已有 11690 次阅读 2011-9-25 00:18 |个人分类:乱七八糟|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博士

    刚刚看了科学网上两篇谈当前研究生待遇的博文,一篇是博士生杨彦红的1300元生活费的规划问题》,另一篇是导师赵纪军的《谈谈高校研究生的待遇问题》,心里很是感慨万千,很想说几句。索性回顾一下自己上研究生期间的待遇水平,让各位网友、博主比较看看当年我这个穷的透底的研究生是怎么熬出来的。

    我2001年开始在青岛一所211高校(后来升级为985)上硕士研究生。因为自己当年只是从一所省属普通农业高校本科毕业,所以倍加珍惜这样的学习机会。据悉在当时全国高校系统内硕士生待遇好像只有200多元,我所在的学校则为211元(不知是否与“211”这一数字有关)。入学后因为我是从外专业调进来的,因此我的生活补贴只有每月170元。我现在都难以想象自己当年的日子是怎么过的(现在想想都感觉后怕!!)。我20019月初从家里拿了1000多元钱去学校报到(考虑到去外省、还要缴纳住宿费),从那以后我再也没向家里拿过一分钱;话又说回来,这么多年也没能力孝顺一下年老的父母!可能当时因为我是独自一人,除了吃饭、电话卡和日常生活用品以外(基本上没买新衣服),别的开销基本没有(我至到2003年夏天才买手机)。偶尔同学聚一下也是AA制,大部分时间我最好的几个哥们他们都不让我出手。当然,这还得感激自己从硕士二年级下学期开始拿一等奖学金了(一年1400元),大大的缓解了我的生活压力。另外,青岛当时的日常生活消费与现在相比起码要低一倍的水平。

    2005年开始我在同一所学校上博士研究生。呵呵,这次我的补贴水平有所提高,达到了251元每月(听说一开始全国高校范围内都是250元,因考虑到这个数字不好听,怎么说发给对象也是一大批博士研究生、未来科学研究的主力军啊,学校特别给每人每月加1元)。同样幸运,基于前几年的科研积累我在博士期间每年都能拿一等奖学金(每年1800元)。与此同时,我有女朋友了(她给我办了一个双方之间打电话不要钱的手机卡),外出吃饭、逛街、买衣服大部分时间是她出钱(不是我小气,实在是拿不出手!不过我女友她很体贴我,也从来没有嫌弃我)。在此期间,青岛的物价水平也是芝麻开花节节高(房价更是攀升的离谱)。难得的是在我女朋友的倾力支持下,我总算圆满的完成了我3年的博士学业。

    回顾一下,不难发现自己硕士期间的生活补贴只有每月200元不到,博士期间也只有每月400元。我当时埋怨过自己生活困难吗?我现在如此反问自己!我可以肯定的回答各位博友,在硕士期间绝对没有。我只记得那几年过的很开心、很充实,白天(包括周末)经常呆在实验室里,晚上回宿舍看看书,闲时和同学打够级,打羽毛球,这种生活至今依然历历在目。博士期间偶尔和室友聊天时会发发牢骚,但更多的时候是在无奈中的自嘲而已!的确,诚如诸多博友、博文所讲,研究生自始至终在学术圈中没有话语权,只是一群任人宰割的羔羊、一个彻彻底底的被忽视的弱势群体而已。诸君是否耳闻,在某一高校研究生因为对食堂的饭菜质量和价格不满,只是在学校食堂边上贴上一张A4纸表示抗议,学校竟然动然多个部门对当事人进行调查,最终个别学生被处分。够吓人的吧!!

   最后,关于研究生待遇低的原因、解决方案科学网上已经有很多这方面的博文了,本人也没有其它新的什么想法。但有一点需要强调,在目前待遇水平普遍偏低而短期内未有提高的现状下,研究生们不能过多纠结于这一问题。对于某些人一个月300元就能生活,对于另一些人一个月3000元也未必够。个人认为,年轻人既然选择了研究这条路(关键是在中国)就应该能接受这样的现实,至少在上研究生这几年是这样,毕业后你当然可以选择走其它的路。在某种程度上,一定逆境中的历练对于年轻人不是坏事。当下的年轻人需要掌握技能、把握机会、得到认可,但更需要一点能在苦中找到乐趣、坦然面对生活的精神!

谈谈研究生的待遇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90140-490102.html

上一篇:留学人员如何真正融入美国主流社会?
下一篇:选择读研需要什么样的理由?

27 曹聪 张红光 赵纪军 水迎波 李宁 刘风 朱志敏 王焱 曹贺贺 高建国 许有瑞 李小文 郑永军 孔晓飞 虞左俊 文文 逄焕东 蒋敏强 唐常杰 罗帆 梁建华 蓝劲松 ywk1573 neilchau zxk730 ljxm sanilzhang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7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4 10:4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