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科学轻风,汲智慧甘露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yaninelotus 有风来兮抚我长发;有雨飘兮沐我花容;星兮月兮寰宇美兮!

博文

情书

已有 619 次阅读 2024-5-14 23:29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情书

文/蓝莲花瓣

公元2024年5月14日,星期二,晚上十点二十五分,我坐在电脑前面,看到“情书”这两个字,突然想给谁写一封“情书”。我首先想到的问题是,我应该给“谁”写这封情书呢?我刚刚看到一个短剧,“歹徒”闯进房间,拿刀逼着女主,说:“赶紧给谁打个电话,只要有人愿意来,我就输。”女主边机智后退,边劝“歹徒”喝水,边思考“给谁”这个问题,终于,女主拨打了麦当劳的点餐电话。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给谁”写情书跟这个情景剧是一个套路的吗?也许不是,毕竟他们都还很年轻。也许是有点相似,毕竟我们都生活在相同的社会环境之中。然而,这个词还是打动了我,就在今晚,在这个漫天飞沙的夜里,我很想给谁写一封情书。

可是,什么样的文字又称得上是“情书”呢?就像茨威格的《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那样,用一生的时间,在滚滚红尘之中热爱着那个陌生的男人,然后把这个奇怪而别致的故事写成文字,寄给男人,让他阅读。这样的情书,厚重如同生命,是那个女人,还有她的孩子的生命。如此痴迷的情书,世间少有。可我还是忍不住地想,故事中的女人,她究竟是爱上了年轻时的一个梦想,还是爱上了“爱上”这件事情。难道她仅仅只是男人的陌生人,而不是她自己的陌生人?!

多么奇怪的女人,又是多么执拗的女人。我想我绝对不会痴迷到那个程度,无论是出于现实的理性,还是出于个性的软弱,我都不会把什么事情做到极致,这或者就是我这个极具“普通人”特质的人的清醒,说是所谓的清醒也可以。那么,我给谁写一封可以称得上是“情书”的情书呢?就在前天,当我面对我自己驾车技术的焦虑和恐惧时,我突然间就明白了一件事情------多少时日里我们总想着男人比较强大,其实他们的驾车技术也是一次次克服恐惧锻炼出来的。

尽管理性和情感体系不一样,但人的理性和情绪还是会相互影响的。如果别人的恐惧我不能代替,我怎么可以希望自己的恐惧让别人帮忙克服。我还可以给谁写封情书,我给他/她写情书,我该告诉他/她什么呢?

我可以说“梅花落满了南山”吗?在我渐行渐远的路上,梅花开了又落,落了又开,风沙来了又走,走了又来,如此种种,有什么说头呢?我不记得是谁人的诗句了,他说“当年共我赏花人,点检如今无一半。”我也不清楚为什么我就这么清晰地记住了这句话。难道人生之中,情书的内容其实并无定法,比如“今夜风沙很大”。

月亮都可以很是惨白,当然也可以说“风沙很大”。然而,情书仅限于此吗?前天万里无云,天空如洗,夏日的浓阴碧绿,像三十岁那么丰腴,那么美好。我还需要给谁写一封情书吗?我的情书都戳在了时间里,一点一滴,一词一句,即使有些停顿,有点漂泊,也很美好。

然而,今夜,我真的好想给谁写一封情书,但我不知道写给谁,写点啥。

就在这个漫天风沙的夜晚

我想给你写一封情书

我的文字,它们漂泊不定

就像被风吹起的沙粒

不知道你在世界的哪个角落

我想给你写一封情书

即使你那么虚无

不及我的教课书里

一颗流浪的电子

就在这个漫天风沙的夜里

风吹过去飒飒的声音

我想给你写一封情书

不谈过去不论未来

哪怕你只是

从不停顿的一个光子

是谁给了我眼泪

是谁给了我鲜花

是谁给了我 无爱的至爱

在这个漫天风沙的夜里

我想给谁写一封情书

没有对象的情书

没有地址的情书

我要把它寄给窗子

窗子上贴着红色的幸福

还有窗外,那无言的世界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79594-1434115.html

上一篇:后来
收藏 IP: 60.165.142.*| 热度|

3 许培扬 郑永军 王从彦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5-21 06:4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