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zhipe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inzhipeng

博文

《人性》(连载1)

已有 2564 次阅读 2016-6-28 08:22 |个人分类:书稿连载|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人性》

  前言:

书写的是针对精神病学被诊断为精分的病人,论述这是陈旧的精神病学理念把心理问题的患者硬是拖入精神病的陷阱,从而使这些患者变成终生残疾。变成一个废人。而运用新的理念、运用心理学的诊治学术、措施、方法方式,就轻而易举将这些陷入泥淖的所谓“精障“者,挽救出来。

这初看似乎只是理念问题,实际这涉及到人的心灵,人的思维规律,涉及到人性。人之所以会陷入迷茫,陷入困境,从而会出现、发生幻听、幻视、幻觉、幻想;都是与人的本性、心理素质,人的意志毅力、人生观、甚至是宇宙观都有关联。也就是与人的后天环境熏染、感染、教育、培育等等一切相关。熟悉了这个道理和机理;治疗这一类患者也就简单得多。从这类病人的诊治过程,也就能更深入地了解人性。了解人的思维规律,进而探讨人脑的奥秘。

                                                 

                                                    2016年6月8日

《幻听是可治之症》

精分的福音》

三导疗法

这是本高深的学术著作。

全书共分三部分:第一部分案例;第二部分精神病学剖析;第三部分新颖独特的治疗方法。

全书的目的:否定精神病学,因为精神病学危害人群,贻害社会;指出新的出路、挽救“精神”病人,提升医学。开辟新的医学方向。

全书以理服人,不强势压人,以充分的理来说服人,所以运用案例说话,用事实说话,既说理,也想引起人们“兴趣”,读起来不枯燥,吸引人们阅读,然后引起他们的深思。(引用案例诊治过程的全文、原文,基本是真实的,但又必须保护人们隐私。所以具体真名地址经过改写。)

然后展开理论(第二部分)用理说话,用历史说话,用理论历史来说服人;从而推翻精神病学,让精神病学退出历史舞台。

第三部分介绍治疗幻听原理方法技术要点:三导疗法。

所以这本书既给普通人看,使他们看到希望、清除误解,恢复人的尊严;……更是给医学

界看——不仅是一般的医学界医生,也是给×××;×××等医学界高层次——学术界权威们看,与他们商榷、甚至是论战,还期望能接受笔者的学说、理念、论点;共同来推动医学界、精神病学界向前发展直至最后否定污染崇高医学的精神病学的存在。

这就是全书的目的。

                             

前言 

  本书名中的精分是用“”号的,这有它的数种含义:

一是精神分裂症的简称,但远不是简称那样简单;

二是更深的意义,是否定精神分裂症这个危害人群的污名的病名;

三是本人研究的这种异态的心理名之为知觉错位症,这是种一时性的心理功能紊乱,是一种比常人较为严重的心理功能紊乱;

但究竟是病态还是常态,则与认识大有关系,处理得好就不是病态,因为它的消失很简单;但处理不好,就非常严重;它的结局仅一念之差。它的发生本人将它名之为认知岐误;如果将这种岐误纠正,它就能很快回复到常态;所以治疗它也很简单。这就是引导。当然这需要悟性,如果有悟性,马上就可恢复、康复。这就是《“精分”的福音》书名的由来。

当前社会的精分现状,有极大的危害性,危害的不仅是精分病人,而是精分这个名称。其次是精分家庭。一旦一个家庭中有人被某个医院诊断为精分时,那么这个家庭就陷入无底深渊,就四出奔走,到处求救。因为这个病人从此就无救药,就成为废人,成为残疾,成为“疯子”,成为人人害怕的远远躲避的杀人放火投毒恶魔。多么可怕啊!

这个可怕,不是精分病人本身,而是医学社会的误传误导,是精神病学造成的恶果!

请看那些家长们的呼声吧:

当听到女儿被诊断为精分时,几乎是心理崩塌了,全家人也深深陷入惊慌之中,一家

三代人全都陷入为女儿治病而焦虑、恐惧。

从网上看到幻听(精分)可以治疗的信息后,心情非常激动就象抓到一棵救命稻草一样

让我们一家从崩溃的边缘走回来——一个母亲的求救,救救我的女儿

……无数这样的呼吁充斥着被精神病者的社会。

   而被精神病者的人们,其境界更是凄苦悲惨。

   试看——

陈旧的精神病学理念、观念,认为精神病是无法根治的,只能缓解,无法断根。精神病人不能工作,不能入学;精神病人归入于残疾人之列,可以享受国家的救助、补助。但不能工作,不能入学、不能就业。因为“精神病人发作期,会导致杀人、放火、投毒”,所以又视为精神病人不负法律责任。从而还会戴上疯子的恶名。所以还必须监管。在社会上低人一等,受尽白眼、受尽羞辱,永无抬头之日。从而导致凡是某家、某人,一旦发生精分诊断恶名确立,从此就陷入地狱之灾,永无翻身之日。

如果果真如此,那当然无话可讲。

可是完全不是那回事,幻听患者是完全可以治愈的,只要不将他(她)们列入精分行列,就完全不会有精分遭受的恶果。可见精分的危害大矣!

把幻听诊断为精分是害人!

最近来求治幻听者的人数不断增多,案例发病原因都与家庭因素,社会因素有关,还与医学因素有关,笔者感概说,这是家庭悲剧、社会悲剧,甚至还说到是医学的悲剧。由此很使人费解。有个患者的家长,就此提出问:为什么是医学的悲剧?

为此笔者想系统地展开论述,来剖析这一社会家庭的悲剧的根源由来。

在展开之前,首先对中国疾控中心精神卫生中心的描述提出批驳:解放日报的一则报道说:"据中国疾控中心精神卫生中心提供的数据,我国各类精神疾病患者人数在1亿人以上,但公众对精神疾病的知晓率不足5". 我说:胡扯! 这是医盲。把精神病与心理症混为一谈。有心理问题的人有这么多可以这样说。把它说成是精神疾病,那是混淆视听。认识不足的是那些发表上述言论的不懂装懂的专家

所以说幻听案例是家庭的悲剧、社会的悲剧、医学的悲剧这也是原因之一。

幻听是可治之症,幻听只是一时性的心理功能紊乱,是一时性的知觉错位,是容易纠治的,治好的,但是一旦被戴上精神病的帽子,那就永无宁日,就成为家庭的悲剧。

试问,根源何在!

根源是医学陈旧观念造成的!这就是医学的悲剧。

很多被精神病者是已成的悲剧。现在还将那些因显而易见的外界因素和个体个性心理素质因素引起的幻听,不加分析,不加研究,一律加以精神分裂症的帽子,一律采用有严重毒副作用的、强烈的精神病药物予以强行压制幻听进行治疗,这无疑会带来更严重的、恐惧的无限期的无期徒刑的恶劣后果。

幻听者、幻听症的家长们,请你们深思。安定下心来。不要被这些误导,增加幻听的治疗难度。幻听是可以治疗的,治好的。

试看下面的案例,足可证实笔者的论证。

从两个精分遭遇来看当代精神病学界理念的落后

新颖理念获得新生:

女:23岁,044月份去澳洲留学,求治者为其母,说:今年1月份,婆婆去世,女儿来不及赶回来。后做了恶梦,梦见两个僵尸,一大一小倒在她身体上,此后慢慢幻听出现,但上课工作还是继续,以后的4个月在澳洲基本一个晚上睡2-3个小时,不敢睡着。后来她网上查阅说幻听就是精神病,就认为自己是有精神问题了。我们基本每天通话,我听着不对劲,譬如:早上起来洗澡后坐阳台上晒太阳,看见墙壁上人影的头顶在冒烟。我说那是自然现象,她还说可能我的精神是有问题了,后叫她马上回国。(当时在澳洲时没和我说有幻听情况,只说现在瘦的很)……
   出机场,我都不敢认了,从小就胖的小姑娘瘦的。……告诉我出现幻听4月了,一直老是有人说她这个做错了,那个做错了。后先去中医推拿,效果不错。带她去精神病医院看心理医生,医生听我的口述,后问我女,我女留着泪说:我好痛苦,幻听伴着我4个月,又失眠,胆小。后医生叫其他医生给她在电脑上做了个测试,就断定她患有精神病,……这样马上给她断定有精神病而开具精神病药物和失眠药物我真不能接受呀。
   我想请问:幻听要怎样治疗?我要如何的配合?给她什么环境?现在都只有一个孩子,都是心头肉,不敢乱来呀。

   最后家长和患者都找到了我,我否定了精分,而诊断为突发性幻听型心理症;采用了心理疏导,认知纠偏,并辅以中药治疗,当时本网上的很多人都认为我的方针是错的,但我坚信我的理念是正确,我有实例可以佐证。而家长和患者也信服我的理论和治法,坚持了要我给予诊治。现在可以说,患者已经走出了精分的阴影。
最近来信:

她很感激您对她的帮助,把您当成信任的朋友。……

   她现在生活的很幸福,不想被任何往事打扰,不想往事被任何人知晓,更不想因为往事影响到她现在的生活!!……

    您是一位热心的好医生,……

    感谢您的帮助和理解!……叩首感激!

陈旧理念走向毁灭:哈佛博士走向精神病之路

毁灭案例(本文来源:潇湘晨报报道摘录——名字均为化名)

邓琳,女,三十余岁,哈佛博士,现××市精神病院精分病人

邓琳自小就显得天赋异禀。1967年12月12日,她出生于西安。与同龄孩子相比,女儿的鬼点子明显要多。有很强烈的求知欲。在学习上,邓建平从来不为女儿操心。她超乎常人的学习能力,让同龄人和同龄人的家长羡慕不已。年仅15岁的邓琳被复旦大学录取。本科毕业后,邓琳顺利考取复旦大学的研究生,近10年留学生涯里,邓琳就读和工作的都是美国一流大学,俄勒冈州立大学自然科学硕士、肯塔基大学哲学博士,哈佛大学医学院博士后。邓琳32岁那年,正在攻读博士学位,开始了初恋。她认识了一个来自台湾的男同学,很快坠入爱河。后来,男同学硕士毕业,考上了哈佛大学博士,邓琳放弃了在肯塔基大学一所实验室的研究,和男友一同去了哈佛(最终挫折失败)。为了送女儿出国,邓建平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其实,邓琳出国时就知道了家里的境况。但是,可能是之前的优越感养成的习惯,她依然保持着精神上的优越感。另一方面,她受不了一点气,但她嘴上从来不说,就算在外面受了委屈,也从来不和父母亲说。内心的高傲、现实的窘迫,这给邓琳带来了很大的压力。、他希望女儿回到自己身边,联系了衡阳当地一家医学院,对方答应聘请邓琳为特聘教授。2001年夏天,在父亲强烈要求下,邓琳回到衡阳。这在当地引起了不小轰动,媒体纷至沓来,赞美之声不绝于耳。哈佛大学高材生回到衡阳,让当地组织人事部门非常关注。回国后,邓琳最大的希望是回复旦大学教书。她联系了复旦的一名教授,对方同意了,但表示要等自己考察结束后面谈。邓琳信心满满,不料,没过多久,她就接到教授的邮件,被告知不用去上海了。邓琳很生气,实在忍不住的时候,把怒火转移到了父母身上。邓琳的态度很坚决:非北京、上海的大学不去。让邓琳和父母没有想到的是,拥有顶级学历的邓琳在找工作道路上的挫折才刚刚开始。2002年,邓琳的档案被传至湖南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时任生科院院长吴秀山在电话核实了邓琳学历后,决定聘用。邓琳在湖南师大只待了两个月。在吴秀山的记忆中,邓琳的形象相当模糊,她没有参与教学,大多数时间是在宾馆里过的,只有刚到师大时去实验室熟悉了一下情况。吴秀山说,邓琳入职不久,就表现出精神异常的症状,学院方面打电话给邓琳的家属,要求解除聘用合同。但是,周云娟不同意这种说法。她说,女儿在生科院时,曾对学院饲养白鼠的做法提出异议,所以,有人在造谣说女儿有精神病。邓建平跟周云娟的观点不同。他接到学校电话通知后,害怕邓琳受气,立马赶到长沙,把邓琳接到衡阳,送进了精神病医院治疗了半个月。这件事,成为了现在邓建平、周云娟口角不断的由头。你把女儿强制送往精神病院,就算没有病也会逼出病来。周云娟呵斥邓建平。不料,一语成谶。病人打那以后,尽管邓琳找过多份工作,也先后多次出国,但挫折似乎跟她如影随形:应聘西安一所医学院,原以为学院会提供一套住房,然而她去了西安才发现,自己预期的套房不过是一个单间,她大失所望,没有过多考虑,辞职回到衡阳;后来,她去了一趟加拿大,工作没找到,身上的钱却花光了,只好悻悻地回来……雪上加霜的是,她的精神状态越来越糟,进精神病院已成常态。家属们从医院得知,邓琳真的患上了精神分裂症。现在,邓琳治疗一个疗程是3个月。疗程结束,她的情绪能基本恢复平静,没过多久,她又会进入狂躁期,所以,父母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安排她到衡阳市第二精神病院接受治疗。邓琳是由于情感、事业等多重挫折导致思想受到刺激。这也印证了吴秀山的说法:智商高的人神经往往特别脆弱。反思从哈佛博士后到精神病患者,邓建平陷入了深深的自责:是我害了她。在邓琳的成长过程中,一切都由邓建平和老伴安排,导致社会经验极其缺乏,加上从小就在周围的人群中出类拔萃,遇到挫折就受不了,没办法接受。所以,邓建平喟然长叹:一切包办的孩子没有出息。时过境迁,邓建平和老伴不愿再回忆邓琳的点点滴滴,但对邓建平来说,他常常不由自主地陷入到回忆之中。记者在采访老两口时,每问一个问题,老人都会哽咽,然后老泪纵横。4月22日的午饭时间,像往常一样平淡而安静,一盘凉拌莴苣,一盘酸菜炒肉是他们的午餐。如果一切正常,老人原本可以不用拮据,两人每月的退休金加起来接近6000元,

但这笔钱现在全部用来给邓琳治病了。

   【笔者注:报道很详尽,笔者一字不漏摘录转载。大家以为这是真正的精分病人。但不是的!如果转到笔者处诊治,仍能够不使她走入精分阴影而回到常人队伍。因为报道很详尽地历出:患者的心理素质、遭遇的挫折,和她的社会学无知,从而陷入困境,心理崩溃,发生心理异态;这完全可以用心理治疗(当然有难度)将患者引导出来,而完全不必将她陷入精分的泥淖,成为终身背上精分的精障者的悲剧。】

(待续)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590120-987208.html

上一篇:再议“中国梦与美国梦
下一篇:《人性()连载2》
收藏 IP: 101.81.197.*| 热度|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3-4 23:0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