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xueren07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kexueren07

博文

在树上,守护城市风景线 精选

已有 4513 次阅读 2024-6-23 22:00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微信图片_20240623222050.jpg

雾炮车

每年春天,当气温超过20℃时,悬铃木的幼叶快速生长,其背面一层毛茸茸的东西会脱落,形成芽衣絮。3月底到4月中旬,悬铃木的果实成熟时,含有果毛的头状果序会产生第二波飞絮,即果毛絮。这些飞絮自由地飘落,飞到行人的头发、眼睛里,甚至被吸入鼻子、嘴巴,成为很大的过敏源,使过敏人群轻则流鼻涕、眼泪、皮肤出现过敏症状,重则刺激和加重哮喘、支气管炎等呼吸道疾病。人们在这两个时节从悬铃木下经过时,会时不时闭上眼睛或摒住呼吸,尽量躲避这些飞絮;实在躲不了又苦于其害的人们,则会打电话向绿化管理部门投诉。于是,常常在深夜九十点到凌晨,从一天的忙碌中渐渐安静下来的林荫道上会出现带着风轮叶片和像炮口那样出风口的风炮车,以及喷出细长、密集水柱的雾炮车。

风炮车在前,负责吹落飞絮;手持遥控器的绿化工人全程随后,根据现场情况实时调节风的吹向并避免车辆碰撞到树枝;再后面是雾炮车,用雾状的水滴将飞絮凝固,使其快速着陆而不在四下里任意飞舞。因为在清理飞絮的同时,要使自己免于飞絮的干扰,有些工人会戴口罩上岗,但是对于已和申城悬铃木打了20多年交道的房成博而言,这只是像掸落或擦掉脸颊上的汗珠一样日常的事情,他笑侃:“现在大家好像都比较敏感,我没有那么敏感。”

剥芽后的树要美观、通透、疏密适中、抗风御虫

23岁从西藏退伍进入徐汇园林发展有限公司的房成博,身高一米八,体重145斤,小麦肤色,做了20年上树工,长期从事行道树养护、管理工作,带过20几名和自己一样退伍从业的军人当徒弟,其中有两名在2022 上海市行道树机械化修剪技能竞赛中得过一等奖,还有几位和他一样,随着经验渐长,转向从事绿化管理工作。

上树工的工作听起来简单,实际要在有限的时间里完成大批量行道树的修剪并实现美观,对于工人的手艺来说是个考验。除了要经过培训获得上岗证以外,还要通过结合文化考核的园林绿化工培训考试,依次分为初级、中级、高级工、技师和高级技师。在房成博看来,从初级绿化工到高级技师的进步过程中,最重要的是看修剪出来的树美观的差别、缺口是否平整,以及工人爬树、修树的姿势。

当上树工带着竹扶梯、保险带、安全帽、安全带、手套、手锯等工具走近目标树群,快到树下的时候,通常他们心里已经大致设想好了应该如何修剪眼前的这些树。

“一棵树有东西向长的,也有南北向长的。一般如果树是南北向长的,我们的扶梯就沿南北向架;东西向长的树,扶梯就沿东西向架。这样一方面不会影响树下的行人走路,另一方面也是为了上树工自己的安全。”房成博告诉记者,扶梯一般都搭在一根树杈上,如果同时搭在两根树杈上,工人爬上去的时候在一边踏一脚,扶梯的受力面就会左右滑动,容易导致踩空;搭在一根树杈上受力稳定,左右两边都可以放心踩踏。保险带要选择扣到粗壮、结实的树干和树枝上。爬树的时候,工人的脚底要贴着两个树枝形成的虎口内侧踩。

一般园林单位都是每年的三四月开始招人,这样,5月初就可以开始剥芽,也就是把树上那些多余的萌枝芽拉掉。第一轮剥芽一般持续20到25天左右,要求是使经过剥芽的树后续形状美观、骨架均匀、疏密适中、整体通风透光、避免攀爬失控,并能抗台风、便于病虫害防治。虽然带着锯子上树,除了特别老的枝条,房成博和他的同事们剥芽一般都用手直接把嫩叶沿着树枝的根部拉掉,顺便修去树冠内的下垂枝、重叠枝、枯枝和内向枝,给树的顶端、平行枝和部分斜逸的下垂枝留好外向枝,进行短截。上树工人常说“三股六杈十二枝”,为了将树控高、为马路上穿树而过的架空线开出“过道”,他们会把树的顶梢去掉,留两三根头梢,保持树顶稀疏;中间留些装饰枝,以及与头梢呈45度角的方向枝。短截一般修掉原树枝1/3的长度,留芽保留的是工人双脚站立位置两侧和站立面反方向上的芽,以免影响后续攀爬。这样,到了冬天,工人再修剪多余的树枝就比较轻松。否则,当台风季来临的时候,风受到茂密的树阻力太大,给树的反作用力会使其前后左右摇摆、容易倒伏,尤其是新种的大树;而当雨水量大,来不及被土壤吸收时,水就会浸漫树根。此外,树如果长得太茂盛,对吸收喷洒的防虫药的效果也有影响。

反之,有的上树工为了图省事,把“三股六杈”里的“六杈”一下子全部砍掉,树的分枝完全变得光秃秃的,过一两年虽然会重新爆出叶芽,但新的树枝会长得杂乱无章或不如过去那么茂盛,影响树木日后的美观。

修树技艺在一代代上树工的打磨中不断传承

剥牙一般从早上四五点钟天刚亮开始,到早上七点半左右暂停,避开早高峰,上午九点半或十点过后继续。为一棵树剥芽大约需要一刻钟到20分钟时间,一位上树工一天需要完成近20棵树的剥芽任务。平时,他们还会针对白粉病、方翅网蝽、食叶性害虫等行道树的主要病虫害开展打药等日常防治工作,同时,需在行道树进入生长季后对其进行施肥,对长势不佳的行道树做好冬季追肥和春季施肥。

“从一级树枝跨到另一级枝树枝,高的人一跨就上去了,个子矮的人相对就比较累。我们在面试应聘人员的时候,会让他们试试爬3级、4级的树枝,看看他们的协调能力。不过我们对身高没有绝对要求,对体形有要求,不招胖的人。”房成博笑着补充说:“瘦高个不容易把树枝压坏。”

上树工工作辛苦,而且不是谁爬到树上都能干,因而很少有上海本地人应聘,招聘到的大多是退伍军人。他们体态合适、身姿矫健,正常情况下将在这个岗位上工作到45岁左右。

房成博从事上树工作多年来,因为技术过硬,多次获得各类集体和个人荣誉。他还积极支援外省市行道树养护管理工作,为一些居民小区、单位的绿化养护提供技术指导、帮助大家解决难题。在上树9年后,他接过老师傅的接力棒,成为班组长。2013年4月,从消防队伍退伍的许志亮拜师房成博,在其指导下开启了新的绿化人生。许志亮第一次上树时,两条腿还害怕得打哆嗦,空中飘荡的果絮则刺激得他止不住地咳嗽。在房成博的带教下,他用将近3年时间学会了找踏脚枝和自信、快速地辨别枝条类型,也成了一名优秀的上树工。2021年,晋升为企业中层管理人员的房成博将班组长的责任传给了许志亮。同年,许志亮收下了他人生中的第一位徒弟——从北京回沪的退伍军人严杰。这些年来,许志亮带领的班组陆续获得了全国“安康杯”竞赛优胜班组、上海市绿化行业职业技能竞赛行道树修剪竞赛冠军、上海市绿化行业绿化管理分赛区劳动竞赛先进集体、环城绿带森林防火技能比武一等奖、上海市青年五四奖章集体、上海市青年突击队等荣誉称号,修树的技艺在一代代上树工对工作的热忱和磨炼中不断传承

让房成博颇有感触的是,过去上树时,树下马路上的人和车没有现在这么多,工人在上面修剪的难度、压力也就没有现在这么大。现在,城市马路单位空间里的人和车比过去密集了不少,上树工修剪下来的树枝,常常一不小心就会弹到划线区域外,碰擦到行人或他们的车,引起抱怨甚至纠纷。近四五年来,向绿化部门投诉道路飞絮的市民也比过去增多了。房成博希望未来有更多人能够解他和同行们虽然不常常出现在人们的视野里,但其实漫长时间里都默默守护着城市风景的工作。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1341506-1439425.html

上一篇:“星舰”第四次试飞,美国离实现“重返月球”还有多远?
下一篇:民用建筑幕墙安全检测和管理需引起重视
收藏 IP: 183.193.51.*| 热度|

9 孙颉 郑永军 周忠浩 武夷山 崔锦华 汪运山 刘炜 孙南屏 李峰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7-19 00:5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