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仲绩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zj6189

博文

苋菜梗之思

已有 5069 次阅读 2024-4-29 10:11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微信图片_20240429100737.jpg

焚香祭拜,下山时已是饥肠咕噜,不由分说,立即驱车直奔山坳坳里的横溪人家。

显然是有备而来。妹妹说了,前一次到宁波上坟回来时没有吃到三臭,这次预先做了功课,网上团购已经下单,这家店有。

三臭是浙江宁波的一道传统名菜,一般指臭冬瓜、臭苋菜梗(宁波话:海菜菇)、臭菜心(臭芋艿蓊),现在有些变化,芋艿蓊不常见,多的是臭豆腐。不管怎么改,闻来总有点臭兮兮,味道还带点酸叽叽,过去的是齁咸齁咸,现在也没有这么咸了。如今,好多大宾馆里既要有地方特色,又要迎合四方来客,一旦带了些甜味、糯劲,就鲜出了食物的“本色”,正是臭也要“好得臭要死”,鲜就要“鲜得来眉毛落下来”。

姆妈在的时候,她喜欢吃,也特能做,特别是苋菜梗上市,常会盛上个碗,作为时令小菜给周围邻居尝尝鲜,过过瘾。自从搬了家,岁数也大了,这苋菜梗本就也不属于什么稀罕物,她不说,我们也就不太留意,也就没有再看她去做了。有一天,聊天时说起,说过去隔壁邻居家喜欢吃她做的臭苋菜梗,不知现在他们都好吗?

这又有什么难的,你来做,我去送,再顺便看看她们,拍了拍胸脯,算是把这事给揽下来了。可真要做,这苋菜梗还是个时令蔬菜,附近菜市场里,原本以为到处都会有的,咋就一下子都没了踪影,一件本认为轻轻松松的事情,变得不那么轻松起来。骑着自行车从这家到那家,横跨几个区,问了好多好多摊位老板、管理人员,有的年轻人都叫不上这个名字。看来这次要在姆妈面前“坍台”了。

那时候还没有那个“宝”哪个“多”之类的,感谢这个时代,现在的人们可有多幸福多方便。上网查了又查,总算在浦东的一家旮旯里有这臭苋菜梗的消息。摆渡过黄浦江,按照地址,兜兜转转、抖抖索索敲上了门。去得早了些,小铺还没有开门,一对外地小夫妇开的小店,都还睡在店堂的水泥地上。起来开门热情迎客,没有半点怨言,橱窗里几瓶灰扑扑的,也不知是什么时候的,抹布擦擦干净,尽数拿下,赶在中午前给姆妈送去。虽说臭苋菜梗是臭苋菜梗,可时间可能已经有些日子,如同甘蔗段的苋菜梗里已经空空如一汪黏黏的清水,有味无物。隔水蒸过的臭苋菜管放在了桌子的中央,一家人围着这碗隆重登台的“大菜”,都没说啥,可谁都能感觉到实在是与“宁波三臭”名不副实,当然也算是添置了一份家人的温馨。

几天后,在姆妈那里看到了一捆货真实料、有小人高的苋菜梗枝,那是妹夫从原产地直接觅宝一样觅来的。惊喜过后,真正的重头戏可以开场了,戏法人人会变,那是姆妈的拿手戏,也是独家“私房菜”,要说我能上的了手的,也就是洗洗、切切这类当下手的活计。又是一段时间过去,姆妈说臭苋菜梗可以吃了,她知道我以往喜欢“咸菜小黄鱼”、“油酥黄鲒烤”之类的,特意齐备后,中间加一道臭苋菜梗,隆重再次推出。吃多了大鱼大肉,再上一盆“臭苋菜梗”,绝对是开胃的“压饭榔头”,抿住轻轻一嗦,如今想来,那一次,果冻般如同琼浆玉液,还带点微微的甜,说其“软塌塌”、“香糜糜”、“臭兮兮”,余味绕心头。

……

“悲莫悲兮生别离,乐莫乐兮新相知”。清明时节,用一碗“宁波三臭”作为“压饭榔头”,吃饱喝足后,用味觉体验旧时的味道,让思念和时间流经心田,灌溉下一段生活历程。

如今,网购便利,要一解苋菜之思,再不用像过去那样的费劲,可不就是幸福感满满的,却总觉得少了些故乡春天的气息、熟悉味蕾的情绪共鸣。

三千轮回,一碗苋菜梗,添了几分暖意。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1185605-1431925.html

上一篇:赴一场春天的约会
下一篇:樱花缘
收藏 IP: 101.86.88.*| 热度|

16 刘进平 高宏 尤明庆 杨卫东 孙南屏 孙颉 张晓良 王从彦 宁利中 葛维亚 杨正瓴 李学宽 郭战胜 郑永军 朱晓刚 许培扬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6-25 10:1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