羚动天空-李忠秋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oodenson 南京大学 李忠秋博士 研究方向:行为生态学

博文

炒与被炒:谈谈研究生师生互选 精选

已有 16631 次阅读 2012-10-25 12:01 |个人分类:动物研究|系统分类:教学心得| 研究生, 野生动物, 师生互选

    前不久,刚刚发了篇博文,讲我刚毕业的两个研究生,给人的似乎都是教学相长,其乐融融。实际情况却不如此,这不,最近的半年,我这个所谓的老板就被炒了两次,以致于现在研究组除了一个留学生,就成了孤家寡人。
    其实也谈不到炒或者被炒,这有时候还真的就是个两厢情愿的事情,强扭不来。所以你来,我欢迎;你走,虽然我或可惜或暗喜,也不会强留。不过个中理由,还是想吐槽一下。
    有人说研究生师生关系中,研究生处于绝对的劣势地位。这有一定的道理,你进到一个新学校或者研究所,无依无靠,面对强大的老板,研究生的确是弱势,关系、研究经费、研究内容等各个方面都会受到老板的制约。但不能不说,这只是一个方面,从另一个角度而言,研究生处于主动地位。之所以这样讲,是因为几乎在所有知名的大学或者研究所,研究生指标都非常紧缺。就我所了解的中科院,不谈副研究员,一个研究所可能研究员就有几十个,而硕士生指标还低于研究员数量,那么一旦入所,硕士生必然会被老板当成宝贝。现在这个年代,好的大学或科研院所经费都不在话下,缺的都是人。于是研究生如果想要蹬掉老板另攀高枝,其实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在拿我所在的南大而言,我们专业五个导师,每年的硕士生指标只有四个,平均每年每人只有0.8个学生,其他专业也是如此。加上现在越加提倡的入学第一年大循环,师生重新互选,因此只要你跨进了这个门,之后的选择几乎都是学生自主。那么,想要招到合适的学生,看来也远非你是否愿意,更要看学生是否愿意了。
    其实我倒是挺赞成师生重新互选的,毕竟未来的路还要自己走,能够尽早发现自己的兴趣所在,对于错选了导师或方向的学生而言,还是至关重要的。所谓良禽择木而栖,本就无可厚非。但我只想对一些学生谈谈导师的想法,很多人选择读研究生,或许是为了就业,或许真的是为了兴趣希望能学有所成,无论哪种目的似乎在考研前都会套磁说我很感兴趣,诸如此类。老板可能也确实没有时间和机会去考察(当然,也许我眼光还不够锐利,毕竟我只是初当导师),然后你就顺利入学。对于虽然是纯粹混文凭,但工作努力的,我也没什么说的;但对于当初套磁,后来却又说不感兴趣并跳槽的,尤其如果是当初还有人推荐你过来的,我极为反感。我其实只是希望能够有一个诚信的交流,建立一个诚信的平台。
    反思师生互选,可能我自己也存在问题。对学生细节指导不够,关心不多,交流不畅。这也许是我性格中的一个弱点,我不善言辞,除了和自己和熟稔的朋友之外,似乎共同的话题很少,于是交流就少,给人很冷酷的感觉,尽管其实我心里很热情。当然,也许还存在我的研究水平很差。其实,有时候我真的会很自卑。当绝大部分国内的生物学家都用着先进的仪器,说着genome或者micro的时候,我们却仍旧用着几百年前的方法,跑到野外风餐露宿、吃苦受累,只为了看它们吃了几口草、集了几个群,然后发表个点数很低很低的sci并被别人所鄙视。可是有什么办法呢,这个圈子就是这样,国际上也是这样,我们或许只能自娱自乐了。用‘快乐科研’来麻醉自己吧,当然,前提是你还真的感兴趣。于是,连老板都自卑,学生可能也会觉得没面子,还是找个大牛吧!
    其实,分手也是一种解脱,也是一个新的开始。如果这个过程能够提早,尤其如果学生真的是因为发现兴趣迥异而分道扬镳,也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事情。至少,我不用多接项目多花钱,你也不用无聊的嚼蜡看文献,于人于己,再好不过!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97430-625990.html

上一篇:我的第一届硕士生
下一篇:2012末日总结

21 赵斌 彭真明 张文春 王宇 杨生茂 张鑫 张溢 李天成 张雪峰 刘淼 唐常杰 刘玉强 郭战胜 赵新铭 刘丙万 胡瑞祥 郭保华 柳林涛 王德华 张红光 chtang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8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8-8 17:4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