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OLO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KUOLONG 蒲公英的世界

博文

一位女博士的血泪史翻篇了

已有 6037 次阅读 2016-11-17 10:51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一位女博士的血泪史翻篇了


先说几句题外的废话,我写过很多的研究案例在科学网了,科学网的胆子真的很大,居然没有应个别不识时务者的要求搬掉我的博客。我的研究案例博文的问题无外乎:一是怕我坑蒙拐骗造假,这是对的,是对大众负责的认真态度;二是怕我落入无证行医的口实牵连科学网,好像科学网的编辑妹妹每一个都健康无比,既不长痘痘,也没有痛经一样,如果真是这样,那太好了!其实相比于《巨型野生灵芝》,我的这些博文确实是有真正现实意义也是极具科学研究价值的。至少我是在通过自己的研究实实在在帮助他人解除疾苦,也应该属于好人好事吧。任何事情把责任明晰清楚,其实是很好处理的,我重申对自己的文字都是承担法律责任的。


正文


她(A):未婚、中国科学院某研究所博士生

她(B):已婚、与A同所的博士生

她(C):未婚、清华大学的博士后


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记录自己最近研究过程中与三位女博士从陌生到彼此了解再到成为异性朋友,完全不亚于一台戏,唯一不同于戏的是完全的真实的没有任何虚构内容的研究生活。


认识A、熟悉A、并与A成为彼此信任的朋友,是源于A慕名找我解决困扰她长达15年的、反反复复发生在她脸上的青春痘。A的青春痘因为在别的地方没有解决好而在我这里则解决得很好,自然而然我也就成了A朋友圈里“神人”。A从她的名字到她的长相再到她的打扮都是让人一眼就能喜欢的类型,A的男友是清华的博士生......


A与B在同一个名气挺大的中国科学院隶属的研究所攻读博士,A比B低一年级,我入住在曾经学习和工作过的北京林业大学的北林宾馆,A告诉我她要领着B还有另外一位她们所的研究生(D)来找我看看能否解决她们的问题。


因为实在是时间上安排不过来,电话里我跟早就和我取得联系的C商量是否也在这个时间点过来?反正除了我,大家都是女生,不会有什么特别的见外。C欣然同意,并告知我她还带着另外一位女同事(E)一起过来。随后,我就电话告诉A:同时见面交流的还有另外两位女生并是否介意?B说没有关系。


不大的房间里一下子有6个人,清华的C还手上还提着礼物.......没法讲客气,我只好让她们东一个西一个地落座,没有椅子坐的就只好坐床上或者站着了。开腔一聊天,A和C是同乡,B的爱人也很快是海归......短暂的相互自我介绍之后,我们直奔主题,一个一个的来。


面诊完成,B和C都是痛经。虽然程度和原因不同,但结合问诊她们以往的痛经病史以及就医情况,看来她们都不存在如子宫内膜异位症、子宫肌瘤等生殖器官自身的器质性病变,在痛经的分类上还是属于原发性痛经。麻烦也就麻烦在此:去医院检查吧,啥问题也检查不出来,器官是正常的。困扰也就困扰在此:虽然不要人命,一个月一次的痛苦让人不能正常工作还是次要的,主要还是让人每每都有死去活来的遭罪......


我和她们一起分析了各自的情况,认为都能够帮助她们解决问题。与A同来的另外一位女生D的问题,我直言相告能力有限无法解决她的困扰,C的同伴E是来打酱油的。所以,我就收下了B和C做我的研究案例,那是2016年4月16号,A、B、C、D和E都是在场的见证者。


现在B和C各自两个疗程总计六个月的调理进程已经结束,长话短说,我先把B的微信原话整理一下放在这里。


2016年5月6号晚上10:46分她给我的微信:“老师,我今天正常来例假,小肚子不疼,但是感觉凉凉的,其他就是还是有些便秘的感觉。平时老好了,就是今天感觉便秘,实际上并不是真的便秘,就是肛肠收缩似的。”


她在微信里继续写道:“老师,我给您画一张图,从2016年开始的,我总结的是这样的,太奇怪了这种现象。这就是一个循环,第一个月正常来,然后30天后,就时不时出现一点点,随机出现直到第60天正常来,以前我是来例假的第一天便秘,第二天拉肚子,拉肚子完了后面还是便秘。”



2016年5月8号下午6:28分她给我的长微信:

“2014年上半年,只是痛经,量大,周期还可以,去北医三院看中医,给我结论是肝郁,给我开了一堆龙血竭,逍遥颗粒,安坤颗粒啥的。我吃了很多,发现不管用,我就没有继续吃。”


“2014年下半年我去游泳了几次,之后痛经加剧,就已经非常痛了,我想起来我有北医三院中医给开的药,就吃了,吃了当然也没有用。这时候生理周期还基本正常,但是很痛,我当时觉得没什么,每次都选择了忍,月经期间我就不做实验了,在宿舍卧床,但是每个月只有四周,其中固定一周时间用来痛经了,就这样忍了一年多。后来发展到周期不正常了,每次量很大,我去中关村医院做了B超,然而并没有什么硬件上的问题。”


“后来再痛,我就吃乌鸡白凤丸,事实证明,坚持每天吃乌鸡白凤丸是有点效果的,就不会那么地痛了。然后,2015年8月份的时候,我已经是每次痛得受不了了,恨不得啥都不要了想撒手西去。然后,我去了北京有名的宽街医院,感觉确实是比较专业,但是得让我回来每天早上放嘴里一根温度计量体温并记录一个月,为了寻找到底应该什么时间来月经,我没有照做,所以就没有再去。”


“2015年下半年,去了国医堂门诊,医生也十分专业。我服用了24包药之后,痛经的症状没有了,完全不痛了,量也正常了,月经前的浑身痛,肿都没有了。我特别高兴,但是,2016年春节一过,我就一朝回到解放前了。又开始了周期紊乱,快到2个月才来一次月经,并且量大,每次这种量大都让我脸色苍白,头发晕,浑身无力。并且月经之前两三天会便秘,肚子胀,月经第一天会拉肚子,恶心。每次月经都会感觉到肛门坠胀很厉害,坐都坐不住,后腰很酸,小腹又痛又凉,膝盖很酸软,坐在那里啥都不干就难受地流眼泪。”


这就是一个血泪史,太痛苦了。我是五一开始服用您的研究材料,服用几天就发现自己肠胃改善很多,以前我动不动就便秘,肚子胀得不行,现在则不容易出现这种情况了。5月6号我就来了例假,今天是5月8号,例假第三天。这次例假比上次改善了很多,首先不再疼痛,仅仅感受到小腹部凉凉的,肛门轻度坠胀,经量也是正常的量。没有出现头晕,也没有在经前出现乳房胀痛什么的,相比上一次,有很明显的改善。”


6月5号晚上9:27分,她给我发来如下微信:“老师,我今天来事了,真准,今天晚上,6月5号,太准了。哈哈哈,高兴死啦,太感谢老师了!”


6月8号晚上9:03分,她微信我:“这回一点便秘感觉都没有,我感觉那个便秘的感受简直就是最痛苦的,比痛经本身还难受。其实没有便,就是那种感觉。谢谢老师啊!您真的太神了,没有行医证,但胜似神医啊!这个对我们女生来说是大问题,真的。”“上次你还有点轻度的肛门坠胀,这次呢?”“完全没有了肛门坠胀的感受了,小腹部发凉也只出现在昨天,也就是说这次的例假比上次又有进一步的改善。”


又快过了一个月,7月5号她微信我:“老师好!这次的例假到今天晚上还没有来,估计明天了,不过到现在也没有不正常的,哪里都不疼。”随后的一些日子迟迟没有消息,我担心出了什么问题,于7月28号晚上9:17分发微信询问:“不知道你这次例假是否推迟到现在还没有来或者是来了但出现了一些状况?”很快得到回复:“啊,我忘记汇报了,李老师,是7月8号到12号的,很正常,基本都不痛了。”


既然一个疗程三个月的调理效果已经出来,在随后的几个月我也就没有了每个月细致的跟踪。我知道她在忙论文、忙毕业、忙答辩、忙找工作,偶尔在微信朋友圈看到她发的一些动态,知道她应该还好。


这周星期二是2016年11月15日,和她初次见面是2016年4月16日,我们从陌生开始到现在间隔正好是7个月。她从5月初开始到现在已经持续调理半年结束了,她的情况应该是完全稳定了,但需要从她那里确证一下。于是我微信询问:“好久没有联系你了,按预期给你的药方应该已经服用结束了,但不知道你的痛经情况究竟怎么样了?是否已经不再有痛经发生了?工作单位的事情已经解决了没?电话号码是否更新了呢?”


她很快就回复了我:“老师,药方已经服用完了,痛经完全不疼了,已经很正常了,周期也是正常的(2016年11月15日下午1点07分)”


我给文中的女博士B起了一个与她名字本身没有任何关联的外号阿洁,在这里也给阿洁送上我的祝福:祝福你们夫妻两位生活幸福、工作愉快、比翼齐飞!    


备注:未完待续,这是我撰写《月经论》开篇的续 1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825582-1015256.html

上一篇:巨型野生灵芝
下一篇:科学网编辑请进!

29 李土荣 杨正瓴 朱晓刚 吕洪波 李颖业 姬扬 宁利中 张家峰 武夷山 张鹏举 刘建栋 刘光银 吴明火 李莉 蔡宁 刘钢 李天成 邱趖 陆绮 张华容 王春艳 饶东海 孟庆仁 guhanxian ljxm yitiaolong123 zhouwangpu ncepuztf nm2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7 12:5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