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OLO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KUOLONG 蒲公英的世界

博文

指标:宽进严出的副博士 精选

已有 24960 次阅读 2015-11-26 08:12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指标:宽进严出的副博士


芬兰高等教育体系里学位有:学士、硕士、副博士和博士。总体而言,宽进严出。怎么个严法,我用一个自己熟悉的实例来说明。


2000年8月,我进入了我攻读博士学位的课题组,我的芬兰同事 NINA 已经在此学习几年了,她那时候的身份是攻读博士学位的博士候选人(PhD candidate),从事的研究方向是植物低温胁迫,以桦树为研究对象,正风风火火搞表达序列加尾(Expression Sequence Tag)。


2009年10月,我开始筹建自己的研究小组,她还没有一篇论文发表,找到我说她以前的研究课题都做得不顺,希望在我的组里继续完成她的博士学位。和我自己以前的导师 TAPIO 还有同事 PEKKA 商量以后(因为他们两位都是她在此之前的导师),我就同意了她作为我的博士生。实际上,她的年龄比我还大,不过确实是我真正意义上的开门弟子。


不久,她在我的指导下,我们合作,当然也还有其他学生的参与,花了不到前后一年的时间,完成了她的第一篇学术论文。虽然质量不是特别高,但总体上算是延续了我自己博士后阶段的研究,说得过去收了个尾,我也彻底地从那个研究领域里撤退出来。


道理上说,NINA 再跟我做上一段时间的研究,再出一篇文章,就可以博士毕业了,而且我当时课题组的运作,出片有模样的文章不是麻烦事。芬兰的博士毕业,对于我们植物科学领域的要求是至少发表两片一作在专业领域的 decent 期刊(通常说的是3P,Plant Physiology、Plant Journal、Plant Cell ,或者其它同类水平的期刊)和一篇与他人合作的非一作文章(无特殊期刊要求)。


就在 NINA 的第一篇学术文章发表后不久,她告诉我她彻底改变了人生观,要去另外一所大学去攻读法学学位了。这事儿是人家自己的决定,我当然尊重,不尊重也得尊重,她的博士学位也就这样搁置下来了。


她2011年底,去了另外一所大学另起炉灶,我后来也回国工作了,她和我也没有了联系。前几天,她不知道怎么就找到了我的邮件地址,告知需要我的许可,希望拿个副博士学位了结她在赫尔辛基大学的事情,原信在下:



Hi Jing,


A long time has passed since we have been in contact. I have as  planned written a licentiate thesis on the publication we had 2010, but my law-studies has taken most of my time.


I have requested permission to use our publication and Pekka Heino  is now reading the thesis since you are not in Finland anymore (he is  marked as one of my tutors and you as the other). Tarja has been helpful and corrected it too and when I get Pekka’s corrections I will  do them and I can send you the thesis as an e-mail.


The thesis will be marked also as your tutorship and you can use it  for your purpose (applications et.c.). I would need your contact  information for the university since you are one of the tutors. Can you please send them to me ASAP (it took me a long time to figure out who had your e-mail).


As I can see from your e-mail address you are back in China.


Hopefully everything is OK with you!


Nina


掐指算来,NINA 的副博士学位从加入我自己博士导师的课题组算起,到离开我课题组那天结束,长达15年。她现在已经年过五旬,仍然需要他人的帮助,搭入她自己和别人的时间,才能获得这个副博士(licentiate)学位。嗯,天底下没有容易的事http://blog.sciencenet.cn/home.php?mod=space&uid=825582&do=blog&id=938072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825582-938622.html

上一篇:一粒屎引发的翻腾
下一篇:偶遇空姐后的辛酸

29 陈楷翰 徐令予 薛宇 陈南晖 姬扬 韦玉程 张士宏 陈理 田云川 王春艳 蔡宁 张忆文 黄永义 徐晓 黄瑞君 李天成 陆俊茜 李土荣 赵帅飞 王家冰 赵美娣 文克玲 ljxm ghzhou5676 shenlu biofans luxiaobing12 yunmu ncepuztf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5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3 10:4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