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如歌 轻轻走过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alidan

博文

那个年,那个2月14 精选

已有 4368 次阅读 2009-2-14 00:01 |个人分类:情感人生|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那个年, 2月14

那个年,那个2月14

 

 

那个年是1988年。那个2月14是1989年2月14。

悠悠20载

细数红尘世态

忘不了那背影

忘不了那无意的关怀

忘不了那纯纯的爱

匆匆 太匆匆

时光不再 不再来

红尘还在 还在写着你的爱

1988年寒假,整整20天,我睁眼能看到的几乎都是白色。除了有1米多绿色的墙壁,就是白色的天花板,白色的床单,白色被子,白色的枕头;还有就是躺在一堆白色的几个气若游丝,奄奄一息,好像随时都会静静走了的几个重症病人及一天24小时插在她们手上或脚上的输液管。闭上眼在面前晃来晃去的是白色的口罩,白色大褂,黑少白多的少见有温情的眼睛。

白色是如此的冰冷,冷的与死神是如此的接近。

 

1988年仲秋,谷子渐黄,丰收在望。灾难却如秋夜的雾,轻漫的没有感觉,没有一点预兆,等看到时却是浓重的冷酷的弥漫着了。

白天劳作了一天的妈妈睡到下半夜感觉头晕,不太舒服,恶心想吐,慢慢的症状在加重加重。天亮时已是痛得受不了了,爸爸与大哥他们就把妈妈送到乡卫生院,治疗了二天,却是越来越严重了。于是就马上转往县人民医院。结果表明是脑珠下网膜出血,治疗了一个多月,快出院了,却又反复,第二次出血,本来第一次就把家中所有积蓄花光了。医生讲这种病不怕死,最怕反复。第二次反复,那就得筹医药费了。当时同父异母从小跟没生养有孩子的大伯父母过的大哥与嫂子的三个侄儿还小,自己都一屁股债,经济上根本帮不上忙。我才出来工作几个月,也没钱。爸爸悄悄的给我一个帐本,上面记着别人家向爸爸借钱的姓名,时间,钱数,都是熟人或亲戚,加起来共有500多元,在那个万元户就可以上报刊电台的时代,500元是一个不小的数目了。这要帐的任务当然由我这个未婚的当家姐姐去完成了。

通气的亲戚,我一入家门,不用我开口就自己出声了,有钱的马上还,没钱的有的就约个时间,叫我下次再来,也有的是不认帐的,我只当他们是忘记了,因当过会计的爸爸的帐目是不会错的。这种熟人或亲戚的帐我也得钩了,钱再向跟我一样穷的同事先借着,骗爸爸说钱都还了,或过一段时间还。经一事长一智。苦难真是一所好学校。追帐让我早早就懂得了,万不要跟没有诚信的人有经济的往来;还在读着琼瑶小说的我也略懂了一点人情世态。

记忆中那年冬天最冷了。深冬时节,96岁的奶奶又如冬天的老树般寿终正寝了,当时在家中料理奶奶的是最小的还在村中读小学6年级的九妹。

送走奶奶也快过年了,妈妈的病也好的差不多了。

屋漏偏遇连夜雨。正当我们以为苦难终于尽头时,妈妈却是第三次旧病复发了。一二再,再二三,医生都没有信心了,听大伯大哥嫂子的口气也是要准备后事了。

借钱无路无门了。主治医生也放弃了,建议我们考虑转到大医院治疗。只是又人道地帮着分析,转院只有50%的希望,路上万一脑再出血,是没的救了的。于是爸爸与我商量怎么办?从小怕鬼又在6岁时见过10岁的二哥由于急性脑膜炎一周内就告别了父母姐妹们的我却没有死神的恐惧感。结果决定就让妈妈在县人民医院继续治疗到康复为止。正在读高中的双胞胎俩个大妹为了筹钱没有与任务家人打招呼就毅然的退学去广东打工了,好在好心的校长偷偷的帮她们办了休学手续。

我们的坚强坚持与爱打动了一个好心的脑神经主治医生,他悄悄的跟我说最好是自己到医药公司批发处买所输的点滴,不要再用县医院制济室制的效果要好些,他帮我开好处方,还告诉了我批发价。用好药就要更多的钱,于是当我再一次求一个医生帮我抽血时,他严肃的拒绝了。当我再一次求他时却被他大声的斥骂:你不要命啦,你爸妈还在指望着你呢。我不知当时我看起来有多可怜多狼狈,无助的我一脸泪痕悲伤的坐在走廊的椅子上。因为这一切是不能让父亲知道的。“妹子,天无绝人之路,把这个拿着。”已没有了思维的我就拿着,当我意识到什么时,只看到一个不是很高大的背影匆匆消失在走廊的尽头了。我追上去时却是找不到人了。看着手里装着900多元钱的洁净牛皮信封,我却连个谢谢也来不及说,也没有机会再说。就在信封后背写着——

1989年2月14日

一个背影

承载着爱与希望

承载着一家人的生机

红尘不尽

你的爱就会被承载

永远 永远

深深的感谢与祝福您

永远 永远

 

在还不知道是情人节的那个2月14日,却早就是我们家人的情人节了。

深深的祝福天下有情人也永远遇上有情人!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72483-214909.html

上一篇:元宵夜打油一首
下一篇:走进中国石硖龙眼的故乡

19 武夷山 李飞 杨玲 郭胜锋 刘玉平 郑融 马昌凤 刘进平 曹广福 王安邦 王春艳 吴渝 钟炳 杨秀海 陈国文 李宁 迟菲 魏东平 杨芳

发表评论 评论 (1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2-3 17:5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