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2012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Y2012

博文

寒号鸟 精选

已有 3860 次阅读 2021-8-28 11:20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寒号鸟

 

《寒号鸟》这篇文章,我清楚地记得我是在小学三年级的一个冬天学的。那个冬天格外地冷。我的数学老师,语文老师,兼体育老师,张老师,在课堂上大声朗读着这篇文章,我们在下面跟着读,尤其到了这句,更加整齐,洪亮:“哆啰啰,哆啰啰,寒风冻死我,明天就搭窝”。

彼时,窗外寒风呼啸,大地都冻裂了。而教室内却很暖和,因为每年冬天,在教室的中央张老师都亲手建了一个炉子,外边是泥,里面是土坯垒砌成的,一米多高,有一个很大的炉圈和炉盖。炉子上面有个铁皮做的圆筒烟筒垂直地伸上去,快到屋顶的时候,拐个直角弯,再水平伸出窗外。我的课桌正好在炉子前面,近水楼台先得月,总是显得比别的同学更暖和一些。

学校有煤,堆在我们那排教室最边上的一个小屋里,我们叫储藏室,但生炉子的柴禾没有,需要同学们从自己家里带。一周五天半,每天早晨都有一个同学早早地来到教室生炉子。生炉子的柴禾通常是棒子骨头。棒子就是玉米,骨头就是剥掉玉米粒剩下的部分,生炉子最好用。当然,也有同学带豆秸子的,豆秸子就是豆子秸子,豆子秸子是从地里长出来的,青的时候一米多高,等豆子熟了,就变黄了,烧起火来啪啪地响。“煮豆燃豆萁”里面的“豆萁”就是它的学名。

生炉子,在大人眼里看起来是个小事,但在孩子们眼里可是头等大事,责任重大,因为每个同学因为生炉子这件事,突然都觉得自己像个大人似的。那是一个早晨,鸡不知叫了第几遍,也可能还没开始打鸣,我就醒了,外边繁星点点。我背着家里的竹筐里面放着棒子骨头和少许豆结子,深一脚浅一脚地向学校走去,星光不问赶路人。

我小时候胆子很小,晚上都不敢一个人出门,因为传说村子里有一个什么“劳模”,不知什么原因,死了,他家那间黑屋子显得更加黑了,尤其在晚上。孩子们也都 太懂什么是“劳模”,因为恐惧,就想象成“老摸”。黑灯瞎火地,有人老是默默地摸你一下,这谁受得了?吓不吓人?晚上谁还敢出去?

虽热害怕,但我还是带上家里的手电筒决定自己一个人去学校生炉子,因为别的同学也都是一个人,要是让爸爸妈妈陪着,同学们一定会笑话,害怕事小,面子事大,都三年级了,谁还不要点面子?

学校其实离我们家并不远,再加上我走得急,一会就到了。作为值日生,我拿着钥匙正要开门,突然我意识到门并没有锁!虚掩着!教室里有东西!莫非是“老摸”?我的头发都立起来了!我扔下竹筐,正要撒腿往家跑,这时候,“老摸”说话了,“不要怕,是我!”我心想,我怕得就是你呀!“我是张老师“!“老摸”喊了一嗓子,我才缓过神儿来,定睛一看,真的是张老师!他也拿着一个手电筒,有点愧疚地说,”吓着你了吧,我的手电筒没电了。“

其实,张老师就是怕孩子们小,每天一大早就从家里出来帮助每个孩子为班级生炉子。张老师是个生炉子的好手,我带来的棒子骨头和豆结子只用了一小半,炉子就生着了。张老师说,第一次呢,张老师帮你们生,下次就要自己生了?我使劲地点了一下头。炉子生着了,张老师像变魔术似的从大衣兜里掏出了一大把花生,和几块白薯蔫儿,放到炉盘上,没多一会儿就熟了。张老师说,吃吧!新烤出来的花生和白薯蔫分外地香甜。 

我也不会唠嗑,也不知道跟张老师应该聊些什么。于是,我问张老师,“真得有“老摸“吗?小孩被摸了以后是不是真得会变傻”?张老师说,”哪有什么老摸”?你们说的”老摸“其实是一个下乡的老师,啥都会,学问高着呢,做了不少好事,就是成分不好。后来,后来,就去世了,是个好人,不是什么老摸“!最后一句,张老师加重了语气。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92836-1301778.html

上一篇:给即将回国的年轻博士们几点建议
下一篇:留学生用英文写email

18 郭战胜 王安良 郑永军 黄永义 范振英 李学宽 韩玉芬 杜占池 陈理 曾泳春 夏炎 冯圣中 张珑 王飞 徐耀 杨正瓴 高义 韦四江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0-23 22:0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