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津的博客 (Meng Jin's b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sblog

博文

仲秋读《再别康桥》中的剑桥 精选

已有 14423 次阅读 2009-9-27 23:55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与感悟|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剑桥| 剑桥



      因为徐志摩的《再别康桥》,中国的读书人对剑桥的感觉近了很多。也由于诗作者的生平经历,向人传递了些浪漫的情绪。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康桥、剑桥都是Cambridge的中文译文。因为有个桥字,人们常会把康桥、剑桥与康河(River Cam)上的某座桥相联想。其实康桥或剑桥就是个地名,一个小城,一个大学城。不过这个地名,可能和康河上的桥是有联系的,我没有考证过。河上有很多座桥,我看到的就有七、八座。如叹息桥(bridge of sighs),据说是学生们考试后心情不好到这里来对着河叹息的地方,哪儿的学生都怕考试。数学桥是全木头建的,据说没有用一根铁钉子,大概是结构计算得比较精确。《再别康桥》中描写的景色,主要和康河有关,也会让人联想到桥:河畔的金柳,波光里的艳影,软泥上的青荇,做一条水草,榆荫下的一潭,揉碎在浮藻间,撑一支长篙,向青草更青处漫溯。跟着康河中的平底船沿河而下,诗中的描述今天依然可以见到。 一切并没有随时间改变多少。只是我去的时候,河畔的垂柳还葱葱的绿,是秋还不够深。 在国王学院的桥头,草地上一个不显眼处,无名氏搁了一块汉白玉石块。石无定形,也可以说呈云朵状,上面刻了《再别康桥》起头和收尾的诗各两句。诗的其余部分,留在汉白玉上铁凿凿出的坎坷中。可能因为徐志摩1922年在剑桥大学国王学院供读(旁听)七个月,这块石头就留在这座桥头了。 游人专门去找不一定能找到它,不期而遇才会有一种惊喜。

            有机会在剑桥大学建校800周年的时候,去看看这个世界上最古老的学院之一,体会一下徐志摩三别康桥的挥别心情,十分难得。800年前的中国是南宋时期,朱熹等在推动理学,用中医学理论去理解太极理论,探讨天人关系,后被认为是“伪学”,革职回家。800年后,我们依然没有搞清楚中医是个什么问题。文化的传承,在不同的国度以不同的形式体现着。在剑桥校园里走,可看的东西很多,尤其是独具风格的各式建筑。剑桥的历史沉淀,在这个小城的建筑物上体现得淋漓尽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剑桥迎来、送走过无数世界各地的学生,从皇家子弟到平民百姓。而这个校园中,留下了一代一代学人的脚印。我很喜欢那种狭窄街角的石板路,以及路边上那些被风剥雨侵的砖墙。历史的感觉就写在那些深刻的石板、砖缝间。但时代的变化,也是随处可以见到的。比如国王学院那座恢弘的教堂,每年圣诞前夜圣歌演唱是世界有名的。想进去参观,一位成年人得花5英磅,钱这个东西如今很自然地链接在人神之间。介绍教堂的手册居然也有了中文版。若干年前,这是不可思议的。这说明来访的客人中,讲中文的人群有了份量。而这个人群的增加,和剑桥有关,和苹果掉下来砸着牛顿的故事有关,和在基督学院(Christ’s College)念过书的达尔文提出了进化论有关,和徐志摩的《再别康桥》有关。当然,和中国人鼓起来的钱包也有关。诗人轻灵的诗句也许撼动过很多人的心,但人民币强大的购买力,才能改变这个世界的秩序,甚至在这个古老的教堂里,触动主的心。

            走过校园、如茵的草坪、河上的小桥、落叶覆盖的石子路,走累了,在街边的小店坐下,要杯咖啡,边喝边看过路的游人、学生,听着叮咚的吉它声。秋阳下的一切都很和谐。看着眼前的剑桥校园和人群,让我想到哥大和北大,我在那里分别度过了五年和四年的光阴。哥大过于窄小,挤在曼哈顿的角落里,基本上没有自己的校园。学生们下了课,从教室出来,抬脚就到了大街上,会有一种流落街头的心情。谁都不会奢望在自己的宿舍楼下有条小河流过,可以泛舟,撑一支长篙,向青草更青处漫溯。 但哥大有一面蔚蓝色的旗帜,就像一片天空,彰显着自由,让这个曾经的国王学院,有了自己充满自由思想的形象。北大有自己的校园,虽然没有剑桥的那么大,但也是相当的大;虽然没有河流,但有未名湖,尽管是相当的小。最近的一、二十年,北大校园大概是世界上变化最快的校园了,每次回到校园后我都有点找不着方向。可是总觉得那种快速建起来的新楼群不够美观、有品味;或许是应急之举,更显出些浮躁,缺乏传承精神和文化的厚度。这种感觉,在参观了剑桥校园后越发的深刻。我相信用不了多少年,北大很多的楼又会被拆掉盖新楼。希望那时起的楼,能体现一种静心思考后重新的自我认识,可以流传下去至少八百年,用一种固态的语言,向后人讲述北大曾经的故事。

            相对而言,地处伦敦北边约80公里处的剑桥校园,几乎就是在乡下,在农田草场的围绕中。让这古老的校园,有点世外桃源的感觉。离开尘嚣的都市,学生也许更能静下来读书。我在那些古老校舍前经过时,甚至觉得这高门深院中的学生,有一点苦修教徒的味道。虽然这些古老的建筑给人厚重保守的感觉,但800年后的今天,剑桥挂出来的旗帜,却透出一种不断更新的精神。旗帜上面的一个口号是:transforming tomorrow (重塑着明天)。这个面向未来的口号也许还有其它的翻译,它能从一个八百年的学堂里喊出来,让人感到剑桥人充满了历史感和锐气,令人深思。营盘是铁打的,但打仗还得靠流水的兵。不同的营盘,会流出不同的兵。

            我在夕阳下离开了剑桥。很自然,想到了“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的句子。 当天是少见的晴天,蔚蓝的天空没有云彩可以被带走。恰巧有英国皇家空军的红箭飞行表演队在夕阳的天空中表演,飞机巨大的轰鸣声很震撼。九架飞机的编队在天空中拉出彩色的烟条带,彩虹一般。忽有两架飞机拉着烟画出一颗巨大的心,然后被一架飞机扮演的丘比特箭穿过。那天我什么都没有带走,感觉却是满载而归。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99-258284.html

上一篇:玫瑰
下一篇:在马克思的墓前

28 曹小晶 刘博 武夷山 苏青 杨学祥 刘玉平 郑融 任胜利 王琛柱 刘进平 陈绥阳 王安邦 朱志敏 王德华 吴渝 钟炳 杨秀海 陈国文 刘立 李宁 魏东平 刘畅 李志俊 王力 陈湘明 贾伟 littlejoy pkuzeal

发表评论 评论 (1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5-22 21:3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