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永晖: 首都师范大学数学系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arithwsun

博文

付云皓的“坠落”呼唤大学:恢复和修正补考方式 精选

已有 8544 次阅读 2018-5-6 12:18 |个人分类:大学数学|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付云皓的“坠落”呼唤大学:恢复和修正补考方式


王永晖


最近几天,下述报道在关心教育的朋友圈里面刷屏


奥数天才坠落之后

奥数天才坠落之后——在脚踏实地处 付云皓自白书


付云皓的回复,虽然被很多人认可,但是,我却有几点不同的想法。首先,付云皓不太认可这个“坠落”的说法,说了一大堆话想找回来面子。可是,他却回避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认识,因为电子游戏而荒废学业,导致人生道路异变,这算不算“坠落”。对于电子游戏,他有没有什么想说的,在他的自白书里面,为什么他不说,还是水平问题,文章中牵扯到张益唐,完全是没有自知之明,也没有知人之智。


另外,付云皓曾经发过3万字的长文,解说奥数战略,很有见地。


想搞高中数学竞赛?强烈建议看看两届IMO金牌得主 付云皓 的这些文章


可是,回答这次访谈的自白书的时候,我们看到的是,付云皓的语言组织,基本上还是国内那种中学教育出来的套路,政治正确而已,说的人激昂,听的人赞同,但没一个人真把它当回事,愿意言行一致去做的。


譬如,付云皓讲到自己的师范生教学任务,觉得意义很重大。如果当年,他能够走科研生涯,他还会去教那些师范生们么。采访记者的文采组织能力很好,不过因为是大四学生,可能没有注意到一个采访点,付云皓既然是被广州大学计算机教育软件研究所所长朱华伟(奥数界著名专家),专门特批招过来读硕士、博士的,当初,朱华伟愿意为此付出那么大劲儿,可是,为什么付云皓毕业之后,没有留校,这在中国社会的国情之下,背后可能是有着什么故事的。


如果付云皓当初可以留校,哪怕是比北大差了很多的广州大学,他还会去广州二师范么。


即使退一步回来说,付云皓现在也教了这么几年书,他真的觉得对那些师范生的影响力能有多大么? 人物文章中有一点说的其实没错,我可以佐证,我当年到首师大来教书的时候,我发现我的本科生的数学能力,也就达到我的初三水平,现在虽然是扩招了,但感觉可能还要更好一些(我小时候并没学过奥数,只是县城中省重点中学里面的优秀)。那么,对于付云皓来讲,他那些学生,能达到他的初一水平,甚至小学五六年级水平,就已经很难了。


这些学生,真的能理解付云皓,真的能被他影响,真的能在他的课堂上专心听讲,而不是玩手机么?细节问题,就需要我这种专业人士才能问出,但付云皓自己内心,不会没有判断吧,这些在自白书里面,他恐怕也不太愿意老老实实地跟公众们讲。


总之,从现在的文章上看,付云皓的智商在某些层面上也不是太高,智商高的人,是下棋看五步。付云皓要么不接受采访,此其一,要么接受了采访之后,需要了解记者的想法,记者采访你,是为了什么,肯定不是为了捧你吧。最后,事情已经发生了,可以自己先冷静下来,想清楚,然后再咨询一下朋友们和人生导师的意见,什么样的回复是合适的,现在这种充充忙忙的回复,虽然大众挺欣赏,但是想必在我这样级别的专家眼里看,觉得不值,这个付云皓虽然奥数很好,可以在奥数培训上有优势,但是,在人生的各个阶段的决策能力太低。


实际上,高强度的奥数训练,确实是有可能损伤大脑能力的,这是我的文章中讲的第二个危险。什么样的孩子适合进行高强度奥数训练?  大脑进了雾霾,想重新弄回来,拿自己去跟张益唐比,完全是不可能的。


面对媒体,真正能守得住的人,还是少。得了奥数金牌的年轻人,要把得过奖这件事情忘掉,不能一辈子躺在这个记忆上,包括家长也需要特别注意。因为,要么你以后的成就,比奥数金牌大得多,就像得了博士,完全不会在意本科学位一样;要么,泯然众人矣,那还是平常心好好做个普通人,不想当年勇比较好,放松点。


文章中说”坠落“,那就坠落呗,对于我们这些学数学的人来说,名词不过就是一个换元法而已,不必去争那个劲儿。


好,现在回归文章的本题,内容其实在一年多以前就写出来,这次趁着付云皓事件,公布于众。希望我们的大学教育系统,能给年轻人们更多的机会,将现在的“不准补考,只能重修”的制度,进一步改进。




关于恢复和修正补考方式的提案


提案内容:

  1. 如果期末卷面考试成绩在40-60分之间(包含40和60),则要求并允许该同学在下学期开学之初参加补考,如果期末考试成绩在39分之下,则无权参加补考,只能参加重修。

  2. 每学期开学之初的这种课程考试,应该同时允许低年级同学,已经在底下通过自学完成此课程的同学参加考试,如果卷面成绩优秀之后,再进一步经过授课老师的面试,则允许该同学得到本课程学分,不用再花一个学期的时间上这门课。

  3. 对于参加补考的同学,建议也实行卷面成绩通过之后,再进行面试的程序,这样不仅提高同学们的学习意识,也可以促使我们的老师更加清楚地认识学生的问题,提高老师本人的责任心。

即,不仅有补考,还要有跟补考配套的面试。

另外,建议学生分数记录册上,不要区分补考成绩,只要是成绩,就同等对待。


提案的动因与理由: 我们认为,这样增加的一点工作量,是老师们可以承受的,并且按照良心和对社会益处的性价比,应该付出的。


这个方案,是为了补充目前学分制的不足,尤其是针对数学系的实际情况。我们系有不少同学,期末卷面成绩在四五十分左右,如果通过假期的努力,使使劲也就能够在补考中达到70分以上,但是因为目前的学分制只允许重修,结果反而不能督促和帮助到这些同学,他们来年再考,也未必把这些内容学好,还不如利用假期,趁热打铁,把这些东西掌握住。


这样做的好处,尤其是在针对大一学生时,他们可以更好地进行大二和大三的后继课程,毕竟我们那些四五十分的同学,跟二十多分以下的同学,还是有很大差别的,他们不是完全不学,而是努力不够,对于他们/她们,我们应该给予必要的机会,这也给大二、大三后继课程的老师们更多的方便,也会更好地促进教学风气。


另外,从男生的性格上来讲,期末不及格,利用暑假时间抓紧补课,开学的时候补考,像文中付云皓这种男生想必还很可能是得高分,对于男生来讲,性子急,暑假补习,开学补考通过,这个事情也就结了。像现在这样,不准补考,只准重修,给男生更大的心理压力,要持续整整一年,有时候,就把男生给搞疲了,大多数人没有那么强大的心理,在这个持续性的压力下,越弄越砸锅,难道不准补考,是为了惩罚这些学生们,难道,我们作为大学教育,不是应该给他们提供更多的宽容和方便之门么,当然是在保持学术水准的前提下。


暑假努努力,补考通过,同时又通过面试环节。这些补考的学生,跟那些期末考试成绩在六七十分的同学,有什么区别么,究其原因,难道是因为不相信老师的把关水准,认为补考老师会给学生们放水么,那当初他为什么会给学生不及格,这讲不通吧。


我们还是应该相信,具体老师的具体评分,要相信老师,中国大学的放水机制,不在老师这块儿。


因为中国大学目前的情况,我们还没有一个校长敢担当起宽进严出的责任,国外类似首师大这样级别的大学,本科生四年无法毕业率往往在25-50%,不通过者然后再试着六年内毕业,六年本科生不毕业率,仍然是挺高的。但我们因为种种现实的原因,从上至下都做不到这点,也导致很多老师在实际操作中,把50来分的同学,通过平时成绩提到60分。


如果有了补考的机会,老师们就可以做到目前条件下更深入一些的严格把关,也对得起自己的良心,这是对学生们更加负责的态度,也对中国社会,尤其是师范体系的建设,大大有益,每一个务实的改革都是由这样微小的细节,逐渐积累而成的。


允许一定范围的补考,跟学分制的实行,并没有本质上的冲突。请诸位老师和领导们考虑,征求更广泛范围的老师们的意见。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5143-1112582.html

上一篇:思无涯:国家在精英教育方面可采取的政策支撑点
下一篇:设立全国精英级高考,彻底破解“北清率”魔咒!

5 武夷山 葛素红 徐耀 王安良 范会勇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0-22 07:0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