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与真理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hcrm 我是一个杂学者,涉猎学科多而杂、浅而不深、博而不精。

博文

中国与周边国家的关系

已有 2253 次阅读 2010-12-9 14:04 |个人分类:科学论剑|系统分类:观点评述|关键词:中国,周边,,关系| 中国, 关系, 周边

        中国地域宽广、幅员辽阔,与我们接壤的国家(包括海疆),大大小小、林林总总至少有一、二十个,特别是近些年来涉及领海领土的纷争,使周边关系时不时显现出紧张的氛围。
  中国与一些周边国家往来,追溯起来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基本上可以说是长期休戚与共,你的身边有我,我的身边有你,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没有邻居,居家会显得孤零;毗邻的人多了,周围自然会热闹起来。中国是一个文明古国,邻国印度也是,我们都有着悠久灿烂的文化,为人类的历史发展均作出过重要贡献。
  人类社会发展到今天,应该来说,无论哪个民族,哪个种族,不存在孰劣孰优,众生生而平等,发展也是平等的。历史上,一些民族与民族,一些国家与国家,因为矛盾发生战争,因为战争结下仇怨,构成了人类社会曲线的发展轨迹。
  我们目前没有哪个民族或国家,能够一呼百应,引导所有的民族和国家走向同一个目标;也没有哪一个伟大的人物,能够春风化雨,一语解开所有矛盾与仇恨的根结。然而,我们又必须面对这样一个事实:你无法彻底地消灭你的敌人。
  在人类现代社会中,从历史上传承下来的,不仅有传统的优秀文化及璀璨文明,而且有不少的思想糟粕与精神孽根。我们从来面对的不是一个纯净的世界,可它却是那么丰富多彩、生机勃勃。
  我们周边国家就是这样的世界中的一部分,我们自己更是身在其中。中国相对于朝鲜、越南、缅甸、泰国等国家,无疑是一个大国。当然,与我们比肩的也有俄罗斯、印度、日本等这样的国家。印度的“大”是人口,日本则是经济实力的问题。
  中国历代王朝,以为世界之大,莫非神州。这是井底之蛙的管见,还有王道的狂妄与无知。说到此,当前仍有人自诩,中国施之于周边国家是“王道”——孰不知,所谓王道,其实是最无道!
  过去因为王道,长城内外、黄河两岸烽烟四起,民不聊生、生灵涂炭比比皆是,天下为一人一己,是为统治。统治的思想,概括起来就是所谓“王道”,这与老百姓的“厚道”是截然相反的。
  我们现在不能延续这一早已被现代文明阉割的思维,来思考今天我们与周边国家的关系。如果仍站在旧思维的立场上,我们可能除了指责便是愤恨了,很难与邻居们和睦、友好地相处。
  对待历史和边界问题,应该允许对方有不同的想法,即使这一想法与事实完全相背离。无论国之大小、贫弱,都应有同等的话语权,这叫相互尊重。历史上,我们说越南、朝鲜是中国的属国,那是王道之下“主”、“仆”定式思维的结果。我们自己都已经推翻了帝制,便不能还有如此陈旧的思维。
  对于越南、朝鲜近现代文字上的去“汉”化,无论其是否出自主观或客观,我们的态度应是尊重其选择,包括这些国家对当代特别是敏感问题的看法,如中越战争、抗美援朝等,不反对有不同层面的认识。当然,我们对于自己的历史,也要进行必要的反思,如果我们想使自己的国家富强起来的话。
  怎么解决藏南、南海、钓鱼岛等涉及领土领海问题,如何处理涉及地区安全的朝鲜核问题,等等,需要我们用新的思维来智慧地解决。前提是,化解争端,加深友谊,增强邻里间共同发展、互惠双赢的可能性。其实,只有周边国家都发展起来了,它们的眼界与胸襟才会更加开阔,中国发展的环境才会更加友好,双边关系才能真正走向和谐。
  帮助他人就是在帮助自己。我们有一个如巴基斯坦这样真诚的朋友还不够,我们要使周边的国家能够成为帮助中国发展的朋友,而不是同一些势力结合起来围堵中国。朋友有时是争取过来的,更多时则是交往出来的,即使是一墙之隔的邻居。据说,当年中苏因珍宝岛发生冲突时,时任苏联外交部长的葛罗米柯对勃列日涅夫说:“苏联在珍宝岛问题上与中国发生冲突是不值得的,两国在没有冲突之前,还有希望通过谈判解决问题,一旦发生流血事件,两国人民的感情受到了伤害,问题的性质就会发生变化;而且,在珍宝岛问题上,苏联是理亏的,中国政府成立后,废除了所有的历史条约,当时苏联政府是支持和认可了的,现在我们又以1861年的《北京条约》作依据,这是理亏的。”这说明我们过去的邻邦不是没有具有真知灼见的政治家,这一点我们现在也应该坚信。
  当前,中国的发展态势总体良好,但是困难和问题也不少。即使我们想集中精力做好自己的事,可也不能忘记了协调好周边关系,尤其是双边贸易与政治互信。我们不干涉他国内政,并不等于对朋友不建言,中肯的意见相信对方也会认真对待的。我们要以更加积极的态度来改善同周边国家的关系,包括日本和印度,仍须从寻求和平发展、构建和谐世界的战略大格局中去思考。
  
  2010年12月9日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48631-391864.html

上一篇:故乡·他乡
下一篇:迁都不能解决根本问题

2 唐常杰 刘欢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20-2-17 15:5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