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与真理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hcrm 我是一个杂学者,涉猎学科多而杂、浅而不深、博而不精。

博文

我和星空这五年 精选

已有 5698 次阅读 2012-5-18 21:57 |个人分类:闲话生活|系统分类:人物纪事|关键词:方正,星空,office,center| office, 方正, center, 星空

 

我是不知不觉当上《星空》文学社指导老师的,我只记得大概是五年前开始的,他们社团是怎么找到我的,我又是怎么答应的,已然记不清楚了。

在我的印象中,似乎与三批学生交流过,最早是明桥、飞虎、兵兵、吕来等人,其次是巢越、赵凡等人,如今有梅芳、慧敏等人。总之,我这指导老师还在,学生却如流水的兵,相继都离开了学校。

说起指导,我不过去讲过几回座,参加过几次朗诵会和杂志发布会。当然,还有明桥他们的书《家春水》,我写了一篇序言。记得当初,另有两位老师同为指导,所以平常他们写的文章我基本没看,看到的都是刊登在《星空》杂志上的文字。

这些年来,有同学不断地往我家或单位跑,时不时送来参加他们活动的邀请函,我基本是一呼即到,没耽搁同学们的事。说起来,我的想法很简单,学生做点事不容易,支持他们也是在帮助自己,因为他们是中国的未来。

每当与同学们在一起,我就感觉是同希望在一起。我知道,他们没有如我一样想这个问题,因为他们还没发现自己的力量有多么强大。

我时常仰望星空,仿佛那闪烁的繁星能解读我的心思,一个能从箫笛琴瑟之中感受到的才子情怀。

永远的桥,下面流淌的定是永远的水。我和星空,也是桥与水的关系。我在地上走,它在头顶飞。而在星空下,聚集着更多的年轻人,他们也在追逐自己的梦想。

其实,对于文学,我和这些年轻人的理解不同,他们沉静在小说、诗歌、散文的氛围中,我则更多地倾向于人文之学,希望有一个星空属于天下苍生。

我告诉文学社的同学,我从不与作协的人来往,不是因为我瞧不起他们,而是我不想当文人。我曾鼓励同学们,开阔视野,多多参与社会实践,不要孤独于所谓文学之中。相对于那份纯净而言,世界的喧嚣与自然的轰鸣,于年轻的生命更具意义。

文学不等于文字,它既可以活跃在人们心中,又可以往来于市井之间,更重要的是启迪我们的心智,譬如有情思的心灵,它永远都不会枯竭。

五年了,星空属于越加年轻的一代,同时也属于即将不惑的我。我的星空,我们的星空,逐渐散布开去,点亮的将是整个宇宙。

今天,我告诉文学社的同学,思维可以改变人生。

 

2012年5月18日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48631-572529.html

上一篇:科学乎,神学欤?
下一篇:大学之“大”在精神

14 王春艳 武夷山 李宇斌 王华民 郑祺 李泳 张志东 曹聪 孔梅 庄世宇 刘旭霞 高建国 czhc yxh3161

发表评论 评论 (3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1-13 12:4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