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art Textiler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osguoli 做诚实的学问,做正直的人。

博文

我所理解的GDP负增长

已有 3559 次阅读 2014-6-23 17:40 |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瑞典, GDP, 仲夏

上周末是瑞典最大的一个节日,仲夏。我觉得和中国的中秋差不多,只不过在高纬度国家中秋已经太冷了,所以只能庆祝仲夏。当然,仲夏的意义绝非如此简单,仲夏是北半球国家一年中白天最长的一天,这一天对于经历了几乎没有白天的冬季的人们来说,代表着希望。

仲夏过后,人们陆续的开始休年假,他们去到南方暖和的地方,平均4-6周,带上家人偶尔和朋友一起,享受这一年当中难得有的炎热。

今天上班,八点钟的主干道,车辆只有往常的1/5,突然想起一个朋友的好奇:全国都放假,这样可行吗?GDP 怎么办?

我不懂经济,只是大概知道GDP是什么意思,可今天这一刻我似乎懂了一些。所谓的国民生产总值,在发展中国家貌似很重要,我们从小就被教育要为国家做贡献(当然不只局限于经济)。可为何要为国家做贡献呢?怎样才算为国家做贡献呢?在发达国家呆了几年后我发现,发达国家从未要求国民为国贡献,而是需要国家为民贡献。政府的职能就是为民解忧,这点不能反过来要求,因为相对于国家而言人民太渺小了。

好像有点跑题,在我看来GDP负增长的意思就是:hello,请不要工作!够了!工作太多就打破这个平衡了。所以实际上这个社会是这样运作的,一部人工作,不是为了工作而工作,是为了兴趣爱好甚至信仰。另一部分人,比如老人孩子失业人员甚至难民,他们不工作,他们靠财政养着,靠那一部分工作的人交的税就足够可以衣食无忧。有人会说:凭什么?我只能说:当你不是为了工作而工作的时候,就不会有这样的问题了;小我上升到大我了,你就懂了。

Anyway,当一个国家GDP零增长或者负增长的时候,工作就必须缓慢下来。一个朋友常常跟我抱怨,这个国家的人太懒了,她一个人可以干4个人的活。我就问她:你为什么要做4个人的活呢?她不知道怎么答说:反正这种局面必须改,不然和上海接轨不上。我只能说:呵呵。

其实这个问题其实很简单,节奏慢的要就是最富的要就是最穷的,只有半吊子却想要往富的群体里面挣命的才整天累的像狗。举个最简单的例子:老北京老上海人,哪有整天累死累活的?人家根本不在乎,遛遛鸟,喂喂狗乐呵乐呵得了。再看东北农村的大爷大娘们,也从未累过,热炕头二人转,有事没事唠唠嗑,日子也美的不得了。什么人节奏最快?压力最大?那些跳龙门留在大城市的人,那些突然发现世界原来这样多元化,身上却背着老婆孩子七大姑八大姨的‘有志青年’们。国家是同样的道理,发达国家节奏慢,落后国家节奏慢,只有发展中国家(包括美国)节奏才快。

所以今天,整个城市几乎是空的,学校也只有几个外国人在上班,上班也没有实际的工作可以做,所以我就有空写写,这些是我在上班的路上想到的,请不要评价对错,因为在最开始我就写了,是‘我所理解’的。by the way,发达国家是允许言论自由的。

既然都看到这里了,我就必须得说一句了:谢谢啊!!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32467-805895.html

上一篇:2800万科研经费引起的思考
下一篇:关于高考状元重读再状元的读后感

2 夏铁成 赵建民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0-31 10:0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