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MP设计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accsys 没有逆向思维就没有科技原创。 不自信是科技创新的大敌。

博文

我国科研浮躁的劣根在哪里? 精选

已有 9646 次阅读 2010-8-26 12:39 |个人分类:随笔|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科技创新, 科研浮躁

                                                                    姜咏江
 
近些年来我国的科研一直很浮躁,科研论文的数量直线上升,成了“论文大国”,然而卓有成就的科研项目却寥寥无几,即使有些国家支持的项目,竟然也有些不了了之。一方面科研场面搞得“轰轰烈烈”,而另一方面却是成就“寥然”,这不能不让人们追思问题的劣根在哪里。我初步地归纳有如下几个方面。
 
一、 摆不好正常技术工作和科研的关系
 
改革开放三十年,让我们学到了外国人许多先进的东西,国家富裕了,人民得到了实惠。在原先人们忽视科学的大背景下,伟人提出了“科学是第一生产力”的论断,于是首先从行政部门开始重视科学了。然而由于我们认识的不全面,往往使事情从一个极端走向了另一个极端。只见“第一生产力”,而不见第二生产力和第三生产力,忽略了第一生产力和其他生产力之间的关系,忽视了社会系统中各生产力的一致统一性,摆不正科研与正常工作的关系,造成了只重科研,不重视日常工作的浮躁。
 
这种浮躁突出体现在高等教育和医疗单位。在高校过分重视科研,而忽视正常教学现实中,教学质量不断下降,教师正常的教学基本功被所谓的“科研水平”所替代,这是办教育出现的极为反常的事情。医疗单位正常的医疗秩序被打乱了,医生为了追求科研成果,忽视了正常的医疗手段和方法的实施,甚至将正常的成熟的医疗过程变成了实验型过程,至使医疗事故频出,医疗纠纷不断。
 
二、 错误地将科研与工作待遇挂钩
 
人们摆不正科研和正常技术工作的关系,除了认识上的原因之外,起决定作用的是将科研成果同工资待遇挂钩,这是行政管理方式的重大失误。无论在高校还是在医疗单位,发表论文的数量成了对个人考评的重要依据,没有论文要提职提薪几乎成了一件不可能的事。这种规则虽然可以促进“论文大发展”,但也带来了没有多少认识“硬写论文”,甚至论文抄袭造假的弊端。“科研成果”与工资待遇挂钩的结果,抹煞了人们创新的灵感,进而被为了生计的“急功近利”所替代。如此的政策规定怎不使科研浮躁?
 
三、 行政管理方式走过场缺乏长效机制
 
我国的科研行政管理方式是造成科研浮躁的最大劣根。就拿国家支持科研的各种基金申报和审批管理来说吧,既无内行,又过于简单行政化,因而终难解决“先进”“公平”“公正”等一系列问题。
 
首先,大多数的科学研究是不分季节性的,是分秒必争的。然而我们的基金申报和评审就是那么“慢悠悠”地一年一次。为什么不能建立日常的长效机制,让科学家及时地申报科研成果,进而获得国家的有效支持,加速完善他的科研,为国争光?
 
其次,国家基金委必须要分口设立长效的责任专家办事机构,这些专家要拿国家的俸禄,因而要对口内的申报上来的科研课题负责。对这些专家要考核,最重要的是考核他们识别科研项目的能力,合格者留任,不合格者走人。不能象现在这样,由一两个行政办事人员临时组织专家组,“评卷式”搞一段时间,最后圈定“中基金者”。这种临时专家组最大的缺点是“责任心”差,由于是临时任务,很可能以个人的好恶来决定申请者的命运,加之不是长效,因而昏专家、过时专家或假专家也会存在,特别影响那些具有创新思想课题的评审。
 
再者,目前这种行政管理方式是“过家家”,临时搭台,唱一段时间之后,“一哄而散”,不负责任。例如,重大的创新项目被拒,你根本没有说服专家的余地。当一个重大的科研项目或课题被“砍掉”之后,申请者想申述,根本就摸不着门。行政办事人员或者以过期回答你,或者说他们没有权力,让你去找专家,但又不会告诉你专家是谁。即使你设法知道了那些“大牌”专家,但那些大牌专家都会用“秘书”将你挡住,他们很忙,你永远别想见到他们。
 
四、 不是人人都适合搞科研
 
虽然我们是“科研大上”的年代,但并不是人人都适合搞科研的。科学研究首先是属于那些对研究充满兴趣的人的事业。如果强行逼迫高校教师或医院的医生都去搞科学研究,那么那些没有兴趣的人就会苦闷,就会影响他们正常的业务工作。因而我主张,愿意搞科研的人搞科研,不愿意搞科研的人应该强调他们作好本职业务。高校教师最本质的业务是要教好书,要完成好“传道授业解惑”的本职工作。而不搞科研的医生要诊治好常见病,多发病,掌握好成熟的医诊技术,那就是本职工作。
 
人不能都去搞科研,因而评价人不应该以科研作为惟一的标准,应以他所从事的本职任务完成的好坏进行评价,根据他适合的工作提职提薪才是正确的管理体制。
 
要求高校、医院或科研单位人人都要搞科研,必然引发科研的浮躁。
 
五、 科研论文不是“憋”出来的
 
许多时候会见到想要申报科研项目的人拿不准自己要报什么。特别是一些研究生写论文前,先到网上狂搜,以便积累大量的资料,然后从这些资料中寻找题目,进而写出论文。这虽然也是一种撰写论文的方法,但我并不赞成,这种论文很难会有高水平。
 
不论科研项目还是论文都不是“憋”出来的,我一向主张论文要产生在项目研究之后,如果没有亲身的实践,写出的论文绝对是“憋”出来的,弄不好还会有“重谈别人内容”的嫌疑。憋出来的科研论文,难免脱离浮躁。
 
六、 “跟风科研”影响创新
 
“跟风科研”不能不说是我国科研浮躁的另一个劣根。“改革开放”三十年我们确实从国外学习了很多先进的东西,其中业包括科学知识。然而三十多年过去了,我们不能总是停留在“学习”的阶段,现在是应该提出“创新”“超越”的时候了。创新超越必须有自己独到的东西,有自己的原始创造。可是在那三十年时间里过来的科学家,很多人只熟悉“赶上世界先进的脚步”“向世界先进水平看齐”,而没有超越的信心。因而他们言必谈国外,任何研究的题目,首先要看国外有没有,如果国外没有就要慎重再慎重。与此同时,许多人会将国外的一举一动当成科学的前沿,甚至在没有完全弄懂的时候就开始大力宣传,很怕在国内留下“落后”的印象。
 
“跟风科研”无疑给我们的国家带来科研的浮躁。要想科技创新,实现超前跨越,我们必须改掉“跟风科研”的风气,积极提倡和宣扬独立创新,鼓励原创,大力扶植原创,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真正成为“科技强国”。
 
我这样反对“跟风科研”,并不反对那些值得我们学习和掌握的先进科学技术,在掌握他人必要科学技术的同时,深刻分析,从中找出方向,注重自己的研究,才能摆脱科研浮躁。
 
据说,台湾在电子产品设计的项目可以随时申报,一经批准之后,当局会全力支持完善研究。我们要避免科研浮躁,一定要从管理制度和评价等方面实行长效内行机制,让科学人才管理科学,我国科研才能避免浮躁,长足发展。
 
2010-8-26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40399-356476.html

上一篇:科技报告最好务实别务虚
下一篇:物联网新一轮中国大市场

29 薛春香 武夷山 刘洋 杨学祥 赫英 彭思龙 孙学军 王涛 曹聪 王修慧 汪育才 逄焕东 吉宗祥 刘继顺 杨正瓴 金小伟 赵宇 张芳 张金龙 高建国 郭桅 曾庆平 唐常杰 徐耀 熊伟 王孝养 johnnashzhang woxing zengfeng

发表评论 评论 (1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1-26 21:3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