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圃弄斧者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pe 关于消防工程的历史/随感/趣闻

博文

假如标准出了错? -- 说说秦岭隧道车祸 精选

已有 7397 次阅读 2017-8-16 19:58 |个人分类:消防析灾|系统分类:观点评述|关键词:秦岭隧道事故 人祸论 调查报告

假如标准出了错? -- 说说秦岭隧道车祸


最近,大巴车又出错,整个儿撞到了墙壁上,据说是高速公路没有并道过渡造成的。我不是交通专家,但交通问题与逃生问题有很大的相似性,也就是说,对逃生通道的设计,与交通工程的安全设计非常类似。现在新闻上说“合标合规”的道路导致了车祸,这意味着标准出错了。如果标准出错,往往会导致所有的设计项目都会带来安全隐患。在美国,这需要在下一个标准更新的周期内加以调整,一般是3年。在国内,就不好说了,这又是制度问题,说起来忌讳太多。


图解,说这种高速公路设计是“合标合规”的人,肯定没有开过车。

其实,这一次事故的并道过渡问题,5年前就发生过。那一次,是大型罐车从服务站冲出来,几乎没有过渡,就冲进正道,正道上正好有一个疲劳驾驶的大巴经过,于是追尾爆炸,伤亡一大堆。有兴趣的读者,搜一下陕西省延安市安塞县境内的包茂高速公路车祸,就会找到一大堆文章,很少有人讨论技术细节,大部分是追究人祸(驾驶员疲劳驾驶),缺乏基本的科学素养。我当时就觉得这是设计标准的问题,可是在中国特色的问责制度下,是不能追究标准问题的,所以没有人在乎。最近发生的秦岭隧道事故,看上去很简单,不就是人祸吗?可是,制度是用来防范人祸的,人祸没有被防范下来,还是制度的问题。所以,中国事故屡禁不止的关键性问题是,人祸论泛滥,谁也不敢深入调查。不信,你看国内的调查报告从来没有示意图,说明调查者不想让你搞清楚真相,这是源头的问题,是制度性的问题。

图解,2012年的撞车事故,也是并道设计不当造成的,因为人祸论而不敢研究,这是社会的悲哀。


作为安全工作者,我已经习惯研究美式的调查报告,看到国内的糊弄文章,实在不忍深究。从事消防和从事安监工作的人,似乎都缺乏足够的理论培训,不能从科学道理上解释清楚事故的原因,到现场让人互相咬,最后得到的结果,看上去很清楚,其实还是非常主观的人祸论,对于防范类似的事故的帮助很小。毕竟,你不可能把每一个人都监督起来,所以人祸论永远不能防范下一场人祸。调查没有真相,学习的效果就很差,关键的问题是没有图,没有详细的事故分析,对专业人员来说,国家最权威的调查报告是捣糨糊,是依葫芦画瓢的填空报告,完全没有调查出每一个事故的特殊性和共性,结果就是没有教训。不信,随便找一个读者,问他某一特大事故的技术性原因,他能够回答出来的可能性不大,因为调查根本就没有说清楚其中的技术性环节。标准来自于灾难调查,如果灾难调查都不清楚,标准自然就不清不楚,“合标合规”是一种表面的假象,真实的问题谁也没有说清楚。在美国,懂LSC的都是胡子一大把的老家伙,一辈子钻研才能作咨询;在中国,懂国标的都是年轻记忆力好的年轻人,把标准背下来,就可以作咨询了,这是拿工程经验当儿戏。

在国内,听说HumanError方面的培训很难展开,这一点和美国有很大的区别。人祸也是一门科学,需要从人机工程(Ergonomics)和人因工程(Human Error)角度来认识。我国的人祸论非常主观,缺乏理论的支撑,不信,你看国内的调查报告几乎是没有引用文献,因此都是胡说八道的,在论据上是站不住脚的。这是我们都习惯了,不以为怪。赛先生到中国也有一百多年了,我们还说中国特色的赛先生,就是故意不接受赛先生了。我看调查报告,里面的作法都是不合标准的,起码没有遵照赛先生的办法,这或许是大型事故屡禁不止的文化性原因。不是不会作,是不想做,因为人祸论处理起来得心应手,就放弃了对真理、对真相、对事故教训的追求,这是我从大型撞车事故得到的认识。安全工作职业化,任重道远。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02992-1071402.html

上一篇:燕然未勒背后的气候贡献
下一篇:另眼看大兴火灾
收藏 分享 举报

37 章雨旭 于志强 曹则贤 史晓雷 刁空非 李亚平 武夷山 檀成龙 左小超 康建 李斌 杨顺楷 张学文 郭景涛 王黎明 晏成和 叶苍 吕洪波 赵帅飞 范振英 汪晓军 吴明火 陈敬朴 黄永义 陈南晖 徐建良 赵凤光 schuyl chiuyz wqhwqh333 Global001 qzw changtg sett zhyzh liyt363 aliala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12-18 16:5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