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圃弄斧者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pe 关于消防工程的历史/随感/趣闻

博文

说说美国加州的灾情与应急管理

已有 3643 次阅读 2018-11-20 15:39 |个人分类:消防析灾|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应急管理, 加州灾情

 

说说美国加州的灾情与应急管理

 

最近,有一篇文章《为什么一场山火会难倒整个美国?中国留学生:这才是西方真实模样》吸引了我的注意力,这位留学生走马看花,对美国的认识仅仅停留在表面,就敢妄言美国啥也没有,真是无知者无畏,什么话都敢说。这里我来说一说美国当前的困境,及其灾难的文化原因和背景。

加州的火灾问题,历史悠久,有谁意识到在1849年之前,气候如此美好的加州那么大,居民只有2000多人(为什么人口少,因为森林资源多,没有相当的工具,无法在森林中存活),所以1849年第一批到加州淘金的人,被称作“49er”。从2000多人到几千万人,加州只不过经历了不到200年的时间,这说明加州曾经有过巨大的灾情隐患,只不过近期没有发作而已。由于地质原因,加州的地震是一个潜在的危机。由于开发比较迟,加州的森林野火是另一个潜在的危机,1906年的旧金山大地震,地震和火灾结合到一起,产生了巨大重大灾情,一直是加州应急工作者担心的灾情对象。加州的消防水系统与别处不同,到处都有抗震设计,防止一次简单的地震破坏消防水的供应,这是一种防灾文化。

该留学生对应急管理的最大误解,是以为应急一定要不计成本,而真正的应急问题是一个经济问题,有着全周期成本的考量。为什么一定要救灾?防灾也是应急管理的一部分。美国人认为东方的文化中应急管理都是事后管理(马后炮),其实就是认为东方的事后应急已经偏离了应急管理的本来目标。应急管理是减少损失,你不计成本地投入减灾工作,本身就是违反经济学原理和应急管理原则的。真正的应急管理是以事先预防为主的,按照应急计划按部就班的响应工作,这恰恰是该留学生看不懂美国的地方。

为什么美国不会像中国那样全民动员,积极抗灾?因为美国有应急计划,一切都是按照应急计划的行动,井井有条才是正道。如果要全国动员,虽然表现出了你的救灾诚意,但另一方面说明你前期工作没有作好,属于不称职的政府行为了。所以,美国总是按计划行动,很少进行大规模的救灾动员。救灾是有成本了,按计划的救灾有人报销,超出计划的部分,总要有人接单,这一点对于预算严格的政府来说,不能随意支出。

为什么最近的美国会有重大伤亡?这位留学生对灾情有很大的误解。灾情未必代表着伤亡,比如1987年的大兴安岭大火中,有户籍可查的死者是213人,这些人大多是被主动动员进火场灭火而牺牲的。1年后的黄石公园大火,与大兴安岭大火规模相似,却没有一人伤亡,为什么差距那么大?因为应急管理的目标不同。我们不能说管理者故意害人,但是对灾情的认识差异,对灾情的准备程度差异,和对生命的认识差异,往往决定了救灾的结果。立即救灾未必是良策,真正的应急管理需要权衡各种条件,才能做出最佳的选择。

为什么同等灾情下,中国的损失比较小?因为中国人手中的对抗武器很少,一旦有人提供疏散工具,绝大部分人立即撤离,没有其他的选择项。而美国人更看重自己的家园,以为自己有汽车,有发电机,有洒水设备,就可以对抗火灾了,所以美国人很多选择主动留下了对抗火灾,这是导致此次火灾生命损失巨大的原因。想当年,美国的加州州长,中国人民的老朋友,Richard Nixon同志,也曾经卷起袖子,打开水龙头,给自己的豪宅洒水,对抗火灾。这是美国的一种文化传统,当你成为有产阶级,也会这么做的(主动留下来,保卫家园)。美国的应急管理者很强调心理学对应急疏散的作用,如何让当事人放弃对抗的努力,选择逃生,才是美国应急管理的主要任务。所以,美国的应急管理研究者大多拥有社会学学位,比如负责偏远地区社区火灾的Erika Kuligowski是消防工程硕士和社会学博士。只有社会学才能解决应急管理的决策问题,而我国的应急管理者大多是工程或运筹学背景,这本身是不正常的现象。应急管理的对象是人,人具有很大的决策不确定性,需要社会学家来诊断,而不是数学家来简化。

之所以伤亡那么大?显然是留下来的人错误估计了形势,对灾情的严重程度发生误判。我国的民众没有对抗的武器,当然就不愿意留下来,因此伤亡率低。至于鼓励民众去救火,过去是经常性动员民众,现在以人为本,很少动员了。事实上,火场大部分死者,都是死于对灾情的误判,而动员救火,往往也是对灾情误判的结果,只不过死者都是英雄,没人追究决策者的失误而已。没有专业设备,没有专业工具,我们不鼓励救火,因为生命比烂木头重要多了,生命比烧掉的物质财产重要多了。宣传赖宁救火,不仅仅违反了《中国青少年人保护法》,其实也是对人权(生命权或生存权)的侵犯和践踏。以人为本的观念,颠覆了以前以集体为本的观念,所以大家很难理解中美之间的英雄观为什么差别那么大。所以,在这种火场面前,救火需要权衡各种利弊,不是简单地救火或简单的逃生。

该留学生显然对美国文化了解很少,不知道美国的戏子罗纳德·里根,在美国人民的心目中,排名第三,仅次于华盛顿和林肯。里根虽然啥也不懂,但手下有一批高水平的专家,在各个领域都取得突破,振奋了美国一代人,所以在美国人的心目中地位很高,政治家如果能够达到里根的水平,也算是伟大的政治家了。一个身处美国的人,居然看不起里根,可见他对美国文化了解很少。

几乎每一届美国总统,都曾经因为救灾不力而被谴责,如小布什和特朗普。可是,这是美国社会公认的底线,救灾是地方政府的责任,不到关键的时候,联邦不得干涉地方救灾工作。所以,中国人很难理解,联邦政府调不动地方的消防队伍,因为制度设计如此,不干涉才是正道。国防经费也是民脂民膏,需要用在更合适的地方。到今天,美国FEMA只能通过给钱来让地方消防队伍符合中央的某些标准。如果不要联邦的钱(按需发放,补贴设备和培训的不足),地方救灾队伍完全可以不理会中央的作法。绝大部分灾情,不会超过州政府的应对灾情的能力,救灾地方化,才能体现救灾效率和以人为本的精神,这是英国保守主义的作法,在清教徒和共和党人的心中很有市场。美国的救灾理念是,地方政府最熟悉地方灾情,所以由他们来应对符合效率的原则。只有地方政府解决不了,才会动用联邦的力量,这就是美国救灾表面上反应很慢的原因。美国在预防灾情上投入很多,在应对灾情上按部就班(给人印象是不关心人民);中国在预防灾情上投入很少,在应对灾情上不计成本。这只能说这是文化的差异造成的结果,不能说谁对谁错,如果借此认为中国的做法绝对正确,就是典型的井底之蛙,坐井观天的认识了。

文化是一个社会对某种灾情应对的结果,消防文化是整个社会对火灾应对的结果。美国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野火,也不是第一次遭到重大损失,仍然坚守地方应对灾情的底线,有着深刻的制度、传统和文化的原因,并不是表面上看到的“没有以人为本”。该留学生对美国的看法太过表面,让人怀疑他缺乏社会学、人类学、心理学的背景,也不懂应急管理的基本原理,拿中国的东西套外国,总是套不上,因为文化的差异是历史上形成的,是地理和气候条件共同决定的结果。不能体察灾情的特殊性,我们很难理解东西方文化的差异和背后的减灾精神。理念和精神才是我们需要借鉴美国的东西,而不是照搬美国的做法。可惜的是,大部分人看不出中国和美国的灾情和制度差异性,当然也不会理解文化的差异性,这是认知差异的源头和出发点。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02992-1147261.html

上一篇:如何推导发现化学定理?
下一篇:消防改革向何处去?

8 武夷山 周健 黄荣彬 魏斌年 文端智 魏焱明 杜学胜 chenhuansheng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3-31 04:2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