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gorge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ugorge

博文

槐树和小鸟

已有 3145 次阅读 2007-12-27 18:06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引子-
 
随着2008奥运一天天向我们走来,我们的小区也一天一天发生着变化。前面5米之内已凌空竖起20多层楼高、绵延1公里开外的一大排现代住宅大楼,把北来的风沙严严实实挡在巴掌之外。东边是鳞次栉比的奥运场馆,而它们之中最靠西面的那座高高的场馆自落成以来,就坚决不让东风再吹进我们的小园。西面是那排现代住宅大楼的后宫,有另几栋高楼、网球场、游泳池和圆形或椭圆形的活动操场,还用栅栏门、门卫和围墙,一遍又一遍告诉我们,“这世界是我们的,但不是你们的”。后面是我们小区的一座座楼房依旧,6层楼没有电梯的那种,挨个站着,只有一条南北路通向世界。与时俱进的人们如今虽然艰难、但还是笑微微地行走在这条两边整整齐齐码着具有时代象征的小车的羊肠小道上。
这之间唯一没变的可能就是那几颗槐树。他们自有小区以来,就一直无比忠诚地站在一座座旧楼房中间,虽然环境压迫,外表颜色暗冷,但也还算挺拔,个个都有5、6层楼那么高。每年早春按时嫩绿绽放,每年盛夏准点槐花飘香。而最令我感言的是我家门口的那棵槐树,多年的风风雨雨,让他看起来面容有些凌乱,好像一个出差外地多天、好久没有理发、没人照顾的老大哥。但是朝上看呀,在他的枝头,有一个这个小区最靓丽的鸟窝。他是以什么样的外美和内秀,吸引也许是从大海那边飞来的小鸟安家落户?
耳边依稀传来鸟儿的叫声,探头出去观望,却没见鸟影。只有那捧着鸟窝窝的他,在这喜气洋洋的节日里,依然是那么谦虚、温和地站在那里。我们日日从他身边走过,在这日益变化的世界里享受着他给我们带来的愉快和欢乐。喜庆的节日来临,让我猜猜他心里的故事,祝福他,祝福所有的朋友,心想事成,永远伟岸,生活温馨又幸福。
(一)
舒婷说,当橡树与红棉相遇,
“根紧握在地下,叶相触在云里,”
每一阵风过他们都相互致意,但没人能听懂他们的言语
 
可不是每一棵树都这么幸运。
根据Candellet al.(1996)的研究报告,
迄今为止发现的植物最大根长为在Central Kalahari 发现的Boscia albitrunca
全球的植被平均根长为4.6±0.5m。
 
所以如果爱生在5米之外,
生在缺乏惠风、沃土、蜜蜂、蝴蝶、小鸟
输情传意的城市
留下的将是
一排排无声的叹息。
 
就在我家对面,
有这样一只小鸟,
却偏偏自己懵懵懂懂跌落在本已很沉重的树的爱里。。。。。
 
(二)
 
我喜欢你茂密的头发,
你挺拔的身躯,
甚至胡子叭嚓,
甚至树皮上的疙瘩,。。。,
一切的一切,我都喜欢。
让我与你就这样幸福相依,
没有森林,没有翠湖。。。。
没有关系
就这样每天
享受着人们从窗户里近距离地投来的羡慕的目光
一刻也不分离。
 
即使狂风大作,
即使雷电闪鸣,
即使烈日当头,
即使,。。。,
不,这些都不能消磨我爱你的勇气。
 
秋去冬来
雁儿正在南飞。
可是
只要你愿意,
我一定留下陪你。
任凭气候变化、秋风凛冽、冰刀霜剑,
只要能呆在你的心窝里。
 
(三)
但哭泣的我还是不得不自觉地悄悄离开,
留下你孤零零伫立在城市的楼群间。
再累、再苦我都能忍受,
唯独一样无法抗拒——
你最爱的不是我,
那天你在风中说。
你说你爱你所爱的痛苦要一千倍一万倍超过我爱你的痛苦
啊,Eros,Cupid,为什么你这样无情地折磨你的众生? 
 
一直,我特别自豪自己能克服一切困难去爱你,
好像一个英勇的战士。
可当我知道我的爱不但从来未曾给你带来幸福,
反而像愁云将你紧紧缠绕,
我怎么能够宽恕我自己?!
 
我曾天天日以继夜地歌唱,
以为美妙的歌声会给你带来快乐,
我曾日日不知疲倦地舞蹈,
以为会给你带来温馨。
但今天我知道,
那是多傻的爱,
一直在奋力用快乐创造着不快乐。
 
好想听听你的爱情故事,
她是你身旁和你一样的漂亮槐树,
还是远隔重洋的蒲公英?
你为什么守候,
为什么只能这样长长守候着。。。。。。
 
你摇摇头不告诉我,
不信我小小的心怀能够理解你的广袤的世界。
我的幼稚的心灵可能真的无法体会得出你的深邃的思想,
但我知道,
也许唯一知道的是,
那一定是真爱,
就像我对你的情感一样,
只是我不是你的最爱。
 
(四) 
看,鸟儿喋喋不休的话语还凌乱地但却紧紧地散落在树的眉间。
从此世界上有一颗叫有鸟窝的槐树,
有一只叫爱槐树的小鸟。
 
也许树是怕鸟儿受冻,故意编故事让鸟儿离开
 
冬去春回,明年春天,相信鸟儿一定还要飞回到树的身边
 
也许气候再变暖一些,树变为常青树,鸟儿不再是候鸟;
每一棵树都有一只日日相伴的小鸟
每一只小鸟都有一棵时时刻刻在一起的树
 
到那时,鸟儿就是树的,树依然是鸟儿的,
永远的最爱了。
 
 
 
Reference
[1]   Candell J, Jackson R, Ehleringer J R, Mooney H A, Sala O ESchulze E –D. Maximum rooting depth of vegetation types at the global scale. Oecologia, 1996, 108, 583–595.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055-13388.html

上一篇:寓言
下一篇:名字

0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7-17 04:4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