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人生的丑小鸭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utefay 犀利的灭绝师太

博文

大数据分析不能被滥用于违背社会公平的方面

已有 1697 次阅读 2019-12-23 13:38 |个人分类:时事*评论|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我自己不会开车,所以经常打车出行,因为我住的小区那里出租车不多,所以经常用一些网约车平台,最常用的就是滴滴打车,这样方便叫车,然而却遭遇多次被杀熟的事情。

有一次,我们有六个朋友一起从一个地点打车到另一个地点,出发点和目的地都相同,我们两个人同时叫滴滴,当时我在滴滴系统里的资格是高级会员,另外一个叫车的朋友是几乎很少使用滴滴的。因为那时候是打车高峰,所以在滴滴系统里需要排队,我比她先叫车一步,所以排队是排她前面。最后发现,她很快就叫到车了,我又过了十几分钟还没叫到车。

这就是遭遇了网上讨论的滴滴打车杀熟的现象。因为我是老客户,所以我的优先级是最低的,不太常叫车的人,优先级比较高。

于是我就打电话投诉了滴滴客服。投诉之后,我的优先级又恢复正常了,不再出现这种先排队却很久都叫不上车的现象。我为什么能知道我的优先级又恢复正常了,是因为我用我另外一个手机又注册了一个滴滴账号,相当于是滴滴系统认为的新人,我做了几次测试,当我两个手机同时操作,去同样的目的地的时候,我的老号没再出现这种先叫车却比后叫车的还慢叫到车的情况。

这说明投诉还是有效的,投诉之后,对方把我从他们系统中那个放在最慢级的序列里移出了,所以我的老号就恢复正常了。

因为我打车比较多,很快我成为最高级别的黑金会员了。黑金会员享有优先叫到车的服务。然而,又出现问题了——

我用黑金会员的优先叫车的资格,排在优先叫车体系的第一位,然而却很久叫不到车。于是过了几分钟,我用另外一个手机排队,排到了十几位,还比黑金会员的号码更优先叫到车了……

于是我就明白了,黑金会员所谓的优先叫车权力就是个幌子,它甚至比一般的普通会员还难叫到车。

于是我又打电话给客服。

第一个客服接了,说了一些很抱歉之类的话,她说我的系统是正常的。我问她:你们认为的正常的系统就是黑金会员要比普通会员还更慢叫到车吗?她没办法回答,说她要进一步和他们相关人员沟通之类的。

过了几个小时,又有一个客服给我打电话,是个男的,很可能是比前面那个客服拥有更高权限的客服。他也是先说了一些套路的表示客气的话,我打断了他,就和他说核心的。他也说我的系统是正常的,不存在问题。于是我说,我系统是正常的,但是事实却是比正常情况还晚叫到车,你不能否定这个事实。他就赶紧转移话题,又说一些套路的表示抱歉之类的话。

于是我问他:“你觉得黑金会员的权利是不是要更优先叫到车?是还是不是?”他回答说:不是。

我接着问他:“那不是的话,你的意思就是黑金会员的权利是要比正常情况更晚叫到车?”

他没办法回答,就说:“这个问题不能用是还是不是来回答。”

我说:“为什么不能用是还是不是来回答?”

他后面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回答,开始愤怒,狂躁,说话口气都有问题了,用愤怒的话问我:“你的诉求是什么?”

我说要把我从这个被设定为慢的序列中去掉,让我叫车的速度恢复正常。他说这不可能。于是我说:“那你的意思就是滴滴系统就是杀熟的?”他实在招架不住我的质疑了,于是赶紧胡乱说了几句讨论话,挂电话了。

我的总体感受是,和滴滴打交道,想不被坑,就要斗智斗勇,还要多设几个滴滴账号才行。

我还从网上查了查,网上除了反应约车速度的杀熟之外,还有滴滴顺风车价格的杀熟现象。但是滴滴一直始终否认这一点。

然而,事实就是事实,不能因为滴滴的否认而否定事实。从和滴滴客服打交道来看,滴滴的理念就是一直否认杀熟,然后用一些冠冕堂皇的话以及小金额的优惠券之类的来堵你的嘴。

这件事情让我联想到利用携程等系统买机票,机票价格也会通过大数据算法来杀熟,给熟客的价格比给新客的价格更高,并且如果多次浏览一个航班,那么这个航班立刻涨价。就因为如此,所以我在使用这些软件买机票的时候,也涨了心眼,我有的时候是用携程来搜索机票价格,锁定买的航班,再用去哪儿网这个平台来直接买,这样比在携程上买还便宜。因为我在选航班的时候必然反复浏览,携程系统肯定会杀熟处理,价格给的肯定不会最低,我把自己想要的航班机票的携程价格记住,用去哪儿网再搜索,发现比携程便宜一些,就用去哪儿网买。

总之,现在是买家和卖家斗智斗勇。卖家利用大数据分析杀熟,那么作为买家就要想一切办法绕过大数据杀熟,就看谁更高招。

这种现象看似只是买家和卖家的斗智斗勇的鸡毛蒜皮的小事。但是从整个社会来看却并非小事,而涉及到社会伦理问题,社会价值观问题。

网络平台利用大数据杀熟,实际上是一种很不公平的现象,不能因为是熟客,就要比新客享受更糟糕的服务和更贵的价格。这种不公平,从个体来说是否定了作为买家付出的金钱的价值,从大的来说,是否定了社会主义的按劳分配的核心价值观,是对社会制度的否定。

现在也只是个别网络平台在利用大数据杀熟。但是这种现象犹如劣币驱逐良币,总有一天会慢慢普及到更多网络平台也如此。当这种网络平台利用大数据杀熟的风气盛行的时候,必然容易引发一些社会范围的问题,而不仅仅是个体被杀熟的问题。

所以,作为社会的管理者来说,应该加强对这方面风险的防控,能够通过立法以及制定一些规章制度等,约束各种网络平台的杀熟现象,防微杜渐。新生事物的出现会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一些便利,同时也会有一些不利的地方,这都是值得管理者注意的。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00071-1211161.html

上一篇:底层杠精
下一篇:真正的情谊是“亲兄弟明算账”

15 武夷山 李万春 郑永军 孙颉 杨正瓴 张珑 邹斌 周忠浩 王翀 刘良桂 杨秀海 杜芳 刘光银 任国鹏 朱志敏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3-30 09:5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