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人生的丑小鸭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utefay 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上云卷云舒。

博文

科研的初心 精选

已有 2489 次阅读 2019-2-1 22:03 |个人分类:科研*创新|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小的时候,小朋友们谁的理想是当一名科学家,是一件很高大上的理想。我小的时候都不敢有这样的理想,总觉得这离自己太遥远。因为小时候的自己长的矮小,也没什么擅长的,还不怎么会说话,父母还总是说我太傻,所以自己没有很大的理想,但是很羡慕那些理想是当科学家的小朋友们。


后来在小学、中学、大学时期,学习的过程中在书本上接触到很多科学家的名字和事迹,还是觉得搞科学研究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以前还很喜欢看《名侦探柯南》,很崇拜里面的阿笠博士,什么都会发明。


总之,那时候觉得科学家就应该是真正爱好科研,一心投入要有所发现发明,为社会做出贡献。


命运带着自己不知不觉地迈入了科研的大门,一直到现在。现在回头再想想什么是科研的初心,也无非是上面提起的这些。


并且,很多外行的人看待科研人员的感觉,也是这样的感觉。我以前参加单位的很多次演出,去北影那边租服装道具,服装租赁店的老板,一听我是搞科研的,就用崇拜的眼神看着我,连租服装道具都给我们打了很多折扣。在他眼里,搞科研的人都是科学家,都很厉害,都能为社会做出很多贡献。


我认为的真正的科研初心是:要真正对自己研究的东西有浓厚的兴趣,只是因为有兴趣,所以才全身心投入,全身心奉献,而不计较功名利禄或者其他的。建国初期我国很多科学家都做到了这点,那时候也出现了两弹一星,人工合成胰岛素等重大成果。


再回头看看自己这些年在科研圈子的表现,有曾经很努力拼搏的时候,也有垂头丧气的时候,还有麻木地混日子的时候。自己评价一下自己这么多年的科研经历,觉得自己离那种自己认为的科研的初心差的太远,虽然也发了很多论文,但是总觉得自己没为国家做出多少贡献。都只是在科研圈子里随波逐流而已。导师让自己做什么,自己就做什么。虽然也有个别成果能够对社会有些用处,但总感觉离真正意义的科研差的太远,谈不上为社会的贡献。我不希望自己只是一个在科研体系中混日子的人,希望能真正为国家的科研做些有价值的事情。


而如果还是继续按部就班地做科研,我感觉未来还是会如此,从现在就能预测未来的趋势,一眼望到底。


坦白地讲,我觉得现在中国大多数科研都没有太多价值。就看这么多年来,中国出的重大科研成果太少了。大多数科研非常平庸,要说贡献,是有些,但是只限于一点点。真正能做出对祖国有重大贡献和帮助的科研太少了。现在大多数科研人员,更多的只是把科研当成职业,第一考虑的是养家糊口的需要,第二才是是否有兴趣问题。就因为现在大多数科研人员把可以当成养家糊口的职业,所以做科研的方式和方向,是按照绩效考核的需要来做的,单位承认发什么类型的文章算数,自己就按照这个要求去发文章,单位承认什么样的科研成果,就怎么做,单位承认什么样的项目,自己就向着这个项目的方向努力,单位承认什么样的头衔,自己就向着什么方向努力。总之,科研在多数人眼里,“功利性”大于“兴趣”。我认为这本身就是失去了科研的初心。


在这样的大的科研环境下,哪怕我不想如此,也只能犹如沧浪之水,只能如此。所以,这几年我迷茫了,不知道要何去何从,开始用混日子的方式来度过,尽量减少一些我认为对祖国和科学没有太多意义和价值的科研活动。甚至我觉得这样是很浪费国家的科研经费和纳税人的钱,甚至想辞职。


经过一段时间的迷茫之后,自己的思路开始逐渐理清了一些。


迷茫是因为迷失了初心。只要自己内心能够坚定科研的初心,真心想做出一些真正有利于国家和科学的事情,有了这个目标,那就不会再迷茫了。哪怕是这个过程中自己做的很多事情并不计入单位的考核指标,对于自己的职称评定或者其他的没有帮助,被认为是科研界的另类,只要自己问心无愧,坚守初心,又有何妨。同时,我也很感恩现在我单位的考核制度,能给像我这样有另类想法的科研人员一个比较宽松的科研环境,可以有一定自由去做自己真心想做的事情,而不是整天被考核指标所限制住时间和精力。


我相信,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00071-1160323.html

上一篇:爱情的初心
下一篇:总结一些春节的规律

27 郑永军 李雄 王从彦 吕洪波 武夷山 刘建兴 王启云 冯大诚 吕秀齐 彭真明 徐长庆 刘欣 张红光 赵维俊 邢志忠 梁洪泽 陈智文 晏成和 赵克勤 黄永义 刘立 章成志 李明阳 周忠浩 刘利 姚伟 傅蕴德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5-21 23:5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