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利坚66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usbbi 美国华人史,美国人文,美国城市规划

博文

阿灵顿公墓的神秘国民党少校

已有 1388 次阅读 2019-5-16 21:30 |个人分类:美国华人历史人物|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美国最有名的国家军事墓园,是位于首都华盛顿以西的阿灵顿公墓。阿灵顿公墓里安葬有近40多万人,主要是在美国国家战争中牺牲的美国军人。然而,由于一些特殊原因,阿灵顿国家公墓里也安葬有一些外籍人士,但他们的数量特别少,仅共有65位。这些外国人主要来自第二次世界大战或“冷战”时期美国的友邦,其中以英国、南越、法国、加拿大及意大利等国家籍居多。

另外,至目前,阿灵顿公墓里也安葬有“2.5位”华人,他们基本上也都是与军事领域相关的人员。他们之中最近安葬在的一位华人,是于去年-即2018年3月以94岁高龄去世的陈香梅。她所安葬的区域,是阿灵顿公墓内第2区的872号墓-这同时也是她的丈夫-“二战”时期著名的“飞虎队”指挥官陈纳德将军的长眠之地。陈纳德将军去世于1958年(终年64岁),他以“二战”期间率领美国志愿空军队在中国作战而闻名。在生前,陈纳德曾经称自己是“半个中国人”。

188651743_afb43a22-9abe-43c6-a4ad-0bcef6b346ff.jpg

那么,这里还有另外一位,他严格意义来说不属于“华人”,而是一位中国籍人士,一位中国籍的军人。他的军衔注为“少校”,他的名字叫Nia-Chien Liu(刘倪简?暂称他为“刘少校”吧),他死亡和安葬的时间则更早一些:是在1946年。按常理来说,一个外国人,一个来自东方的军人,能埋在象征最高荣誉的阿灵顿国家公墓,一定是对美国有着特殊的贡献。

那么,他到底是誰?他到底又有何神奇的来历呢?

然而,与同样安葬在阿灵顿公墓内著名的陈纳德夫妇这“1.5位”华人所不同的是,这位“刘少校”的身世,竟然却一直无人知道。70多年来,他是美国阿灵顿国家公墓里一位神秘的中国军人,他的身世成为一个谜。


我们先看看阿灵顿国家公墓的官方资料。65位被安葬的外国籍军人里,英国最多,有26位,基本上都是陆海空三军的军人。其余南越有10人(陆军)、法国9人(陆军)、加拿大5人(4名陆军及1名工程师),意大利(2名战俘及海路军各1名)及荷兰(海军及海军陆战队各2人)各4人;南非(海军)、希腊(空军)、智利(陆军)及澳大利亚(空军)各一人。另外还有一名德国人(战俘),以及这位“中国军人”(陆军)刘少校。这65名外国籍军人里,有17人安葬在第15区,其中也包括刘少校。第15区位于尽西头的纪念礼堂旁,由于墓区内安葬人员来历多种特殊,也被称为是阿灵顿公墓60个区里“最神秘的一块墓区”。

阿灵顿公墓的“外国籍”军人安葬一栏中,解释了一些安葬标准:在战争期间,外国驻美国(限本土范围内)军事人员在履行职责时死亡,符合安葬条件;在国家紧急状态时,其它国家的军官或军人,在美国(限本土范围内)军队担任教官或学员时死亡,可以安葬在驻地就近的国家公墓内,无需丧葬费用。


显然,“刘少校”是目前唯一长眠在阿灵顿国家军事公墓的中国籍军人。他去世于“国共内战”初期,应该是国民党驻美(首都华盛顿)军方人员或军事代表,抑或是在此为军队从事教育工作;当然,也有可能涉及更为重要的机密性行动。就刘少校的入葬记录,阿灵顿公墓的负责人约翰•迈兹勒曾经收到正式的查询要求。当刘少校的文件从墓园里尘封的资料里找出来时,连阿灵顿媒体办公室人员也惊奇地发现:那上面的记录几乎是空白的。

埋葬文件上面既没有刘少校在美国的居住地址,也没有他的出生日期,更没有他在中国的资料(出生地、入伍时间等);这一切之中,最不可思议的,是根本没有他的死亡原因记录。唯一提到的,是他在死亡之后第四天入葬阿灵顿公墓,葬礼及墓碑“要求以基督新教仪式”。这种情况,在军事荣誉感至高,管理自然缜密的阿灵顿国家公墓历史上,是相当罕见的。

虽然阿灵顿公墓有安葬外国籍军人的“破格”规定,但一般来说,如无十分特殊情况,其它国家的人,即使是军人,在异乡逝后还是希望回到自己的国家安葬,尤其是“叶落归根”传统极重的东方人。这位“刘少校”去世时的时间,是在1946年。那么按时间来算,他应该是当时的一位国民党少校。1946年时,“二战”胜利结束已有年余(他的死亡应该与“二战”战斗无关),国民党尚未丟掉大片江山。照理说这名可能是国民党派驻美国的军官遗体,完全、也应该有条件回到中国安葬。但是美国国防部也没有把他送回老家,为何让他却孤零零地葬于这遥远的异乡他国?

46187983_1424135298.jpg

位于首都华盛顿的台北经贸代表处,也收到同样的正式查询请求。代表处人员与台湾的军事及国防部门进行联系,查阅了现有的资料,但没有发现任何与刘少校有关的信息。最后,中国驻华盛顿大使馆也收到同样的请求。大使馆联络了北京方面,搜索了所有军事记录,也没有找到任何资料。

再从本地入手,查询刘少校死亡时间-1946年10月间华盛顿地区所有报纸上的讣告,都没有关于任何中国籍人士的去世报道。

著名的国际军事期刊-《简国防周刊》的温德尔•明尼克,是台北的通信记者。他同时也是1946-1991年《世界谍务及秘密行动人员全书》作者。明尼克在被问及此事时,他表示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位刘少校。但明尼克推荐去咨询在马里兰美国海军学院执教的余茂春(Maochun Yu音译)教授。余曾写过一本书,专门记录“冷战”时期中国的军事战略情报行动。余教授听了刘少校的事,感到颇为意外。但他也从来没有听说过刘的名字。

明民克又推荐了历史学者威廉•利里。利里曾在乔治亚大学历史学系任教,他对1950年代早期美国中央情报局在中国的秘密行动有大量的研究。然而,当利里听到阿灵顿公墓神秘的刘少校时,也十分惊奇。但利里确信,刘少校墓碑上的“中国”,是指当时的国民党时期。所以刘应该是国民党的一位少校。

那么,这位刘是不是很不走运,在为美国国防部办事时意外被巴士撞死的?“这几乎是不可能的”,退休的前美国陆军将军傅履仁(John Liu Fugh)肯定说。傅将军是一位出生于北京的美国华人,他毕业于乔治城大学外事学院。傅将军表示,只有具备很高军事荣誉的人,才能埋葬到美国这座神圣的国家公墓内。他相信刘少校能安葬在阿灵顿,一定是为美国做出了十分特殊的巨大贡献。

IMG_9501.JPG

傅履仁是美国历史上的首位华裔将军,他建议向位于密苏里州圣路易斯的“国家军事人员记录办公室”查询。但过了几个月,圣路易斯方面也是石沉大海,没有任何回音。

2015年初,美国“飞虎论坛”上有一位来自达拉斯的美国人留言,称他太太姓Liu(刘),是阿灵顿这位Nia-Chien Liu的堂孙女。刘少校的名字可能被拼错。如果拼法是Nai-Chien Liu(刘奈简?),那么他跟飞虎队(A.V.G.)渊源很深。Nai-Chien曾在美国的“飞虎队”受训,“二战”期间,他驻留美国,负责为在昆明的“飞虎队”运送物资。

但那位不具名美国人的留言信息,再也没有了下文。

如果他真是“二战”期间赴美协调飛虎队事宜的人,或许可从晚他12年过世、同样葬于阿灵顿公墓的陈纳德将军身上去查,应该会有蛛丝马迹吧。

然而,陈纳德将军也去世60余年之久。物是人非,信息稀少。

前些年,记得有人专程向陈将军尚在世的夫人-陈香梅女士求问,答案未可置否。

阿灵顿公墓刘少校的墓碑,真的会刻错名字吗?如果真是那位美国人所提到的Nai-Chien Liu其人,为何要弄到如此神秘地步?飞虎队的行动都是历历在目,正大光明的历史。美国与中国两方,也不可能没有任何关于他的资料记载。

70多年过去了,这位神秘的刘少校,一直长眠在维吉尼亚这片翠绿的山丘上、那一小片松软的土地之下。他的墓碑前一直空空的,似乎从来没有人来看望过他。期待有朝一日,世人解开他的身世之谜,还他以曾经的光明人生。



参考资源:

FindAGrave:https://www.findagrave.com/memorial/46187983/nia_chien-liu

SCMP:https://www.scmp.com/article/503451/mystery-chinese-major-buried-us-war-hero-cemetery

ArlingtonCemetey: https://www.arlingtoncemetery.mil/Explore/Notable-Graves/Minorities/Foreign-Nationals

CW:https://opinion.cw.com.tw/blog/profile/300/article/2626

CAVG:http://www.forums.flyingtigersavg.com/index.php/THE_CAVG-t710.html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122825-1179315.html

上一篇:这故事不在历史书上(美国华人历史短片系列)
下一篇:百年奇红:犹他枸杞的铁路华工根

3 武夷山 蒋迅 张晓良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2-11 21:2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