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大诚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dc1947 交流思想 交流文化

博文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师生关系?

已有 7371 次阅读 2019-4-23 08:38 |个人分类:教育|系统分类:教学心得| 教师, 学生, 研究生, 关系, 师道尊严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师生关系?

师生关系是学校教育中最重要的关系。

我做了一辈子教师,在学校,总是我教、学生学。我认认真真的教书,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带领学生好好学习。学生做得好的,我表扬几句,做得不好的,批评几句。关系好一点的,多说几句,关系疏远一点的,少说几句。对于学生,我自以为是他们的指导者,要尽可能地对他们在学业和思想上的健康成长负责。当然,我决不会侮辱和辱骂学生,因为我对任何人都文质彬彬。但是,说实话,还真没有认真考虑过应当有什么样的更恰当的师生关系这个问题。

前两天,看到有人说到现在的师生关系有了新的倾向。据说,这个师生关系新倾向的特点就是服务诉求,即学生交费上大学后,由过去的向教师学习、请教转变成了一种付费服务,服务索取成为必然。而教师则转而成为提供知识的服务者或知识服务人员。正因为站在服务诉求的角度,学生不再视老师的批评为理所当然,……然而,很多教师不适应这种师生关系的新倾向,他们仍然沉浸在以往的师道尊严的想象中,诉诸家长式的作风,居高临下地施以教训,乃至企图为学生指出未来的路。”(《中国科学报》 (2019-04-17 第1版

如今是不是确实存在这样的倾向?由于该文作者是研究管理问题的一线教育工作者,应当熟悉学校教育的现状,我相信文中所说的“新倾向”应当是确实有的。但是,这种倾向是不是好的?我认为不见得是好的。

首先,这种倾向是鉴于一部分人们的认识而形成的,而他们的认识建立在对事实不正确理解的基础之上。

学生交钱受教育,这不是从如今开始的,相反,大多数学生不交钱或交很少的钱受教育才是现代才有的事情。从孔夫子开始的教育一直都是收费的,也就是说,过去教师的生活费用都是由学生(当然是他们的家长)供给的。千百年来,一直如此。假定我们把旧时的生员(秀才)视为受高等教育者,那么所有的人的“初等教育”即私塾学生都是自费的。而生员之中,大多数人也都是“自费”的,受国家资助的生员即所谓廪膳生只是少部分。而“往日的师道尊严”就是这种自费教育的产物。先生拿着板子打学生的手心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扑作教刑”几乎是国家法定的规范。学生和他们的家长哪里会“不再视老师的批评为理所当然”,相反,学生在学校吃了先生的手心,回到家里往往还要受第二遍的惩罚。

学生受到国家补贴的教育,是现代教育的结果。即使到了民国,即使是国立大学,每年的学费也要四五十元大洋,并不比现在学生的学费水平低。我想,那时候学生也没有“不再视老师的批评为理所当然”。

现在的大学生,交那么几个学费,比起国家对于他们的投入来,只是很少的一部分,他们凭什么就要得到“顾客就是上帝”那样的待遇,让教师像商店的售货员那样像上帝那样伺候他们。所以,有“我交了钱,就是上帝”,“不再视老师的批评为理所当然”,这个认识本身就建立在子虚乌有的基础之上。

其次,学生即使交了钱,总还是“受教育者”,教师还是“教育者”。教师就是要教育学生,不但教给他们知识,也要教育他们做人。这就是现在我们仍然一直在说在嘴上的“教书育人”。当然,教师作为教育者,自身应当由好的修养,要道德高尚才能为人师表,要学识渊博才能使学生学业有成,甚至“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作为学生,则应当虚心的接受教师的指导。学生因为知识不够,才来上学。学得不好的、理应受到批评。不能把学生弄得“老虎屁股摸不得”,一受批评就受不了,要么与教师冲突,要么寻死觅活,最后把责任都加到教师身上。这完全是一种错误的倾向。

要想让学生能够安心地学习,安心地从教师那里学到知识、学到才干,就是理所应当有必要的权威。教学实践也告诉我们,当学生比较佩服教师的时候,学生才能够更好地学习。学生与教师关系较差,是很多学生失去学习该教师所教课程的兴趣的重要原因。更不要说教师被学生看不起了,有些教师业务水平差或者道德品质方面有问题,就很难完成教学任务。过去有大学生把教师赶下台的,很大程度上是教师确实有问题,没有建立起自己在学生心中的威信。

“师道尊严”要不要?做教师的怎么能够没有尊严?师道必须尊严,没有了师道尊严,学校就不像学校的样子了。全世界的学校恐怕都是师道尊严的。《三字经》说,养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要想让教师能够严格要求,也必须使教师有尊严。在我们在过去的相当长的时间里,把教师的尊严踩在脚下,甚至号召学生起来造反,搞得学校一塌糊涂,又搞得社会一塌糊涂,这样的教训一定要充分吸取。

要使教师有尊严,当然,很重要的条件是教师本身有高的道德品质水平和学术水平,能够严格要求自己。一方面要搞好教师队伍的建设,在进入教师队伍的问题上,要“严进”,要及时淘汰不合格的教师。更重要的,是尊重教师,使教师真正成为学校的“掌管着”。过去一些年,就到处有这样的现象:某些人水平低,当不了教师,淘汰了,做了学校的工作人员,结果不几年,他们倒升迁的很快,当上了学校的管理者,作威作福,颐指气使地管理起高水平的教师。这都是教师在学校没有当家做主的缘故。教师在学校往往是地位最低、责任最大。这个问题不解决,教师也很难有真正的尊严。

教师有了尊严,才能够与学生有正常的关系。有些教师不尊重学生,实际上是自己没有尊严的缘故。有些教师确实没有很好的道德水平,他们没有得到过应有的尊重,因而也不知道尊重别人,他们身为教师却还是常常满口污言秽语,虽然有时候是好心,对学生恨铁不成钢,但是却无法用正确的手段帮助和教育学生。这样的教师,一方面需要在岗位上加强教育——当然,这又涉及到领导者的水平,领导者也需要教育——另一方面,也需要得到尊重。

大学生、研究生有各种各样的问题,会出各种各样的意外,这些问题中有家庭的原因(例如遗传和家庭教育)、社会的原因、同学的原因,也有学校的原因。这些意外事件古今中外都有,不能出了意外就拿着放大镜去寻找教师的失误,让教师承担责任。例如,研究生和他的导师在一起学习、工作、生活好几年,不可能没有一点矛盾,很难没有发生一点龃龉。如果出了意外,就拼命在这方面去寻找原因,甚至无中生有地追查教师的责任,这对于教师是很不公平的。

我在科学网上看到有的教师“四不四要”的培养原则,说导师在评审和交流时不要问研究生不知道的问题,要多问学生知道答案的问题,不要批评学生的错误和失误,以免打击学生的自信心和积极性,如此等等。我看了心里真不是滋味,如果都这样的话,我们的研究生院可以改为幼儿园,导师可以改为保育员。被导师问了几个不知道答案的问题,就能够丧失自信心和积极性,这样的研究生还能够做出高水平的工作吗?还能够参与剧烈的国际竞争吗?招这样的研究生有什么用处?人们应当好好地找一找使得我们的导师如此谨小慎微的原因。

教师和学生 在人格上是平等的,教师应当在学习上、工作上、生活上,多多关心学生,特别是在研究工作中,在工作的开端和关键问题上,要多帮助学生,与学生一起努力,这是完全必要的。但是,这并不是说教师不能批评学生,相反,在业务学习特别是在科学研究工作中,教师对学生的要求应当是严格的,有问题就要说问题。科研工作不能马马虎虎,更不能弄虚作假,这些原则问题上一定不能放手不管,不能放松要求。严格是对学生好,对学生的将来负责。教师对学生又关心又严格,这才是正确的态度。

一般情况下,在师生的关系,教师起主导作用。我七年前曾经写过一篇文章,仿照孟子的话说,导师视研究生如子弟,则研究生视导师为父兄;导师视研究生如雇工,则研究生视导师为雇主;导师视研究生如盗贼,则研究生视导师为仇雠”。我不喜欢“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这样的带有封建帮会气味的说法。但是教师和学生应当像一家人、像好朋友那样相互帮助、共同进步。这才是正确的、正常的师生关系。

最后,又说到本文开始时引用的那篇文章,其最后一段似乎透露了作者的“真意”:“大学师生关系的新倾向让教师由原来的教育者变成了服务者,角色的转变也意味着责任和义务的变化。教育者是引领者,其中承载着思想、文化,而服务者则是知识提供者、技术的传授人。一个是主动的精神的传承和延续,一个是被动的技艺的传授和培训。教育者可以同时是服务者,服务者却无法兼任教育者。中国大学教育的未来,或将由哪一类的教师占主流来决定。”我赞成这个看法。


附:我关于研究生和导师关系的几篇博文

研究生与导师——子弟与父兄,雇工与雇主,盗贼与仇雠2012-3-14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12874-547535.html 

能哭的孩子有奶吃——研究生要主动与导师沟通2012-1-9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12874-527243.html 

研究生导师是不是高危职业?2015-7-3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12874-902442.html 

研究生学位论文严重抄袭,责在导师 2016-3-4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12874-960323.html 

研究生导师都应当从中吸取一些教训2017-1-21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12874-1028987.html 

反对“封建思想”任重而道远——说师生关系2018-1-30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12874-1097534.html 

搞好博士生与导师关系要靠制度——以婚姻类比 2018-2-9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12874-1099071.html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12874-1174992.html

上一篇:与“科盲”老温谈黑洞
下一篇:我为什么反对让学生过早地选课和选考

43 郑永军 尤明庆 李东风 李明阳 郭战胜 武夷山 梁洪泽 高峡 黄永义 王安良 璩存勇 李陶 刘山亮 叶爱中 韩玉芬 王崇臣 郭新磊 文克玲 邝宏达 应行仁 黄良锋 乔中东 徐耀 吴国清 胡爱国 郭景涛 黄玉源 钟茂初 史发年 陆展鹏 李天成 郝文涛 刘光银 吴斌 吴明火 曹俊兴 崔锦华 刘世民 王林平 zjzhaokeqin Hyq18936853798 liyou1983 chenhuansheng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0-22 04:0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