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大诚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dc1947 交流思想 交流文化

博文

研究生导师是不是高危职业?

已有 50006 次阅读 2015-7-3 07:01 |个人分类:教育|系统分类:教学心得|关键词:研究生,导师,高危职业,学术不端,贪欲| 研究生, 导师, 学术不端, 贪欲, 高危职业

研究生导师是不是高危职业?

前些天看到一篇文章,其中引用一位院士先生的话,说如今的研究生导师成了“高危职业”。他说高危的最主要的来源是学术不端,他“通过梳理小保方晴子学术不端事件为例说,学生的论文出了问题,导师也很难脱得了干系”。

研究生导师是不是高危职业?我看在目前的中国还不是,虽然学术不端的事情出了不少,有学生的问题,也有导师的问题,可是似乎没有看到有几个导师为此而产生多少“危险”的,好像都不知怎么样就马马虎虎地过去了。网络上热闹了两下子,就杳无音讯。大概是我们不像洋人那样认真,更没有像那位日本人那样把名誉看得比生命还重要的。而学术不端这样的事情,对于所在的那个单位还是跟臭豆腐似的,揭出来了有点臭,不揭开来对单位还是大有营养的。

不过,目前还不高危不等于说将来也不是。比如前两年,大家都比赛着公款吃喝、公车私用的时候,条例上也是早就有规定,这样做的不允许的,不过大家都不认真看待这些条例和制度罢了。等到真有像习近平、王岐山那样的人做了领导,跟大家教起真来,大家也才知道马王爷真的有三只眼,公款吃喝、公车私用也就收敛了许多。所以,学术不端的问题,以后如果也较起真来,像如今这样多有不端的导师,是不是会有什么“危”,这倒也是很难说的。

古人说“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看看哪些研究生导师容易“高危”,怎样才能避免“高危”,还是有必要的。

官吏的腐败,如今是用老虎和苍蝇来比喻的,其实,学术的不端也可以用这个比喻。虽然这与官吏的腐败在性质和程度上都并不相同,但是,反正只是一个比方,而任何比方都有不合适的一面的,所以我们也不妨拿来用一下,在此先做一个说明,免得误会。

我看,最高危的是某些大牛。也不知道从哪年哪月开始,我们大牛的文章署名向某些美国人看齐了,不管是什么细小的文章,即使是硕士生或博士生的一篇什么文章,总是一大堆人署名,至少也是四个人。第一、第二往往是硕士生、博士生或青年教师或相当于教师的青年研究者,第三为“二老板”,一个类似于“杰青”之类的人物(其实有的已经不“青”了),他是这些研究生的导师,还往往是通讯作者,最后是大老板,院士压阵。这样的阵容看上去很强大,其实真的很危险。大老板往往是甩手掌柜,他只考虑“大问题”,对于有些文章,他可能都不一定知道它的存在。“二老板”则往往是个大忙人,忙于交际,忙于开会,忙于计算基金、项目、奖励、论文的多寡和级别,忙于申请、汇报、评议、钻营。大老板下面可能不止一个“二老板”,“二老板”下面往往有好几位年轻教师,十几位甚至更多的博士生、硕士生。实际做事情的是青年教师和学生,青年教师想升职,学生们要毕业,如果他们在那里“拆一点烂污”,那就热闹了。

更有一些二老板,为了自己的目的,在关键的问题上,做起手脚。他们中间的某些人物,是什么办法都能够用的上的,其危害更是可怕。

我们的大老板、二老板们,想到这里,能够不心惊胆战吗?如果教起真来,他们真是高危的。而且一旦出现问题,他们就是老虎。

另一类人,是三流学校中的“杰出人才”。这些人放到985,可能连个副教授都很难评得上。可是,他们在他们的学校,却是一些宝贝。这类学校众多,学校之间相互竞争,其剧烈的程度,不次于北大清华之间的比拼。如果学校要提升自己的地位,所谓科研就是一个最好的途径。所以,在这些学校中,对于基金项目和论文的奖励力度,往往比211、985大得多。差不多的文章,在985可能一点奖励都没有,甚至连一丁点工作量都算不上,到那里就有可能得到重奖。所以,那里的“杰出人才”对于发表论文的渴望,绝不次于马克思所说的资本家对于百分之三百利润的期盼。为此,他们中有些人胆大包天,数字造假、文字剽窃、移花接木,无所不用其极。倘若教起真来,他们虽然算不得“高”,但因其数量颇大,故其危害也大。打个比方,那都是些嗡嗡的苍蝇。

科学研究是最需要老老实实的,掺不得半点虚假。要想不把自己放到“高危”的境地,唯一的方法就是实事求是。

自己的研究生要自己去指导,这是实事求是的做法。所谓指导,并不是给一个题目让研究生自己去做,自己只掏经费。不是的,要自己与研究生一起去研究,关键的步骤,影响结论的主要论据,都要亲自弄清楚。每一篇论文都是导师与研究生共同努力的结果。实际上,如今绝大多数研究生导师也就是这样做的。这样做,当然需要耗费导师大量的时间、精力,所以,每一个导师能够指导的研究生不能太多。学生太多,就很难照顾得上。在这个问题上,依靠别人是不行的。光依靠别人,怎么还能够算自己的工作?

但是,这样一来,就要少得到很多东西,最重要的也是眼前就能够看得到的,就是“成果”少了,而如今科学研究的圈子里,没有众多的“成果”,是没有地位的。我们想象一下,如果一个院士只顾自己和自己的几个学生,没有那么多“成果”,那些“重大”、“重点”项目就要少了;不肯给别人挂名,别的单位谁还肯出大价钱让他去兼职?如果一个牛人只顾自己和自己的那几个学生,在与别的牛人的竞争中,就会处于不利的地位,小牛就难以成为大牛。在如今的管理体制下,“成果”与风险相关,要想“成果”多,就得冒“高危”的风险。

成果谁都想多一点,但是就像钱财一样,要取之有道。所谓取之有道,就是老老实实的带着自己的研究团队,勤勤恳恳地做工作。研究工作要自己去做,假手于人就是贪。弄虚作假更是贪。贪就有风险。小贪则小风险,大贪则大风险。不要说官吏们是这样,就人们在平时生活中遇到骗子时也是如此。研究生导师要想让自己不置于“高危”之地,就必须放弃自己的过分贪欲之心。

老老实实地带好自己的研究生,认认真真地与研究生一起做好研究工作。如果坚持这样做了,研究生导师,何危之有?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12874-902442.html

上一篇:说苏州话中的几个象声词
下一篇:从“让大学教授参加高考”说起

50 吕喆 武夷山 蔡小宁 尤明庆 李伟钢 郭向云 贾玉玺 李东风 刘立 孟凡 施树明 赵美娣 徐耀 冯兆东 黄永义 胡方云 高敏 尉石 张骥 张培 苗君 董侠 毛培宏 马红孺 李宇斌 鲍海飞 高建国 许培扬 曹墨源 姬扬 马兆海 毛秀光 肖雄新 刘光银 彭真明 梁洪泽 蒋永华 王春艳 王靖岳 曹俊兴 王超 田雪松 邢志忠 徐义贤 赵凤光 xiyouxiyou dachong99 xchen laochen76 biofans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5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2-21 12:1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