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大诚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dc1947 交流思想 交流文化

博文

反对“封建思想”任重而道远——说师生关系 精选

已有 5615 次阅读 2018-1-30 08:09 |个人分类:教育|系统分类:教学心得| 师生关系, 封建思想,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人身依附, 一步登天

反对“封建思想”任重而道远——说师生关系

师生关系,历来是学校最重要的关系之一。建学校的目的,就是要教育和培养高素质的学生。而在学校里教育学生的,当然主要是教师。

我国的师生关系,有两个来源。一个来自西方,因为现在我们的学校设置(如大中小学的分段、班级的设立)、教学内容(各种课程的分类及内容)、教育方法等等基本上都来自欧美(包括俄罗斯)。这种来自西方的教育当然有建立在学校教育制度下才能够有的师生关系。另一个来源是我们自己的传统。这种传统从孔子、墨子等先秦百家那里传下来,已经有两千多年的传承和发展,极大地影响到我们的思想和行为之中。

一千二百多年前,韩愈说:“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他把教师要做到事情所做的概括得很好,现在所说教书育人也差不多就是如此。两千多年来的中国传统教育中师生关系这个问题上给我们留下来珍贵的遗产,留下来了很多尊师重教的人和事,也留下来很多努力培养学生,使得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动人故事。

但是,我们也应当看到,在师生关系的问题上,传统的东西也有模糊不清的,也有应当批判的糟粕。我们今天在师生关系上所产生的一些问题,有些就是与这些传统的模糊不清的东西甚至糟粕有关。

在传统的教育事业里,往往存在学生与教师的人身依附关系。从所谓拜师的时候起,学生就要在思想上听先生的,在生活上服侍先生,这被认为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连在政治斗争中,学生与先生也往往被绑在一起。如果学生表现出不能服从,就会受到社会的谴责,甚至以为背叛师门、欺师灭祖。

今天,人们仍然常常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从尊敬师长的角度看,这样的话也不能说没有一点积极意义。但是,我们不得不指出,这里更多地隐含着人身依附的问题。

在这样的语言的长期浸润下,有些教师就自以为真像“老子”一样,任意摆布学生。不但在学术上不让学生有独立思考的余地,而且在生活上要求学生像孔子的学生对孔子那样(给他老人家做饭、赶车、做保镖等等)。

研究生在研究组中,确实必须为研究组集体做必要的杂事。研究组是一个集体,是集体必定有很多集体的事情,每一个集体的成员都应当为此做贡献,这是为了科学研究的需要所必须的。但是,对于研究生导师个人生活上的问题,不可以让研究生作为任务去完成。当然,偶然的倒水之类的小事,研究生自愿去做,也并非绝对不可。像最近媒体报道的那样让学生打扫家里的卫生、擦汽车,甚至喝酒的时候要求学生替他挡酒,就实在太过分了。

教师也不应当接受学生的贵重礼物,更不要说像媒体揭露的那样,有的教师竟然暗示向自己送礼。

让学生替教师家里打扫卫生、挡酒、以及接受学生贵重礼品这样的事情,即使学生主动要求(不能排除有些学生会这样做),也不能允许。这就像教师与学生不能交异性朋友、结婚一样。原因很简单,那就是在师生关系存续期间,师生间存在着利害关系,就像上下级之间一样,有可能利用职权进行威胁利诱,也可能行贿受贿。所以无论学生是被动还是主动,上述行为都不允许。当然,学生毕业后,师生关系不再存续,那就是另外一码事情了。

至于教师依仗着“为父”的威势,任意侮辱、打骂学生,甚至进行性骚扰,那就涉及违法乱纪了。

所以,一方面,教师不可以“老子”自居,另一方面,学生对教师也不必像真的对父亲那样去唯唯诺诺地伺候着,去为导师做私人的事情。

学生毕业了,严格意义上的师生关系也就结束了。再往下的关系就是朋友、同志或同事的关系了。这应当是现代的“师生关系”的后续,这已经不是真正的师生关系了。但是,传统的师生关系却不是如此。他们是一辈子的师生关系,是终身的“父子”。现在我们的社会仍然受到这种传统师生关系的极大影响,这带来了很多问题。

举一个例子,如果两位做教师的关系很好,他们的学生也可能关系好。如果两位教师在学术上有分歧、或者私人关系不好。那么对于“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这样的格言教育出来的学生就麻烦了。弄得不好,很有可能会“党同伐异”。

师生之间如果因为在学术问题上的看法因传承而相似或相同,这是完全正常的。这种关系并不会因为学生毕业、师生关系的结束而解除,这也是形成学术派别的重要原因。但是,如果过分看重这种曾经的师生关系,把学术关系扩大到人生的社会关系,就有可能引出某些不适当的派别。在项目资助、论文评价、奖励评审等过程中,“唯派别是论”,跟自己一派的什么都好,别人什么都不好。如果有人不这样做,在学术问题上有了与曾经的导师不同的看法,在各种评审中得出了与“派别”相左的结论,就很有可能被“同门”所攻击、所抛弃。这种情况,就非常不利于科学研究的发展。而这种因人身依附的师生关系而产生的现象似乎还是在相当的程度上存在。

传统的教育,还给现在的人们留下另外一些不好的思想如一步登天的幻想。科举考试确实为人们地位的流动提供了途径,但是,这种流动也并不是一步登天的。传统戏曲、曲艺、小说里把金榜题名、飞黄腾达这种极小几率事件的影响放大,古人的有些诗句如“十年窗下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之类的,在如今的社会上,仍然有非常浓厚的影响。

现在的社会中,一个人的实际学术水平,并不是在中学、大学本科或研究生就能够达到多高的。社会上对所谓“高考状元”的吹捧不过是一种有着商业(商人)或政治(地方及学校领导)目的的喧嚣。考上硕士生或博士生也不过只是刚刚有了一个可能在业务上有所进步的途径。而是否能够取得一定的成绩还需要自己长时间的努力奋斗。用句我们常常所说的话,这才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

但是有些研究生甚至本科生却不明白这一点,他们就因为自己一次升学考试侥幸好一点而沾沾自喜,真以为可以一举成名、出人头地,至少只差一步了。在“十年窗下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这种思想的影响下,他们的极度自尊与极度自卑中间只有窄窄的一步之差,他们随时随地都可能在这二者之间跃迁。一次表扬或一次批评就可能引起大的思想波动。这样的学生,从一开始就可能为不能够搞好师生关系埋下地雷。

当然,受上面所说的人身依附或一步登天、论资排辈等封建思想影响的领域,远远不止理工科高等学校。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理工科高等学校的师生关系受封建思想的影响可能还略微少一些,在文学特别是艺术领域,师生关系受各种封建思想的影响可以说是非常严重的。借助这种观点,来分析现在的很多因师生关系而出现的社会问题,都可以得到相当明晰的看法。

总而言之,封建思想的影响在我们的社会生活中,仍然相当严重地存在,反对封建思想影响任重而道远。而只有批判了这种封建思想的影响,才有可能建立起新型的正常的师生关系。




反思西安交大博士生溺亡事件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12874-1097534.html

上一篇:杂说几个与几何有关的字(3)切、割和法
下一篇:“露微意柳际花边”——立春随想

17 武夷山 张勇斌 张忆文 李斐 赵克勤 黄永义 徐令予 李毅伟 王涛 毕重增 许培扬 刘钢 尤明庆 史晓雷 刘全慧 苏德辰 文克玲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8-17 07:5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