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家的二傻子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隔壁家的二傻子 天狼星特使...来地球寻找灵魂! 昵称:二傻、Escher、Ussher、Arthur、尔撒、Asha、Azael、Ausar......>>>

博文

佛塔上的老鼠与水上飞的博士 精选

已有 5876 次阅读 2008-1-9 00:56 |个人分类:人生感悟|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佛塔上的老鼠与水上飞的博士

.

 

转眼2008年已经过去一周,明天又要出发谋生去了……

在京两周,忙忙碌碌,上有老、下有小、还有新老朋友一箩筐,贺新年、喝老酒, 再来点思想撞击和头脑风暴,直弄得自己晕晕乎乎,竟有十天忘记更新在科学网的博客了!

.

 

原创文章实在是很费脑细胞,不容易在节日期间完成大作,但长久不发言,又恐脑细胞干脆停止运作!于是,用心整理了三个故事(网上朋友转发的,原创确实不知),应该与科学网前段时间讨论的“领导型学者的道德规范,导师和学生的关系”及 年轻学者的出路等问题有所联系,愿与朋友们共享,大家见仁见智吧。

.

 

(故事1)佛塔上的老鼠

.

一只实验室里跑出来的老鼠,不小心在佛塔顶上安了家。  

.

佛塔里的生活实在是幸福极了,它既可以在各层之间随意穿越,又可以享受到丰富的供品。它甚至还享有别人所无法想象的特权,那些不为人知的秘笈,它可以随意咀嚼;人们不敢正视的佛像,它可以自由休闲,兴起之时,甚至还可以在佛像头上留些排泄物。
.
每当善男信女们烧香叩头的时候,这只老鼠总是看着那令人陶醉的烟气,慢慢升起,它猛抽着鼻子,心中暗笑:可笑的人类,膝盖竟然这样柔软,说跪就跪下了!
.

有一天,一只野猫闯进佛塔,它一把将老鼠抓住。
.

老鼠叫道:你不能吃我!你应该向我跪拜!我代表着佛!”  

.

野猫讥曰:

.

人们向你跪拜,是因为你所占的位置,不是因为你!
.

然后,它像掰开一个汉堡包那样把老鼠掰成了两半。
.

.

(故事2)水上飞的博士

.

有一个博士分到一家研究所,成为学历最高的一个人。  
.

有一天他到单位后面的小池塘去钓鱼,正好正副所长在他的一左一右,也在钓鱼。  他只是微微对他们点了点头,心想:“这两个本科生,有啥好聊的呢?”

.

不一会儿,正所长放下钓竿,伸伸懒腰,蹭蹭蹭从水面上如飞地走到对面上厕所。
.
博士大吃一惊:"水上飞?不会吧?这个池塘的水可深了!"
.

正所长上完厕所回来时,同样也是蹭蹭蹭地从水上飘回来了。  
.

怎么回事?博士又不好去问,自己可是堂堂大博士啊!

.

过一阵,副所长也站起来,也蹭蹭蹭地飘过水面上厕所。

.

这下子博士差点昏倒:"不会吧?真到了一个江湖高手云集之处?"

.

过了一会儿,博士也内急了。这个池塘两边有围墙,要到对面厕所非得绕十分钟的路,而回单位上又太远,怎么办?  
.

博士还是不愿意放下架子去问两位所长,憋了半天后,也起身往水里跨:“我就不信两个本科生能过的水面,我堂堂大博士不能过!” 

.

只听咚的一声,博士生栽到了水里。  
.

两位所长忙将他拉了出来,问他为什么要“以身试水”

.

他说:奇怪!可为什么你们就过得去呢?
.

两所长相视一笑:这池塘里有两排木桩子,由于这两天下雨涨水正好在水面下。我们都知道这木桩的位置,所以可以踩着桩子过去。

.

可你怎么不先问问我们是如何走过来的呢?”  


.

(故事3)有大智慧的小和尚

.

一位老和尚,他身边聚拢着一帮虔诚的弟子。这一天,他嘱咐弟子每人去南山打一担柴回来。弟子们匆匆行至离山不远的河边,人人目瞪口呆。只见洪水从山上奔泻而下,无论如何也休想渡河打柴了。

.

无功而返,弟子们都有些垂头丧气。唯独一个小和尚与师傅坦然相对。

师傅问其故,小和尚从怀中掏出一个苹果,递给师傅说,过不了河,打不了柴,见河边有棵苹果树,我就顺手把树上唯一的一个苹果摘来了。

.

后来,这位小和尚成了师傅的衣钵传人。
.

世上有走不完的路,也有过不了的河。 

.

到了过不了的河掉头而回,是一种智慧:

.

不是路走到头了,而是该拐弯了!

.

但更大的智慧是:

.

路到头时,不仅不垂头丧气,

还能放飞自由的思想风筝,摘下一个小苹果

 



导师与学生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190-14155.html

上一篇:老子, 量子和傻子的对话(3) --- 梦、虚实、信仰
下一篇:世界科学名人谈佛教

4 肖重发 邱敦莲 李宇斌 康娴

发表评论 评论 (1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2-2 05:2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