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家的二傻子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隔壁家的二傻子 天狼星特使...来地球寻找灵魂! 昵称:二傻、Escher、Ussher、Arthur、尔撒、Asha、Azael、Ausar......>>>

博文

【二傻遇仙记】

已有 6321 次阅读 2016-2-22 16:17 |个人分类:大开眼界|系统分类:科普集锦|关键词:二傻,气功,哲学| 哲学, 气功, 二傻


【二傻遇仙记】

 


 

话说这日,二傻独孤一人,在初春的阳光里,呆坐在电脑前,开始认真思考一个严肃的问题:

如何科学地虚度这一下午的时光呢?

一边思考,一边在小米手机上点开一个个微信群。突然发现一个哲学群里正显示着如下话语:


【哲学群群主】@李教授:abcXX级的师兄,懂气功,可以恭请他去猴群谈气功。

abc】那我去猴群逛逛

【哲学群群主】@abc:好的,谢谢师兄。

   

看到“气功”两字,二傻眼前一亮,急忙空降此群。


【隔壁二傻子】@哲学群群主:二傻也懂气功!当年是“清华大学气功协会”理事哦!跟张XX拜过把子的!

【马鲁米齐】啊? 那个张XX好熟悉!是不是在清华主楼后厅演示过把俺的手指弄长了那个?

【娱乐界人士】听说过张XX,传得很神。据说路过你家门口,能隔空拿走你家冰箱里的黄瓜去吃。还把某老首长的结石隔空搬运到仇家的肾里去了。

 

啊哈!有人还记得张XX!二傻子心中一阵狂喜,看来今天可以爆点猛料喽!

且慢,先来个引子,吸引听众注意力:


【隔壁二傻子】@马鲁米齐:手指弄长了,后来呢?

【马鲁米齐】后来又缩回来了。

【隔壁二傻子】有空跟大家讲讲二傻与张XX过招的典故

【哲学群群主】@李教授:那烦请教授把二傻忽悠去猴群论傻,俺面子不够。

【隔壁二傻子】@哲学群群主:就不去! 群太多,二傻头晕…

abcXX有个习惯,喜欢弄出火来烧人家衣服

【隔壁二傻子】二傻先出去买酒,一会儿就回来,跟大家讲讲二傻与张XX过招的典故,大家想听吗?

Steven Wu】想听!!!

【人生如梦】@隔壁二傻子:别整天装神弄鬼的!

 

眼看众人明显已经被吊起胃口,二傻得意地娓娓道来:

 

【隔壁二傻子】咳,咳…话说当年…气功热在中华大地重新崛起…咳,咳…

【李教授】快讲!!!!!!!!!

【隔壁二傻子】从地底下冒出一波又一波高手,如张宏堡,张宝胜,严新…这波高手,个个如香饽饽,被大家哄抢。由于严新的功法涉及到宇宙物理学,被清华大学教授们抢去做实验了。清华大学气功协会,只抢到了张XX做自己的顾问。

Steven Wu】据说严新还能把白水变酒。

【散人】二傻真的是气功协会理事?

【隔壁二傻子】啊?有人怀疑二傻是“气功协会”理事吗?

 科学的质疑是允许的! 胡乱怀疑就是民科了!对吧?

abc安静听讲!

【散人】@隔壁二傻子:上你回当也无妨。接茬讲!

【隔壁二傻子】二傻的外公是武林高手,小时候教过二傻一些基本功:

如手掌断砖术,肚皮挨打术……

【隔壁二傻子】@人生如梦:对吧?二傻没有吹牛吧?

【散人】@人生本梦:您说说?

【人生如梦】@隔壁二傻子:我不怀疑!以我对你的了解,歪门邪道你都沾边!

【隔壁二傻子】@人生如梦:多谢曲兄仗义支持!

【隔壁二傻子】于是,二傻被“气功协会”选中,成为理事之一。

【人生如梦】@隔壁二傻子:你是练硬气功流的,惯顶、碎大石、啥的。

Steven Wu】那俺二大师也仍然是走在科学光明大道边缘的歪门邪道啊!

Steven Wu@隔壁二傻子:张XX大师当年传授您什么秘密了?你又是如何和他交锋的?

【隔壁二傻子】不是正在讲吗?

【上师】@Steven Wu:老师讲课,小孩子不要乱插嘴!

【娱乐界人士】亲眼见过一个叫孙储琳的阿姨,从炸熟的花生米里取了一粒放碗里,对着那熟花生米看了一会儿,突然花生米变成了一颗芽。后来那家的老爷爷把那芽种了,长了,也开花结果了。问那阿姨怎么回事,她说了一些什么能量意念的词句,大致的意思是让分子重新排序了。她说她传授她的孩子,孩子学不会。

【上师】@娱乐界人士:昨天我跟大家讲过这个阿姨。

【李教授】快讲!!!!!!!!!

【隔壁二傻子】咳,咳…

话说那天,张大师在北京地质礼堂带功…有好几千个科学家在场呢!中场休息的时候,二傻作为气功协会理事,当然被允许到后台“吃小灶”的啦!

二傻到后台一看! 哇塞! 张大师正在给几个特殊人物打通“任督两脉”呢!

只见那张大师,

剑指一竖!隔空指物!

搞得那几个被搞的哇哇怪叫!

二傻看得心里直痒痒,哈上前道:“请张大师也来搞搞我……”

大师说:“你谁啊?本大师不免费搞的!

二傻赶紧说:“哎?俺是清华大学气功协会理事啊。那天,就是那天,俺还给您倒过一杯茶呢?”

 

【人生如梦】二傻这是进入状态了,喝一口酒,说一句。

【隔壁二傻子】@人生如梦:如是!如是!

【人生如梦】@隔壁二傻子:你得亏介绍自己是自动化系的,要说是化学系的,得把大师吓尿了

【隔壁二傻子】张大师仔细看了二傻一眼,

说:“好像是有点面熟! 来吧!背对着我,站好喽!放松,放松,一定要放松……”

我很听话的放松,放松,放得骨头都快松垮下来了。

只见那张大师,

剑指一竖!隔空指物!

剑指二傻的脊梁骨!!!

 

群里大伙儿个个屏住呼吸,等待仙迹。。。

 

【隔壁二傻子】……

【隔壁二傻子】过了半天,二傻没有任何感觉&反应! 回头问大师:“开始了吗?”

大师脸色大变! 喝到:

“要认真! 一定要认真! 现在,把注意力集中到你的命门穴,等会儿我发功的时候,仔细体会其感觉!

 

群里大伙儿个个再次屏住呼吸,等待仙迹。。。

【隔壁二傻子】……

【隔壁二傻子】……

看屏幕上只有二傻一行一行的省略号,仙迹仍未出现。终于有人忍不住问:

 

【如风】然后呢?坐等后续有点急!!!

娱乐界人士】@隔壁二傻子:你该不是转身给他两耳光,然后告诉他:“果然有反应!”吧???

abc】然后呢?

【隔壁二傻子】看二傻还是没有任何感觉! 不像其他人那样啊啊哦哦嗯嗯…

大师赶忙提示:“没有酸,麻,涨…等等感觉?”

二傻答曰:“二傻出家人! 从来不诓人! 没有感觉就是没有感觉!

Steven Wu】推论:二大师的硬气功太强,导致脊椎骨刚度超出常人,无法接受张大师的超能量!

【人生如梦】二傻当年每天熄灯后在12号楼道里练,从手碎木板开始,发展到手碎砖头。在后来要求我等用砖头拍他脑袋。二傻当年是我班最小的同学,一般只要不闹出人命来,我们都是当孩子一样纵容他的。可是最后也没人敢用砖头拍他脑袋,所以到最后二傻的功力也就止于手碎砖头的层次了。


听了同学的旁白,二傻不禁回忆起当年翩翩少年时,武功高手的自己……

幸好及时收回遐思,专心讲述遇仙的故事:


【隔壁二傻子】听了二傻的大实话,大师莞尔一笑:“本大师知道了!世界上有那么一类人,对外气的感应能力特别差! 说着顿了一顿,继续道:这样的人,我们称之为‘经络迟钝型’!

 

全场爆笑!!!

Steven Wu@隔壁二傻子:您大脑皮层太发达,这等价于“百会穴”被堵塞,故无法打通任督二脉,如果少一些理性,消除一些科学知识,百会穴六通了!

【隔壁二傻子】看二傻都快变成真傻了,大师继续娓娓道来:“不过呢…‘经络迟钝型’的人,发出来的外气一般都很强! 你发一个给本大师看看?”

【娱乐界人士】演《植物大战僵尸》的赶脚啊!

【人生如梦】@隔壁二傻子:你体内心中邪念太多,已经容纳不了了!

【隔壁二傻子】于是,二傻

剑指一竖!隔空指物!

剑指大师的丹田穴!!!

 

【水木心艺】后来呢?

【隔壁二傻子】……

【隔壁二傻子】……

Steven Wu】二大师说书太慢[流汗]

【隔壁二傻子】大师略微退后半步,说:

“果然!果然! 其实你的任督两脉早已打通,而且外气强大! 不如这样,那边有个将军……”

abc然后呢?

【娱乐界人士】一掌劈得将军直拍手打嗝吗?

【隔壁二傻子】大师继续:那个将军,额头上长了个瘤子,大家正在用‘量子纠缠引力波’给他消解呢!既然你外气这么强,也去治病吧!救人一命,胜造七级糊涂!

【李教授】打不赢,就收编。高级骗子的手法。

【隔壁二傻子】@李教授:如是!如是!

【散人】@李教授:现在叫共赢。

【宫大师】大师是高级情商专家!

Steven Wu】咳!无限佩服!人家张大师25年前就走到物理学家们的前头去了:“量子纠缠引力波”!

【隔壁二傻子】于是,二傻到了一个VVV……IP室。  里面还真的坐着一个老人! 看那坐姿,定是军人无疑! 看那年龄,定是将军无疑!而且,老人周围,围着45个人,一个个都是仙风道骨! 神光内敛!

Steven Wu】大内高手不成?

【隔壁二傻子】而且,他们每个人都是这般模样:

剑指一竖!隔空指物!

同时齐刷刷剑指将军头上的那个大约3cm直径的大瘤子!

口中还念念有词:

俺妈你被妹哄! 俺妈你被妹哄!(六字真言)

二傻一看,哇塞! 玩真的啊?!

而那几个大内高手,看二傻是大师亲自带进来VVVIP实验室的,自然心照不宣!还目光传“爱波”呢!


Steven Wu@隔壁二傻子:二大师您收相声编剧博士生么?俺想报考你的专业!理论物理学太枯燥了,还是单口相声专业好玩儿!

【隔壁二傻子】二傻插一句:你们知道“爱波”产生的“力”啥力吗?有人答对了,二傻才继续…

【水木心艺】你那时就能发现爱的引力波了?!不过我相信。

Steven Wu】爱波产生性力

【隔壁二傻子】@Steven Wu! 唯性主义!

【宫大师】二胎力

Steven Wu】精力

【李教授】给力

【隔壁二傻子】@李教授:这个,“给力”好像是副词?

【水木心艺】引力

Steven Wu】吸力


看着群友被激发出来巨大的想像力,二傻打出个巨卖萌的表情。要的就是这效果~~


【水木心艺】@隔壁二傻子需要确认个问题,目光传爱波,是他们四个互相传,还是传给你或者是给张大师呢?

【隔壁二傻子】@水木心艺:这种力,每个人都有的!“爱波”传递的是“*力”! 其传递物质是一种夸克!

Steven Wu】胶力

【隔壁二傻子】@Steven Wu:胡说八道! 有“胶夸克”吗?

【李教授】色力

Steven Wu】弱力

【隔壁二傻子】胡说八道! 有“色夸克”吗?有“弱夸克”吗?

Steven Wu】顶力!顶夸克

【散人】红利

【李教授】介子力

【隔壁二傻子】胡说八道! 有“顶力”吗?有“红夸克”吗?

【水木心艺】有合力吗?亲和力?

Steven Wu】磁力

 

罢了!罢了!再这样等下去,二傻的二锅头都要喝完了!

 

【李教授】charm力!

【隔壁二傻子】@李教授:高!只是,李教授的中文没学好?

【李教授】没有学好。。。

【散人】媚力

Steven Wu】魅力!!!(魅夸克)

【隔壁二傻子】@Steven Wu :好!二傻给颗棒棒糖你吃!

【大球】@散人:看明白了,这二哥就是脑子没被设计好。里面的程序有问题,把张大仙都整傻了。

【水木心艺】好一番发散思维训练。继续吧!

隔壁二傻子】哎?刚才二傻讲到哪里了???

【散人】@隔壁二傻子你进屋后乱抛媚眼

隔壁二傻子】哎?刚才二傻讲到哪里了???

 

群友赶紧提示,要听下回分解。

水木心艺赶紧粘贴出刚才二傻那一段:“二傻一看,哇塞! 玩真的啊?! 那几个大内高手,看二傻是大师亲自带进来VVVIP 实验室的,自然心照不宣! 还目光传爱波呢!”


【水木心艺】@隔壁二傻子:从这里继续。。。

【隔壁二傻子】哦!对对对!

【隔壁二傻子】于是,二傻也凑上去,

剑指一竖!隔空指物!

剑指将军头上的那个大约3cm直径的大瘤子!

【大球】@隔壁二傻子:你确定那是瘤子吗?

【老杨】这么多人的贱指,大瘤子有点不好意思了。

【隔壁二傻子】二傻用俺外公教过的那招:

气沉丹田,以意引气!

只听见那“罡气”呼呼往外流啊~~~

同时对旁边几个人说道:“如果你们看不到“罡气”,那不是二傻的问题! 是你们的眼睛迟钝!

Steven Wu】肛气俺能闻到,但是的确看不到罡气啊!

【老杨】这都什么场面!几个互相抛着媚眼的大老爷们,对着一肉疙瘩较劲!

【宫大师】吃火锅的!有糖蒜吗?

【隔壁二傻子】二傻运足内功,狂发罡气! 过了大约 2分钟…


二傻故意打住,大家又一次屏住呼吸,等待仙迹。。。


【隔壁二傻子】二傻运足内功,狂发罡气! 过了大约 2分钟…

二傻突然狂笑不止! 哈哈哈哈哈哈!  

他奶奶滴个熊!当二傻是真傻啊???老夫毕竟是清华大学的啊!他们把我当成猴子来耍啊???耍猴的,还是个文盲啊?去死吧!

         

…………

 

说到此处,二傻子呡了口酒,一脸止不住的得意洋洋&嘚嘚瑟瑟的坏笑。

忽然想起什么,心中产生一个大大的疑问,速速补充道:


【隔壁二傻子】后来,后来,那个张大师还真的在米国撞车出事了……这个,这个,不会是二傻N年前的那句咒语闹的吧?

 

全场顿时鸦雀无声!

二傻一看情况不妙,三十六计,走为上计!最后,还不忘告别一声:


【隔壁二傻子】@哲学群群主: 二傻走之前,还是有点舍不得!麻烦您整理一下今天二傻的相声,WORD格式,过几天二傻在科学网发个博客,作者就是你和我或者我和你?二傻是说真的! SCI题目就叫:

《二傻遇仙记》?

 

在得到群主肯定的回答后,在如潮般的掌声中,在粉丝送的花束簇拥下,

二傻恋恋不舍,却又高高兴兴地下线了!

【致谢】本博文,乃二傻春节期间应邀加入微信群“哲学2 – 科学哲学思想探讨”的见面礼!详细记录了入群时,二傻的神吹以及群中各位大佬们的微信聊天记录(略有删节和润色)。

特别致谢李坚群主和苏心语美女对微信文字的悉心整理和添油加醋!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190-957881.html

上一篇:关于LIGO发现【引力波】的若干质疑
下一篇:二傻爱真理【外四则】

36 迟菲 姬扬 罗教明 印大中 马德义 陈小润 李学宽 武夷山 吕喆 陆俊茜 李颖业 杨正瓴 陈桂华 陈楷翰 李永丹 王春艳 赵美娣 柏舟 田云川 刘钢 徐晓 魏焱明 应行仁 赵国求 朱林 黄秀清 陈辉 张操 钟振余 周少祥 周向进 XY ncepuztf seaocean N2N2 ddsers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8-21 17:5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