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轮车上的博导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anjx45 狂犬病、流感、结核病和人类遗传学科普园地。 提供根治 “狂犬病恐惧症” 的灵丹妙药。 奉献在中国彻底消除狂犬病的锦囊妙计。

博文

再谈争议:中国是否存在“狂犬病疫苗被严重滥用?“

已有 2241 次阅读 2019-10-17 12:58 |个人分类:狂犬病防治|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狂犬279962

再谈争议:中国是否存在“狂犬病疫苗被严重滥用?“

原载:本人的微信公众号 独轮车上的博导( 9月17日)

 

中国是否存在  狂犬病疫苗被严重滥用”?

这样一个答案早已非常明确的问题至今在中国仍争议不断,岂非咄咄怪事?

 

 一、“狂犬病疫苗被严重滥用”问题的提出、争议和WHO的明确表态

本人关于“中国存在狂犬病疫苗滥用的问题”观点2011年8月首次在媒体上引发广泛关注(或者说争议)。

《长江日报》2011  8  5 发表了记者熊琳晖本人的采访报导,题为:

我国每年1,500万人次使用狂犬病疫苗,99.8%的人原本可不接种

(参见: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47754-472114.html )

本人的观点是:中国狂犬疫苗每年使用量达1,500万人份,而其中99.8%的人原本不必接种;因误解而接种狂犬疫苗的人数至少占实际接种总人数的1/3他们按现有知识即可预先判断根本没有感染风险。

 随后,此观点在受到广泛认同的同时,包括《健康报》在内的某些报刊针锋相对地进行了“批驳”。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CDC专家也开始赞同我的观点。

201198,发行量很大的《南方周末》发表了我的相关文章:《谁该打狂犬病疫苗?——“狂犬病恐惧症”与疫苗滥用 ,在更大范围引发对此问题的关注。

该文明确强调:狂犬病恐惧症是中国特有的现象。世界上再没有第二个国家像中国这样,举国上下对狂犬病如此“重视”。有关狂犬病的偏见和谬论流传得如此广泛,是造成中国目前狂犬病疫苗大量滥用的重要原因之一。

(参见:谁该打狂犬病疫苗?——“狂犬病恐惧症”与疫苗滥用 | 南方周末http://www.infzm.com/content/62928 

《健康报》2011年9月14日也刊登了我的相关科普文章《恐狂症是心魔在作祟》,对我的观点表示认同,等于是收回了该报大约一个月前对我的观点的错误评判。

(参见:恐狂症是心魔在作祟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47754-486875.html 

 

2012年年5月于北京召开的“2012年中国狂犬病年会”上,本人又作了题为“中国特有的狂犬病恐惧症和疫苗滥用”的专题报告,得到与会的中外狂犬病专家一致的好评。

image.png

本人在“2012年中国狂犬病年会”上的照片。

 

300多位国内外相关专业人员参加了此次会议,包括来自WHO(世界卫生组织)、世界狂犬病联盟、加拿大、法国、日本、泰国、菲律宾,以及中国澳门和台湾的专家。WHO专门负责狂犬病控制的主要官员   F. X.Meslin 博士也参加了此次会议并作了报告。

(参见本公众号的文章:在中国是否存在狂犬病疫苗的滥用?2012-5-5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47754-567425.html 

中国特有的狂犬病恐惧症和疫苗滥用(更新版) 2019-09-01  http://blog.sciencenet.cn/home.php?mod=space&uid=347754&do=blog&id=1196213 )

 

二、WHO专家认同我的观点:全球狂犬病疫苗滥用的问题很严重

WHO2012年9月曾召开一次国际狂犬病专家磋商会,相关新闻报导于2012年9月24日发布在WHO官方网站: WHO | Human dog-mediated-rabies: strengthening capacity and raising awareness are crucial for elimination   https://www.who.int/neglected_diseases/rabies_consultation_2012/en/ 

(至今此网页仍可随时打开。)

从该报导可明确认定,WHO专家认同我的观点:全球狂犬病疫苗滥用的问题很严重。

该报导引述了WHO被忽视的热带病控制司下属的被忽视的人畜共患病团队负责人F. X.Meslin 博士的发言:“在会议期间,对狂犬病负担进行重新评估的结果显示,尽管有2千万人接受暴露后预防(PEP),全球每年仍有5万人(主要是在非洲和亚洲)死于狂犬病。数据显示,大部分死亡病例发生在贫困的农村社区,这些社区缺乏狗咬伤处治中心和狂犬病生物制品。此外,当今在全世界,有太多的PEP应用于那些本来不应当应用的人。

(原文:“A reassessment of the burden of rabies made during the meeting showed that 50,000 people, mostly in Africa and Asia, still die in spite of 20 million others receiving post-exposure prophylaxis (PEP) worldwide,”said Dr F. X. Meslin, Team Leader for Neglected Zoonotic Diseases at WHO’s Department of Control of Neglected Tropical Diseases. “Data show that the majority of fatal cases involve people from poor, rural communities without access to dog bite management centres and rabies biologicals. Also, too many PEP delivered in the world today are not administered to the right people.”)

这清晰地表明,WHO专家也认为:

当今在全世界,在许多贫穷人口因负担不起疫苗费用而死于狂犬病的同时,全球狂犬病疫苗滥用的问题也很严重,有太多太多本来不该接种疫苗的人也接种(甚至反复接种)狂犬病疫苗,绝大部分的狂犬病疫苗其实是被原本不必接种的人浪费掉了。

下图为参加此次国际磋商会的狂犬病专家的照片:

image.png

相关文章:WHO专家认同我的观点:全球狂犬病疫苗滥用的问题很严重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47754-619306.html 

 

正如WHO的上述文件中指出的,狂犬病疫苗滥用的问题在全球都很严重,当然中国是其中表现最为严重的。例如,狂犬病疫苗滥用在菲律宾和美国也不同程度地存在

全球狂犬病控制联盟(GARC菲律宾进行的一项研究报告于2018年7PLoS ONE杂志上发表。

全国性免费提供人用狂犬病疫苗以防止狗传播的狂犬病有哪些益处和局限性?该报告提供了量化研究的结果。

狗咬伤人有多种具体情况,对诊所接受访谈的患者进行简单随访显示,接受疫苗接种的患者中有超过85%实际上并没有暴露于狂犬病。

相关文章:该给人还是狗接种狂犬病疫苗?菲律宾的经验和教训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47754-1139896.html 

 

本人在《中国新闻周刊》2018年第40期上发表的相关文章:

菲律宾的启示:该给人还是给狗接种狂犬病疫苗?

( http://www.chinanews.com/gj/2018/10-31/8664461.shtml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47754-1144372.html 

相关参考文献:The  evaluation of  operating  Animal  Bite Treatment  Centers in the Philippines from a health provider perspective 

https://journals.plos.org/plosone/article?id=10.1371/journal.pone.0199186

 

事实上在每年疫苗使用量仅为大约3万人份的美国也存在狂犬病疫苗的滥用 (参见本人的博文:美国的狂犬病恐惧症和疫苗滥用http://blog.sciencenet.cn/home.php?mod=space&uid=347754&do=blog&id=1198673)!

中国平均每年使用超过1,500万人份的狂犬病疫苗,居然有人睁眼说瞎话,否定在中国存在狂犬病疫苗的滥用。

这真是咄咄怪事。

各位网友可自行判断:在中国到底是否存在狂犬病疫苗被严重滥用”? 在这个问题上,WHO 的观点与中国社会上某些人的观点究竟孰是孰非?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47754-1202297.html

上一篇:泰国:将口服狂犬病疫苗(ORV)用于狗的初步研究
下一篇:印度狗狂犬病控制的现状

1 农绍庄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1-16 09:0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