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E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eckzl 他们的故事才是对科技最好的诠释,关注科技故事。微信公众号:SME

博文

客机腐臭难忍被迫停降,只因食肉菌正在“啃食”活人

已有 2040 次阅读 2019-9-19 21:39 |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本内容由【SME科技故事】公众号原创,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部分图片可能引起不适,请做好心理准备)


患上流感能有多可怕,你以为只是吃药7天治好、不吃药一周自愈的小疾患?

但也许,这并不是流感病毒造成的普通流感,而是一场把人折磨致死的致命恶疾,而流感症状只是噩梦的刚开始。

身上不留神刮伤、擦伤或者蚊虫叮咬造成的小伤口在所难免,而这一个个小伤口都可能被一类“吃肉”的细菌盯上。然后它们顺着开口潜入皮下组织,开始作恶。




上个月,美国佛罗里达州一名50岁的男子大卫·爱尔兰就不幸经历了一场劫难。

他首先是出现头痛、发烧等流感症状,他显然把这当成了普通的流感,没放在心上。但是4天后,疾病很快就恶化了。他的皮肤长出红色的小凸起,围绕红肿部位的大片区域开始剧烈地疼痛,大卫直接被送进了医院里的重症监护室。

医生诊断,大卫这是患上了坏死性筋膜炎,也叫食肉菌病。食肉菌从大卫的四肢表面开始感染,随后通过破裂的皮肤急剧攻入体内,皮肤发生病变正是被感染后皮肤死亡的情况。

在危急的状态下,医生通过三次手术切除了大卫身上25%的皮肤,这些受感染的皮肤遍及从脚踝、躯干到臀部等全身部位。这是为了避免感染继续扩散,甚至深入体内。

然而尽管迅速做出了救治,但医生还是发现,大卫出现了肾脏衰竭的迹象。食肉菌显然已经在侵蚀着他的身体。

最终,大卫还是死于严重感染食肉菌。而从首次出现疾病迹象到死亡,只过了区区13天。医生判断,食肉菌可能是从大卫腿上的伤口作为入侵的源头,最终造成这场死亡。同时,大卫本身患有糖尿病,本身免疫功能下降,这也使他更容易受到食肉菌的感染。


大卫·爱尔兰(左)


大卫的死亡不是个例,一位俄罗斯摇滚音乐人安德烈·苏西林也难逃食肉菌感染的厄运。

去年中旬,58岁的苏西林乘坐着一架从西班牙加那利群岛起飞的航班,打算飞往荷兰。但不幸的是,这架飞机在飞行途中不得不在葡萄牙紧急降落。理由是许多乘客在飞行期间止不住呕吐、头晕,他们不是晕机,而是飞机中散发着难闻的恶臭。

另外许多乘客也纷纷投诉一名男乘客身上实在太臭了,像是几个星期没洗澡一样。于是机长最终决定迫降,并把这名乘客请下飞机。苏西林也只好接受这个安排,因为这股气味正是由他身上发出的。


安德烈·苏西林


苏西林不是没有洗澡,而是患上了坏死性筋膜炎。他的皮下组织和筋膜组织已经被食肉菌啃食坏死,导致身体发出可怕的恶臭。

机组人员得知后,立即把他送往医院救治,但是他最终还是不治身亡了。而这位摇滚音乐人在人生中最后阶段,竟然是以这种形式戏谑地逼停了一架飞机。



能让人由流感“病变”为肾衰竭死亡只需短短两周,还能把人活生生啃食腐烂、变臭,这食肉菌究竟是什么来头?

食肉菌病是一种比较罕见的病例,每10万人中大约有1~5人患病,但是罪魁祸首“食肉菌”其实在生活中很常见。这不是一种细菌,而是几种会使人类患上坏死性结膜炎的细菌群体。

食肉菌不是真的会吃肉,它们是以导致大片组织坏死的形式,短时间内“吃掉”器官和组织。这些细菌狡诈地通过人体表面伤口、淋巴等通道,首先感染皮肤组织,于是早期患者的皮肤局部出现红肿,伴随着比红肿区域范围更大的疼痛。


感染者的双腿


食肉菌多数是需氧菌和厌氧菌的混合感染,它们的目的远不止感染皮肤这么简单,而是更深层次的入侵。

当细菌从表皮组织深入侵染皮下组织和筋膜,两种类型的细菌巧妙配合着进行惨无人道的迫害。

需氧菌先行进入消耗组织中的氧气,同时细菌分泌特定的酶分解组织中的过氧化氢。过氧化氢是制造氧气的原料,缺乏过氧化氢的组织也就进入缺氧状态,这就创造出适合厌氧菌生存的环境了。



于是食肉菌在体内大肆繁殖和释放毒素,这也就引发人体筋膜组织产生炎症反应。

筋膜是一层致密的结缔组织,它分布全身,包绕着肌肉、血管、骨骼、神经等部位。贯穿身体上下的筋膜辅佐着肌肉拉伸和收缩,广泛的分布成了它最显著的特征。

然而一旦食肉菌侵染上了筋膜,这也就意味着它们征服了广阔的进攻土壤,最终得以控制人体全身。组织、器官逐渐坏死并液化,从表皮不断增大的破损面积渗出破溃物质,让人在散发出像被侵蚀肉体般的恶臭,最后以器官衰竭的形式画上生命的句号。


遍布全身的人体筋膜组织


可怕的是,这些看似凶残的食肉菌,有些就直接作为益生菌伴随着人们的日常生活,让人防不胜防。

例如坏死性筋膜炎病例中占比高达70%~80%的A族链球菌,它们本身也存在于健康人的皮肤和鼻喉部,许多携带者并不会患病。但是它们的毒素确实能直接破坏人体组织,甚至还会使人体免疫系统在抵抗细菌时破坏自己的组织。

科学家尚未查明是什么触发了这些益生菌转而成为食肉菌侵染人体,但有些食肉菌还是能被显著防范的。

比如通常存在于海水里的创伤弧菌也属于食肉菌的一种,经常听闻被鱼刺扎了一下的男子急需截肢、小伙子生吃海鲜丧命等骇人新闻就是它的杰作。还有大肠杆菌、梭状芽胞杆菌、克雷伯氏菌、金黄色葡萄球菌等也都在食肉菌的名列之中。

而患有糖尿病、酗酒、肥胖症等疾病的患者由于本身免疫功能较差,也更容易受到食肉菌的感染。


显微镜下的创伤弧菌



虽然患上坏死性筋膜炎的病例并不常见,但它的死亡率却高得吓人。

根据2015年的数据统计,坏死性筋膜炎患者的死亡率高达50%。即使采用高质量的治疗,死亡率也只能控制在25%~35%之间。

这是因为早期坏死性筋膜炎的病症具有极强的迷惑性,约75%的患者都不能在早期发现,或者是被误诊了。同时,食肉菌的攻击手段也让人难以抵挡。就算展开快速积极的治疗,这病也不好治。

既然是多种细菌感染造成的疾病,那么理所当然应该用杀灭细菌的抗生素进行控制。但是,在坏死性结膜炎这种劣疾上,抗生素的作用被高估了。

根据统计,50%~88%的病例是一种以上的细菌感染造成的,这意味着无法针对单一病菌使用抗生素,而应该使用广谱抗生素才更有效。而有将近三分之一的病例确诊为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感染,这是一种目前已经没有相应抗生素能对抗的超级细菌。


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


更让人绝望的是,人们发现,食肉菌甚至已经给抗生素治疗这条路增加了不小的难度,单靠抗生素是远远达不到治疗效果的。

遍布全身的筋膜一旦坏死,身体组织血液供应流经的途径也会被切断。而抗生素必须经过血液运输送至感染部位,才能发挥作用。这也就意味着,食肉菌的入侵“聪明地”极大程度上限制了抗生素的作用。即便存在能杀死致病菌的强效抗生素,它也难以抵达目的地发挥作用。

难道只能任凭食肉菌侵染人体,逐步“吞噬”患者的皮肤、肌肉而无能为力?人们只能另寻他法,用外科清创手术与抗生素并用的方法开展现代医学治疗的反击。

一旦诊断为食肉菌病,就应该及早清创,彻底切除坏死的筋膜、肌肉、皮肤和皮下组织,感染严重时还有必要开展截肢手术。同时辅佐以大量有效的广谱抗生素,通过静脉注射使抗生素高效抵达病发部位。


一位因患上食肉菌病而截肢的病人


食肉菌戴上“流感”的面具来到我们身边,冷不丁杀个猝不及防。于是即便人类已经掌握着抗生素这种强效的杀菌武器,但面对食肉菌的感染下,却还是处于手无缚鸡之力的劣势。

在恶疾面前,治疗固然重要,而如果无法做到及时治疗,那么准确就诊和有效预防就显得更重要了。


KashmiraGander. Flesh-eating Bacteria Leads to Florida Man Losing 25 Percent of hisskin: 'Really Praying for a Miracle'. Newsweek, 2019.08.27.

AylinWoodward. A Florida man died after losing25% of his skin to flesh-eatingbacteria. Experts say the infections will become more common as ocean waterwarms. Business Insider, 2019.08.29.

MichelleStarr. The Tragic Story of How Flesh-Eating Bacteria Forced an Emergency PlaneLanding. Science Alert, 2018.07.02.

NecrotizingFasciitis (Soft Tissue Inflammation). Healthline.

赵长安[1], 李仲智[1], 杨永弘[1]. 食肉菌感染的研究进展[J]. 国际外科学杂志, 2004(6).

Rachael Rettner. How Do You KnowIf Your Cut Has Flesh-Eating Bacteria? Live Science, 2018.07.30.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966991-1198679.html

上一篇:你可能想不到,长发及腰是很多人一辈子都不可能得到的种族天赋
下一篇:三岁就能背古诗的你,为什么却记不起四岁闯下的祸?

2 王从彦 刘钢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0-14 11:4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