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E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eckzl 他们的故事才是对科技最好的诠释,关注科技故事。微信公众号:SME

博文

你可能想不到,长发及腰是很多人一辈子都不可能得到的种族天赋

已有 1181 次阅读 2019-9-19 21:37 |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本内容由【SME科技故事】公众号原创,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你可能想不到,长发及腰是很多人一辈子都不可能得到的种族天赋


对于爱美的中国女性来说,染发烫头是刚需。而对于许多非洲女性来说,中国的假发是刚需。在非洲,平均每两秒就卖出一顶假发。

非洲人的发质特殊,头发刚硬卷曲,不容易打理,于是编辫子、戴假发成了非洲姑娘的日常。中国人带着假发去到非洲卖,刚下飞机就被抢购一空。我国的假发在非洲成了珍贵的“黑色黄金”,假发制造行业由此得到蓬勃发展。

而触发这门商机的根本原因,是非洲人独特的头发形态。而亚洲人同样迷恋做发型,每到要烫头的时候,就不由得羡慕起欧美人漂亮的波浪卷。说来奇怪,怎么不同地区的人表现出了各具特色的头发形态呢?


你可能想不到,长发及腰是很多人一辈子都不可能得到的种族天赋


你可能想不到,长发及腰是很多人一辈子都不可能得到的种族天赋


头发形态在不同人种中也表现出明显的差异。我们常常羡慕欧洲人丰富的发量和金黄的发色,非洲人的爆炸头已经成为典型象征……全世界的人根据种族不同,也表现出亚洲、欧洲、非洲、拉美四种不同的头发类型。

亚洲人是显著的黑色直发,直径比较粗,韧性高,不容易断裂;欧洲人一般是直发或波浪状卷发,发色包括银灰色、金黄色、棕黑色和黑色;非洲人的头发通常是黑色卷发,但发质容易断裂;拉美头发则介于欧洲和非洲头发之间。

其中,欧洲人头皮毛发密度和毛囊单位密度都相对更高,所以也就普遍具有更丰厚的发量。但是亚洲人的毛发直径和毛发生长速度都相对更高,而非洲人的毛发生长速度是最慢的。

由此看来,欧洲人无论在头发形态还是发色方面都有更多选择,怪不得总能搭配出更好看的发型。但在美发技术炉火纯青的当下,我们已经可以基本实现头发形态的大变身,任由发型师做出亚洲头发、欧洲头发还是拉美头发,甚至能自行交叉搭配。

你可能想不到,长发及腰是很多人一辈子都不可能得到的种族天赋

看发型猜猜她们都是哪里人?

你可能想不到,长发及腰是很多人一辈子都不可能得到的种族天赋


基因本身的正常表达,就会使头发出现不同的形态变化。

例如有人天生头发就自然卷,有人天生头发就长得黝黑笔直。但无论怎么长,长大后还是会再用高超的发型技术和Tony老师的巧手做出翻天覆地的改变,打造出千篇一律的同款。人们通过技术掩盖基因控制下的头发形态,不断改造着全身最舍得改变的部位。

影响头发形态的关键不在于头发本身,而在于头发表皮上的毛囊形状。

毛囊是负责产生毛发的部位,它的属性不仅影响了毛发能不能生长,也决定了毛发怎么生长。如果毛囊开口竖直于表皮对称,那么头发将长成直发。如果毛囊开口有所倾斜,那么根据倾斜程度不同,头发生长受到来自表皮不同程度的挤压力度,头发也就趋于卷曲生长。

你可能想不到,长发及腰是很多人一辈子都不可能得到的种族天赋

毛囊形状与头发形态的关系

毛囊的形状由基因控制,于是直发、卷发的性状也就同样由基因控制。

卷发是常染色体显性特征,相对地,直发就是隐形特征。也就是说,两位卷发的父母可能生出卷发或直发的孩子,而两位直发的父母不可能生出卷发的孩子。如果直发父母不幸拥有一个卷发孩子,那么大概就知道发生什么故事了。

虽然毛发卷曲观赏性效果更强,但卷发的人也面临着头发干燥的效果,头发形态怎么会和发质直接关联呢?原来还是毛囊在作怪。

毛囊中排列着各种分泌油脂的特殊腺体,这种油脂也叫皮脂,原本皮脂能从毛囊移动到头发,起润滑头发的作用。但是当毛囊弯曲时,皮脂难以再完全抵达头发中,于是头发得不到润滑,变得干燥。

当然,头发本身也会影响卷曲程度。如果头发轴中的角蛋白聚集不均匀,就会加剧头发的弯曲程度,这就相当于一根受力不均匀的绳子,必然无法在自然状态下保持笔直;而分布均匀的情况下则会减轻弯曲。

但要是控制头发的基因出了问题,人们就会出现各种怪异的头发疾病。比如说天生就是一头炸毛的爆炸头。

你可能想不到,长发及腰是很多人一辈子都不可能得到的种族天赋


你可能想不到,长发及腰是很多人一辈子都不可能得到的种族天赋


早晨醒来最明显的标志,有时是一头炸毛了的头发。但要是头发永远直挺挺地竖起来,任凭怎么梳都无法改变一头蓬松的头发,那又会有怎样的苦恼?

澳大利亚一名9岁的小女孩希拉就面临着这种困扰,她顶着一头金黄色的爆炸头,发质脆弱容易折断,有特殊的光泽,但是无论怎么努力地梳头都很难让头发长久地垂下来。“怒发冲冠”的形象让她在外必须承受众人好奇目光,因为几乎从来没有人见过这样奇怪的头发。


你可能想不到,长发及腰是很多人一辈子都不可能得到的种族天赋


希拉小的时候还是黝黑的头发,服帖地自然垂下,但是后来逐渐长出金色和白色的毛发,质感也变得毛躁起来。在希拉10个月大的时候,医生才告知,希拉这是患上一种头发疾病的表现。

一头不羁的金发难以打理,随风一吹都可能引发造型变化,而人为又很难梳理控制。希拉的母亲索性为女儿开了一个社交账号,展示百变爆炸头发型,吸引了许多慕名关注的粉丝。一张希拉穿上白大褂、带上护目镜做手工的照片,竟然和同样爆炸头的爱因斯坦有几分相似。


你可能想不到,长发及腰是很多人一辈子都不可能得到的种族天赋


其实希拉是患上了一种极其罕见的蓬发综合征。这病罕见到全球记载的病例只有大约100人。

与人们通常追求的柔顺秀发相反,蓬发综合征患者的头发总是处于干枯、毛躁的状态,以至于让人无从下手梳理,它的英文名称“难梳理的头发综合征(Uncombable hair syndrome)”就直白地反映了这个特征。


你可能想不到,长发及腰是很多人一辈子都不可能得到的种族天赋

电影《百变金刚》中也有蓬发综合征形象

患者一般从3个月至12岁期间会表现出明显的患病症状,而到了青春期情况会有所改善。与生俱来的疾病通常与基因脱不了干系,蓬发综合征也不例外。

用电子显微镜观察患者的头发发现,蓬松头发的横截面呈现出三角形或者心形,从发根到发尾都带有纹理。而普通人的直发横截面是圆形的,卷发则是倾斜的横截面。这也就解释了患者会什么总是保持着蓬发执拗的杂乱形态。


你可能想不到,长发及腰是很多人一辈子都不可能得到的种族天赋


而造就这一头不受控蓬发的罪魁祸首,是PADI3、TGM3和TCHH这三种基因。头发85%都由角蛋白构成,这是造成头发有光泽、有弹性和强韧的关键。

而只要三种基因的其中一种发生突变,供应到头发的角蛋白就会减少,或者活性降低。于是头发原有的结构和稳定性就会受到破坏,患者的头发也就几乎永久性被搅乱。而且目前还无法治愈,只能随着年龄的增长,让其自行好转。

目前蓬发综合征还没有有效的治疗方法,但是也没发现除了改变头发形态之外会对人体造成恶性影响。还有另一种羊毛状发也是一种少见的毛发疾病,患者头皮区域的毛发生长缓慢,长到一定程度后就停止生长,呈现出干燥、无光泽的螺旋状稀疏短发,和羊毛非常相像。

而这种病最可怕之处在于,致病基因的缺陷有可能引发除了头发之外的其他疾病。有一定概率发展出掌跖角化病,使手掌和脚底的角质变厚,甚至可能引发心肌病和其并发症心律失常、心力衰竭和猝死,不过这个概率非常低。


你可能想不到,长发及腰是很多人一辈子都不可能得到的种族天赋

羊毛状发

头发疾病虽然可怕,但有时却恰好能满足人们的发型需要,而且如果没有致命危险,这似乎也不是值得难过的事。可是大多数情况下,人们追求发型改造还得靠别的途径。

毛囊的形状是由基因决定的,所以要永久改变头发形态,相当于改变头上约10万个毛囊,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于是现代人聪明地发明出卷烫和拉直技术,暂时满足改造发型的需求。

烫发和拉直头发都用到了加热装置,这是用热量和特定的化学物质分解头发轴中的蛋白质键,并且重新分配角蛋白分布,从而实现头发形态的改变。

其中最常用的一种巯基乙酸铵,就可以分解头发蛋白中的硫和二硫化物的化学键以及过氧化氢,当固定好新的卷曲形式后,再将它们氧化复原。

你可能想不到,长发及腰是很多人一辈子都不可能得到的种族天赋


而除了依靠Tony老师之外,人类演化的进程其实已经走向更高阶的融合。由于控制头发形态的基因独立于其他基因,所以随着种族的融合,现在逐渐出现了白人女孩长出非洲卷发、黑人女孩长出大波浪金发的奇特场景。

这不也是人们通过交换基因的方式,改造身体形态的重要一步吗?


你可能想不到,长发及腰是很多人一辈子都不可能得到的种族天赋


LeidamarieTirado-Lee. The Science of Curls. HELIX, 2014.05.20.

YaseminSaplakoglu. What Causes Uncombable Hair Syndrome? Live Science, 2018.06.12.

ElizabethHand. Can Hair Change From Straight To Curly? Science World at Telus World ofScience, 2016.07.16.

鲍蕴琦, 吴文育,BAOYunqi, et al. 健康人群毛发分布影响因素的研究进展[J]. 中国麻风皮肤病杂志, 2016, 32(7):446-448.

瞿欣, 孙汝溦, 朱中卫, et al. 定型聚合物对不同人种头发力学性能的影响[J]. 日用化学品科学, 2012, 35(11):21-25.

你可能想不到,长发及腰是很多人一辈子都不可能得到的种族天赋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966991-1198678.html

上一篇:一次意外的割伤,这种常见病毒让他变成惊悚的树人
下一篇:客机腐臭难忍被迫停降,只因食肉菌正在“啃食”活人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0-17 13:5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