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E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eckzl 他们的故事才是对科技最好的诠释,关注科技故事。微信公众号:SME

博文

他们为一个实验坚持了86年,却只换来搞笑诺贝尔奖 精选

已有 9738 次阅读 2017-6-18 23:43 |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他们为一个实验坚持了86年,却只换来搞笑诺贝尔奖

经历过学生时代的人,或多或少都接触过科学实验。

一般实验耗时也不过就是一节课(45分钟),或是一个早上,又或者一整天。

但这只是因为教学工作理所当然得避开时间长的实验,真正漫长的实验往往需要几十年。

它们大都需要经历好几代人的努力,断断续续的坚持才能的出结果。

他们为一个实验坚持了86年,却只换来搞笑诺贝尔奖

例如记录太阳黑子的运动,伽利略也曾是其中的一员,记录工作前前后后耗费了400年,前赴后继500多人,距离真理还有不少的路要走。

而贴近民生一点,也有意大利的火山研究站为了监控了解火山,花费了170年记录分析火山震动,用于预测未来可能的风险。

蹭社会热点的实验也有极为漫长的,例如美国斯坦福大学的心理学家路易斯·特曼研究1500多名天才儿童的成长。

花费90多年,只是为了反驳当时流行的一种假设:天才儿童的身体是羸弱的。

他们为一个实验坚持了86年,却只换来搞笑诺贝尔奖

伽利略

但不管怎么说,以上所说的实验都是不连续的实验,断断续续的记录研究还有高产的科研成果是它们的特征。

曾经闻名遐迩的沥青滴落实验就和这些艳俗的实验不同。

沥青滴落实验的内容如同它的名字一样好理解,就是等待沥青的滴落。

沥青是应用广泛的防水材料和防腐材料,在建筑建设方面贡献巨大,还可以用作路面结构胶结材料。

他们为一个实验坚持了86年,却只换来搞笑诺贝尔奖

沥青

这实验到今天已经经历了90年,但从它得出的实验结果极少,科研成果也近乎于零。

实验人员更多地像养一只宠物而不是做实验:他们需要经常去看看试验现场,但啥也不用做。

所有人只要静静地等待沥青从沙漏之中慢慢滴落直至结束。

但就是这个非常无聊的实验,让一个物理学家花费52年青春去等待滴落。

他们为一个实验坚持了86年,却只换来搞笑诺贝尔奖

沥青滴落实验

故事发生在澳大利亚的昆士兰大学

一开始带节奏的物理学家叫做托马斯·帕内尔,他第一个想到沥青滴落实验。

而实验的动机也很单纯,就是和同学们证明“沥青不是固体而是液体”(当然现在我们知道,沥青也不能被称作液体,它应该是一种相态复杂的混合物)。

他们为一个实验坚持了86年,却只换来搞笑诺贝尔奖

澳洲名校——昆士兰大学

他将一些沥青加热,倒进一个封住下端的漏斗中静置。

这个静置整整等了3年,才切开下端封口,开始等待滴落。

但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沥青从火箭事业正飞速发展的1927年开始,经历了整个二次世界大战,直至帕内尔的60岁时寿命耗光。

实验进行27年,沥青才滴了3次,除了证明沥青不是固体外,也不见有其他作用。

他们为一个实验坚持了86年,却只换来搞笑诺贝尔奖

1926年的第一枚液态火箭

沥青滴落实验的器材被收进实验的木柜子里,岁月使其蒙灰。

原本实验这时也就到头了,除了时刻想要丢掉它的实验室管理员,其他人都忘记了这个实验的存在。

但就在第4滴即将滴落的前一年,年仅27岁的约翰·梅因斯通来到了昆士兰大学。

梅因斯通从柜子里发现了这个用处不明的仪器。

他们为一个实验坚持了86年,却只换来搞笑诺贝尔奖

约翰·梅因斯通

要不是梅因斯通从柜子里发现了这个仪器,仪器上都能长出蘑菇了。

待他了解了实验的前因后果后,他意识到了这会是一个极有潜力的实验。

一个光靠时长就能耗死好几个科学家的实验就在眼前,而这个实验尚且还没有任何成果。

梅因斯通毫不犹豫地接过了这个实验,并开始了他的观察之旅。

他们为一个实验坚持了86年,却只换来搞笑诺贝尔奖

没有人能够理解他的看法,不过实验不需要多余的人力物力,所以领导们也不制止他继续实验。

他开始起早贪黑地来到实验里记录沥青地变化。

这份额外的工作并没有影响他的生活,他依然成为了一个幽默的老师,还有迎来了结婚。

婚礼进行得很顺利,他和妻子还度过一个短暂而有趣的蜜月。

他们为一个实验坚持了86年,却只换来搞笑诺贝尔奖

如果不是第四滴沥青就在他蜜月的时候滴落,他应该会觉得这是一个不错的结婚。

现在?春宵一刻还不如沥青一滴

随后,梅因斯通只得更加认真细致地跟进沥青滴落的过程。

他结合滴落前和滴落后的形状差异,大致了解沥青滴落前是什么样的状态。

他们为一个实验坚持了86年,却只换来搞笑诺贝尔奖

Hit×1

这一等8年过去了,一滴形如水珠一般的沥青在漏斗的下端凝结。

梅因斯通知道,也许明天也许后天,也许一个月后,沥青就将滴落。

但他却不知道,沥青选择在他下班回家休息的时候滴了下来!

当他第二天看到静静躺在烧杯中沥青时,他仿佛看到沥青在嘲笑他。

他们为一个实验坚持了86年,却只换来搞笑诺贝尔奖

Hit×2

他觉得这应该是他一生中最难过的一瞬间了,但事实证明,还有更难过的:

当他又苦等了9年,他惊喜地发现沥青的水珠和尾端之间只剩下细细的一条线了,他预计最多再有一天,就是沥青滴落的时间了。

他决定回家好好休息一晚,第二天就在实验里好好等这让人兴奋的一瞬间。

第二天回到实验室时,他感觉自己原地爆炸了。

他们为一个实验坚持了86年,却只换来搞笑诺贝尔奖

Hit×3

沥青已经落在了烧杯里,水珠状的尖端上还未卷起的丝线让梅因斯通清楚地认识到,他可能只迟到了五分钟。

这也许是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了吧。

不过幸运的是同一年,他成功帮助沥青滴落实验成为了时下最受欢迎的实验。

他在昆士兰大学的开放日上,向所有人展览了这个最漫长的实验。

尽管大家没办法从这一漏斗的沥青中看出什么所以然,但梅因斯通那精彩地“错过历史”让所有人关注了这个实验。

许多人在展览前驻足,耐心地观看着这个傲娇的沥青,希望自己能成为历史的见证人。

尽管大家失望的离开了,但这个实验吊足了社会各界的胃口。

经常有人慕名而来,一个实验竟然成为了学校的景点。

他们为一个实验坚持了86年,却只换来搞笑诺贝尔奖

虽然关注度变高了,但是梅因斯通依然还是错过了第7滴。

据说仅仅是因为出去喝了一杯咖啡。

这一次让人抓狂的失误让他意识到,是时候借助科学的力量了。

他们就在沥青滴落仪器的面前装了一套摄像头。

他们为一个实验坚持了86年,却只换来搞笑诺贝尔奖

这一次梅因斯通感觉放松多了,即使回到家他也可以安心地睡觉了。

毕竟有摄像头,这波真的很稳。

尽管知道下一次滴落就快到了,他依然选择了去伦敦出差。

当他收到了来自同事的信时,他知道激动人心的时刻要到了。

他们为一个实验坚持了86年,却只换来搞笑诺贝尔奖

看到信的开头写“沥青滴落了,摄像头拍下了这一幕”时,一切还在预料之中。

但问题就在于“储存设备坏了,摄像没有被保存下来”

气急败坏的梅因斯通回到学校后立即升级了摄像系统,加了许多个动态摄像头。

他们为一个实验坚持了86年,却只换来搞笑诺贝尔奖

这之后我们能在网上发现一个叫“THE NINTH WATCH”的网站,通过网页直播,我们能看到沥青滴落实验的过程。

这当然是梅因斯通的想法了:已经到了全世界一起发力的时候了。

此时的梅因斯通已经65岁了,人生余下没有多少个十年了。

他们为一个实验坚持了86年,却只换来搞笑诺贝尔奖

现在仍在直播,墙外可看

值得庆贺的是,2005年的搞笑诺贝尔奖颁奖典礼上,梅因斯通得到了2004年的诺贝尔奖得主亲手颁的奖杯,一起获得这殊荣的还有已经过世的帕内尔。

从27岁开始,梅因斯通从一个年轻人等成了一个两鬓斑白的老人。

什么都变了,唯一不变的是沥青依然在慢慢地滴落。

他们为一个实验坚持了86年,却只换来搞笑诺贝尔奖

搞笑诺贝尔奖是对诺贝尔奖的有趣模仿。其名称来自Ignoble(不名誉的)和Nobel Prize(诺贝尔奖)的结合。主办方为科学幽默杂志(AIR),评委中有些是真正的诺贝尔奖得主。其目的是选出那些“乍看之下令人发笑,之后发人深省”的研究。颁奖仪式每年十月,在诺贝尔奖颁奖前一至两周举行,地点为哈佛大学的桑德斯剧场。“搞笑诺贝尔奖”由美国人马克·亚伯拉罕创办,获奖者自费到场领奖,奖品是由廉价材料制成的手工艺品,但颁奖者却是货真价实的往届诺贝尔奖获奖者。

有人问梅因斯通,下一次会是什么时候滴落,他总是不厌其烦地说不知道。

而他认为这个实验的科学意义或许不高,但他明白:自然界的伟大之处就在于它的不可预测,这也是我们生活的调味品。

他只知道沥青滴落实验的终点是所有的沥青滴完,这或许还需要100年的时间。

这仿佛是沥青留给世人的哲学问题。

他们为一个实验坚持了86年,却只换来搞笑诺贝尔奖

THE NINTH WATCH的直播

2013年眨眼到来,这一年对于沥青滴落实验来说是极为嘈杂的一年。

年初时,梅因斯通对所有媒体说出自己的预测,他认为年底就是第9滴滴落的时候。

梅因斯通说要和全世界一起见证第9滴滴落,他担心这会是他的最后一次机会。

他甚至找好了接替他工作继续等待下去的人:他的学生,昆士兰大学物理学院的教授。

他们为一个实验坚持了86年,却只换来搞笑诺贝尔奖

右边的数字+英文是每一次滴落的记载

也是同年的7月份,第一份沥青滴落的摄影记录诞生了。

但不是在昆士兰大学,而是远在爱尔兰的都柏林圣三一大学。

原来在帕内尔开始沥青滴落实验后的17年,都柏林圣三一大学开始了沥青滴落实验。

而都柏林圣三一大学却率先完成了记录工作,第一个见证者尚恩·波尔金成功拍下了照片。

他们为一个实验坚持了86年,却只换来搞笑诺贝尔奖

他们还从滴落的实验中了解到滴落的时间是1/10秒,粘稠度达到水的2300亿倍,是蜂蜜的200万倍。

远在澳大利亚的梅因斯通得知消息后更是激动,满心期待地等待着年底的沥青滴落。

他们为一个实验坚持了86年,却只换来搞笑诺贝尔奖

第9滴沥青滴落的时间和梅因斯通猜测很相近,2014年年头滴落。

只是可惜的是,他在2013年8月23日去世。

这一次是真的彻底错过了。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966991-1061613.html

上一篇:他是“一统化学界”的男人,除了元素周期表,还跨界撑起整个俄国
下一篇:中国保健教父的打鸡血王朝,注射的不只是狂热,还有愚昧
收藏 分享 举报

28 代恒伟 武夷山 皮江 尚飞飞 文克玲 张江敏 毛宏 李东风 符兆英 高建国 强涛 李维纲 周春雷 张光明 周浙昆 于志强 李毅伟 张南希 彭雷 李由 马德义 lianghongze loyalSciencefan tm66jjbj xlsd rdebug wqhwqh333 taoshl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9-24 21:5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